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15

學趴寫到了一個進度、預計八月實體書完結

從這裡開始是一年級的第三學期


一期的位子從鶴丸旁邊移到前面之後,他們說悄悄話的次數就跟著變多了。

寒冷的時節替新學期增添一股迷人的慵懶,不論男學生還是女學生,走進教室前都可能揉揉眼睛,或偷偷打個呵欠。

鶴丸最近總是趴在桌上翻閱雜誌,當然他並沒有睡著,只是這般姿態不曉得為什麼就多了點奇特風味,一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鶴丸會反手撐著臉頰,一邊有意無意地翻動雜誌,他似乎非常怕冷,毛衣外套裡固定會加一件針織背心,脖子上則綁著一條紅色或黑色的的圍巾,強烈色彩襯托出他誇張的雪白髮絲,女孩子們是這麼形容的:『空氣中都是鶴丸君的費洛蒙。』

女孩子的想法跟表達方式真讓人難懂,一期心想。

「吶,一期,」鶴丸伸出手指戳了戳一期的背。

「嗯?」一期回過頭,鶴丸的手指只剩半截還在袖口外。

「鶯丸是不是拜託你來幫忙做學生會的書記?」鶴丸問。

「嗯,但也不是正式的書記啦,只是去幫忙一陣子。」一期說。

「所以你答應了?」鶴丸問。

「對,」一期盯著鶴丸的臉,不自覺伸手去將蓋住眼睛的白色瀏海撥開,「所以今天放學我會一起去學生會,書記都做些什麼?」

「嗯……」鶴丸思考了一會兒,他捉住一期的手指輕輕捏著,「開會時幫忙做會議紀錄,還有就是整理一些公式文件,做公文之類的。」

「公文?」

「像是社團的經費申請吧,不過那些現在幾乎都是鶯跟我在做,」鶴丸牽住一期的手,忽然把他拉到自己的臉頰上壓住,「你的手真溫暖。」

「是你的體溫太低了。」一期看著自己的手被當作午睡枕,心裡感覺有些奇怪但並不排斥。「對了,忽然想到這件事,」

「什麼?」

「之前好像聽說過你跟鶯丸前輩同年?」一期問道。

「對,我們同年。」鶴丸說,他貪得無厭地在一期掌心裡磨蹭臉頰。

「那……年紀就是比我大了?」一期訝異地說,他接著問,「為什麼沒有和鶯丸前輩同一個年級?」

「因為學校說我提出申請的時間太晚,要就讀就只能從一年級開始。」鶴丸說。

「申請的時間?」一期愣愣地問,「你……我是說您,您不是透過考試?」

「你不要這樣啦!又沒差多少,而且我們同班耶,對待我的方式跟以前一樣就好。」鶴丸很快地說。

「喔……」

確定有得到一期的回答,鶴丸才趴回桌上,再次把臉埋在一期的手心裡。

「我直到去年都還在國外讀書,今年才回來,雖然形式上有參加入學考,但我還是算特殊生。」鶴丸淡淡地說。

「國外?你一直在國外?」一期訝異地問,「去留學?」

「不是。」鶴丸終於鬆開一期的手,在他伸懶腰的同時下課鐘響,自習課結束了。「光忠,要去買東西嗎?我想喝點熱的。」

「你跟一期君去吧,我要把這些東西搬去烹飪教室。」光忠忙碌地整理著大小不一的食譜,高大的身材抱著這堆書看來格外奇妙。

「烹飪社現在社員很多?」鶴丸問。

「普通吧!晚點見囉!」光忠說完,抱著書就快步走出教室。

光忠自從加入烹飪社之後就變得非常忙碌,忙到連學生會也不常去了。雖然鶴丸也常常去烹飪社打擾,但他在學生會的工作量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比較重,因此放學時間通常都在學生會度過。

一期沒有參加任何社團活動,本來想著要去參觀,卻因為一些班上的小事情而時常錯過,等到他覺得時間比較充裕時,學期已經結束了,而這個學期才開始一期就被拜託去幫忙學生會的事務。

「室內還這麼冷,真受不了。」鶴丸抖著身子說。

「原來你怕冷。」一期忍著笑意說,「我覺得還好啊,跟昨天比起來今天沒這麼冷吧。」

「喔,是啊是啊,不怕冷的人都是這麼說的。」鶴丸苛刻地抱怨著。

經過他們身旁的女孩子們抱著彼此手肘交換熱度,嬌小柔軟的身體包裹在毛衣裡看來特別溫暖,鶴丸只是無意間瞥了一個女孩一眼,這短暫的視線還是被一期捕捉到了。

「如果你想,交女朋友應該不困難。」一期其實並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說這句話。

「哈?」鶴丸望向一期的側臉,「突然之間說什麼啊。」

「因為你看起來好像很羨慕。」一期尷尬地輕笑,「好多人都說冬天能有個摟摟抱抱的人總是比較溫暖。」

一對剛開始交往的二年級前輩從身旁走過,女生抱緊男生手臂的模樣真是甜膩的讓人不忍多看一眼。

「才開學就收到情書了吧?」一期接著問。

他們來到自助熱飲機旁,排隊的學生們正忙著從口袋裡掏出銅板。

「我沒有偷看你的東西,」眼見鶴丸不說話,一期只好又硬著頭皮說下去,「昨天中午你不在,聽班上的女生說有人找你去──哇、做、做什麼啦!」

鶴丸忽然悶不吭聲地抱住一期,將整張臉放進一期的頸窩裡磨磨蹭蹭。

頸側傳來有些溫暖的涼度,一期忍不住縮了縮肩膀想躲開鶴丸冰冷的鼻尖。

「一期的身體好溫暖啊,不怕冷的人真好,」鶴丸抱緊一期的腰,毛料衣服表面產生柔軟的摺痕,他滿足地發出感嘆聲,像是要將整個身體都跟溫暖的一期緊緊相貼。

「哎?──喂!不要、不許──你幹嘛舔?!」一期渾身打顫、他使勁拍著鶴丸的肩膀。

「就覺得一期真的好暖,好像很好吃啊!」鶴丸緩緩地說,雙手仍死緊地抱著懷中的身軀,「能抱著溫暖的人真好,身體都不冷了。」

「你腦袋有問題吧!」一期大聲地說,有些慌張地踩了下鶴丸的腳,「請趕快放開我!」

「不放啊,你能不能多體諒怕冷的人?好歹我年長一歲,稍微關愛一下我嘛。」鶴丸厚著臉皮說。

「不是你自己說別管年齡差的嗎?!」

「真是……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啊?」正好經過的鶯丸無奈地說,「不要在走廊上抱來抱去,別人都被你們嚇壞了。」

「其他人也在走廊上抱來抱去啊。」鶴丸很快地說,在一期掙脫懷抱時他可惜地嘆了口氣。

「但是其他人不會嗯……不會這麼吵鬧地抱來抱去。」

鶯丸話才說完,一票女孩子尖叫打鬧地抱在一起跑過他們身旁,剛才圍觀的幾個學生也逐漸走開,他們交談的聲音如同興奮的黃蜂,高頻的笑聲與交談聲聽來相當刺耳。

「你剛剛說不要什麼?」鶴丸故意地問。

「算我沒說。」鶯丸扶著額頭表示。

一期滿臉通紅地將銅板投入熱飲機,他覺得很生氣,但又不像是憤怒的感覺,這種心情很矛盾,像是要促使他將鶴丸暴打一頓,可是又不想面對鶴丸的臉。

「一期,你幫我買了嗎?」鶴丸滿懷希望地靠過來搭住一期的肩膀。

「要喝請自己去買。」一期鼓著臉頰躲開鶴丸,手裡端著熱騰騰的巧克力。

「小氣!」鶴丸吐了吐舌頭。

「對了,一期,」鶯丸打斷他們幼稚的爭吵,「今天放學後可能會耽擱比較久,時間上沒問題吧?」

「是沒什麼問題……有很重要的事情?」一期愣愣地問。

「也不是,」鶯丸溫和地笑著說,「下個禮拜是高二的卒業旅行,」

「原來是下禮拜啊!」鶴丸端著熱飲加入對話,「你們要去哪裡?」

「京都,」鶯丸說,他看著一期說,「所以我們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不在,有些文書方面的事希望能交給你們做,」

「但我不是學生會的成員,這樣沒關係嗎?」一期擔憂地問。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已經和其他成員溝通過,」鶯丸相當溫柔地說,沒一會兒他又露出有些抱歉的神情,「與其怕非成員的人來幫忙,不如說在人手不足的時候能來幫忙是好事。目前學生會有一半的人都是二年級,雖然很多事情鶴丸都知道該怎麼做,但我需要一個可以監督他的人。」

「你若是不信任我,一開始就別把重要的事情交代給我。」鶴丸滿不在乎地表示。

雖然嘴上說著不留情面的話,手上卻很乾脆地將喝了一半的熱飲紙杯遞過去給鶯丸。

「我沒說不信你,只是有時候你會『不小心』忘記重要的事情。」鶯丸乾脆地說。他只喝了一口就將紙杯遞還給鶴丸,「太甜了這個。」

「我也覺得有點……」鶴丸吐著舌頭說,「一期,你的也這麼甜嗎?」

「咦?」才剛感覺自己被晾在一旁,話鋒卻突然轉了過來,「我的嗎?應該是一樣的吧。」

鶴丸自顧自地低下頭咬住一期的紙杯,捉著微顫的手將杯身傾斜並淺飲一口。

「不,你的沒這麼甜,」鶴丸認真地說,「我這杯加太多糖了。」

一期猶豫地跟鶴丸交換飲料,心存懷疑地嚐了一口……「我不覺得有什麼差別。」

「是嗎。」鶴丸心不在焉地說,他喝掉原先屬於一期的熱飲,將紙杯扔進回收桶中。

「你只不過是想騙走我的飲料吧……」一期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中這杯早已見底的飲料。

「哎呀,被你發現了?」鶴丸笑嘻嘻地說。

「做這麼幼稚的事還敢說大我一歲,」一期嘆氣地說。

「大你一歲也不代表我的心智能成熟多少啊。」鶴丸厚著臉皮表示,他朝一期眨眨眼,像是早知道眼前的同班同學拿他沒轍。

當然一期並不是真的拿鶴丸沒辦法,只是相處到現在,他已經很清楚地了解到,要是鶴丸做的每件事他都必須生氣,那可能會先把自己給累死。

放學時間,學生會室一如以往地熱鬧忙碌,一期進出學生會還算頻繁,但即使如此也並非所有的成員他都認識。

「這位是一年B班的膝丸君,跟獅子王一起負責衛生委員那一區的事務管理,」鶯丸指著坐在角落翻文件的男生說,「他是髭切的弟弟,」

「別提老哥!」原先不打算撘理他們的膝丸忽然大聲地說。

「他大概又跟哥哥鬧彆扭了。」鶯丸小聲地在一期耳旁說,「另外那位是江雪左文字,跟岩融一起負責風紀委員的事情,」

「我記得你我記得你,」二年級的岩融忽然指著一期笑說,「上個學期演仙杜瑞拉、借物競賽又被鶴丸抱著跑的那位嘛!」

一期連請多指教都說不出口,右手被岩融握著上下晃動。

「有幾個人今天不在,但不在的那些人你應該已經認識了。」鶯丸接著將一疊資料簿與筆記本交給一期,「這些鶴丸都知道該怎麼處裡,像是社團的經費申請、器材購買,」

仔細望著鶯丸推過來的表格,上頭連每個社團的開銷都記錄得非常清楚。

「學生會要處理的事情其實就是雜務,」鶯丸帶著有些抱歉的笑容說,「你可以嗎?」

「可以,」一期說,他熱心地翻動紙張,「可是牽扯到錢的問題,不是要跟學校報備嗎?」

「對,我們就像是學生與學校中間的紐帶,負責將學生的需求做出系統整理後向校方爭取,」鶯丸說。

「所以我必須?」

「現在你只要跟鶴丸一起整理學生的問題就好,向學校爭取不是我們的工作。」鶯丸微笑地說。

「會由誰去做呢?」一期問道。

「當然是學生會長。」鶯丸說,「雖然我們的學生會長看起來很不可靠,但其實他相當擅長跟學校談判。」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鶴丸才姍姍來遲地踏進學生會室,這時候其他人都離開了,只剩鶯丸還在教一期所有申請的流程。

「還沒講完?」鶴丸問道,瞥了眼桌上的資料後又皺眉地說,「這些事情我慢慢跟一期說也可以,不用今天全記起來吧。」

「我請一期來幫忙是希望他能分擔你的工作,」鶯丸輕聲說。

「這些我都做得來,他不用這麼急著學會。」鶴丸難得認真地表示。

鶯丸只是聳了聳肩膀,看來並不贊同鶴丸的態度但也沒有反對。

一期不明白鶴丸的意思,難道是嫌他幫不上忙嗎?

「之後的事情就讓鶴丸來教你吧,你們離開前記得把桌面整理好。」鶯丸無奈地笑著起身,順手將桌上的文件整理成一疊。

學生會室頓時只剩一期和鶴丸兩個人,冬季的夕陽帶著一點紅樺光澤染盡天邊,體育相關的社團學生們正嘻笑地收拾器材,冷風吹過時有幾個人打了噴嚏,穿著長褲的女孩子們緊緊窩在沒有風的角落偷懶。

鶴丸在窗邊看了好一會兒才在一期對面坐下來,他面無表情,僅只是單純地檢視著文件而已。

「第三個學期有些事情要統整,像是年度經費,」一期認真地說,稍微觀察了鶴丸的神情之後他接著又說,「看起來不難,就讓我來做吧,你可以去做別的事情。」

「我也不是嫌麻煩啦……」鶴丸嘆氣地笑著說。

「覺得很無聊就直接拒絕不就好了嗎?」像是看破鶴丸的想法,一期乾脆地說道,「鶴丸君,你怎麼不跟鶯丸前輩說自己不想待學生會?」

印象中,鶴丸參加學生會的態度好像一直都不那麼積極,有時候甚至會抱怨工作量太大,抱怨的語氣簡直跟上班族沒有兩樣。

「嗯……」鶴丸沉吟地說,「雖然是很無聊沒錯,但也不是都這麼無聊,」

一期停止翻動文件,想看看鶴丸會說什麼。

「透過學生會可以認識很多人,也有很多機會能跟校外接觸,你聽光忠提過吧?安達找我參加數理競賽的事,」鶴丸緩緩地說,「雖然對我而言非常有挑戰的價值,但限制太多,相比之下學生會的彈性就比較大,不僅資源豐富,接觸校外的機會也很多,」

「鶴丸君是能言善道的類型呢。」一期簡潔地下了個結論。

沒想到鶴丸卻訝異地抬起頭,雙眼睜大地望著他。

「抱歉,這麼說讓你不愉快了?」一期急忙地問。

「沒有不愉快,只是……」鶴丸相當慎重地思考該怎麼將想法好好地表達出來,「這樣的話時常有人這麼對我說,但從你口中說出來感覺不同,」

「哪裡不同?」一期問。

「嗯……其他人的語氣聽來像我理所當然應該是如此,可是你不一樣,」鶴丸以相當溫和的語氣說。

本來以為鶴丸會繼續說下去,但過了兩分多鐘都沒有下文,鶴丸已經認真地整理起文件,一期這才知道原來話題結束了,而他根本不明白這段對話的重點在哪裡。

 

(TBC)

评论(12)
热度(31)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