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23(fin.)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R不上傳。

台灣地區通販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全篇都已刊登完畢,再次謝謝關注這篇的太太們///最近會準備送印書刊,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延遲了實在很抱歉。剛剛看了一下,淘寶的預購數量不多,但也沒有關係:D,我這邊會盡力去問問印廠能否支援少量輸出> <,寄出的流程就要拜託代理太太了!

※另外,最近有收到既刊再販的詢問,不過因為少量輸出真的很不容易,所以目前是不會考慮了,往後也會盡量以預售的數量去印製,如果有場販才會考慮增加一點點數量,謝謝詢問!



過去的這一天氣候宜人,在鄉下地方尤其更使人心曠神怡,暖陽同微風吹拂著白花野草,河堤下有一群孩子正在岸邊潑水玩樂。

一期一振不在那群孩子當中。

鶴丸隨意在草地上坐下來,他看著藍天白雲,心中湧起一股無法言喻的期待,像是小學生要去遠足的心情,即使只是一朵蒲公英隨風散開的畫面,都讓他覺得相當生動有趣。

他聽著那些孩子們嘻笑的聲音,心情變得越來越好,鄉下地方的空氣很特別,彷彿帶著草與樹木的芬芳。原來一期一振是在這種環境中成長,鶴丸想著。

「大哥哥,您是外地人?」

忽然,鶴丸聽見軟嫩的嗓音響起,他微微一愣,轉頭就看見一個孩子盯著他瞧,那抹熟悉的藍色絕對不會弄錯。

「大哥哥?」年幼的一期一振又問了一遍,「大哥哥是外地人嗎?」

「外地人?」鶴丸不確定地重複一遍,並盡量不讓自己笑得太甜膩,面對戀人實在很難收斂情緒。

「沒見過您呢,」年幼的一期歪著頭說,看起來不超過七、八歲。

「對,我是外地人,」鶴丸微笑地說。

「最近搬來這裡?」一期又問。

「怎麼會這麼覺得?」鶴丸反問。

「……因為您穿著室內拖鞋,還有睡衣。」一期說。

鶴丸不由得輕笑,小一期說出這番話又帶有彆扭的神情十分有趣。

「你真是厲害,」鶴丸拍著一期的頭說,「但我不是搬來這裡,只是今天來找人而已。」

「拜訪親人?」

「不,我是來找『伴侶』。」鶴丸說。

一期大概還不太懂伴侶的意思,只見他皺起眉頭思考,圓滾滾的臉頰煞是可愛。

「你很可愛呢。」鶴丸忍不住說。

「媽媽都說我胖胖的,」一期彎起小小的唇角微笑地說,「他們說胖胖的很可愛。」

「對啊,很可愛,」鶴丸笑道。

他認為一期這樣根本不算胖,只不過是嬰兒肥還沒消去而已,鼓鼓的臉頰就像兔子,他甚至出現了一期長著兔耳朵的幻覺。

「所以大哥哥不是壞人呢。」一期忽然嘆氣地說。

「我?看起來像壞人嗎?」鶴丸錯愕地問。

「倒也不是,」一期誠實地說,「因為您一直望著弟弟們,讓我相當在意,失禮了。」

若是從別的孩子口中聽見『失禮』這個詞,鶴丸可能會很訝異,但這個孩子是一期一振,倒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我只是聽見他們在笑的聲音,所以想起童年,」鶴丸無奈地笑著說,「嚇到你是我不對。」

「一期哥!」在河邊那群孩子朝他們揮手喊道,「彈珠掉進水裡了!」

「等我過來!」一期叮嚀地喊,他回頭對鶴丸彎腰行禮才跑開。

行為舉止過度禮貌的就像是個成年人,鶴丸感嘆地想,怪不得他在高中見到同一個時空線上的一期一振時,總覺得非常拘謹嚴肅。

鶴丸遠遠地看著一期赤腳踩進河裡,只到膝蓋的水流相當湍急,這下子鶴丸總算知道一期為什麼會溺水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當水流湍急時,即使只淹到腳踝也可能沖倒一個成年人,更何況只是個孩子。

他看見一期一振在水中舉步艱難,就算知道不會有事卻依舊相當擔憂。

不曉得是溺水多久才被救起?身上有沒有會引起發炎的外傷?鶴丸焦慮地想。

此時小小的一期已經失足跌落水中,其他孩子們在岸邊緊張地又哭又喊,鶴丸不自覺地握緊拳頭往前站,那孩子在水中掙扎的畫面讓鶴丸不忍多看一眼。

於是他沒有多想就衝了出去,踩進水裡時冰冷一下子爬上大腿,原來一期滑倒之後被沖往比較深的急流處,他根本沒有機會站起來。

鶴丸一彎腰就把一期從水中撈起,孩子咳嗽吐水的聲音聽來格外使人心疼。

「一期哥--!」

弟弟們爭先恐後地圍過來看哥哥的情況,鶴丸讓一期跪在草地上咳水,一隻手輕輕拍著孩子的背。

「我、沒事,」一期堅強地說。

只有鶴丸看得出他餘悸猶存,小小的背脊正瑟瑟發抖。

「好了好了,」鶴丸即時出聲安撫這些孩子,「哥哥需要毛巾和新衣服,你們住得很遠?」

幾個孩子慌張地看著鶴丸,小小的腦袋又是搖頭又是點頭。鶴丸猜想他們住的離這裡不遠,而且對這一帶非常熟悉,否則大人不可能放心讓孩子們自己出來玩。

「哥哥沒事,」鶴丸又說,「你們也不希望哥哥被媽媽罵吧?偷偷拿件乾淨的衣服過來,可以嗎?」

聞言,孩子們重重地點頭就開始拔足狂奔,沒一會兒就跑上河堤不見蹤影。

鶴丸坐在一期一振身旁,好半晌都只是看著天空不說話,除了咳嗽的聲音,鶴丸還聽見非常細微的哭泣聲。

一期總歸是個孩子,溺水這種嚴重的意外自然給他帶來相當大的驚嚇,但弟弟們圍在身旁的時候他不敢哭,現在總算是抽抽咽咽掉下淚水。

「你今年幾歲了?」鶴丸裝作不經意地問。

「六、六歲,」一期哽咽地說。

「六歲啊,才六歲媽媽就放心讓你帶弟弟們出來玩,顯然你是個可靠的好哥哥。」鶴丸稱讚地說。

一期一振沒有說話,他還害怕地哭泣著,想到溺水那種窒息的感覺就止不住眼淚。

「你有什麼害怕的事嗎?」鶴丸試著轉移一期的注意力。

「我、我怕水……」一期直覺地說,又更誇張地哭了起來。

「怕水啊,」鶴丸連忙大聲地說,其實他不太會哄孩子,「哥哥我呢,也有很害怕的事喔,讓你猜猜?」

「大哥哥嗎……」一期遲疑地說,他忘記哭泣地問,「大哥哥怕什麼?」

「我怕迷路,」鶴丸乾脆地回答,看向一期的眼神變得越來越溫柔。

「迷路?」小小的一期一振完全忘了哭泣,他歪著頭望著鶴丸。

「就是找不到路,」鶴丸解釋地說,「我很怕找不到回家的路。」

「大哥哥忘記自己的家在哪裡嗎?」一期天真地問。

「我記得,但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回去,」鶴丸柔聲說,「我怕回到錯誤的家。」

「哇……您有很多個家?」

「是啊,」鶴丸笑著揉了揉一期濕漉的頭髮,「有好幾個,但只有一個是真正的家,為了找到那個家,我總是在迷路,」

一期睜著水汪汪的大眼望著鶴丸,眼底滿是敬畏。

「但有個人告訴我,迷路的時候只要看著天空,他一定會找到我。」鶴丸結束這段對話。

孩子們帶著衣物和毛巾跑回來,爭先恐後地將東西交給一期,鶴丸自覺是離場的時候了,他悄悄起身準備離開,但就在他準備走上河堤時,一期忽然叫住他。

「我、我有東西想要送給大哥哥!」一期急忙地說。

「是什麼?」鶴丸蹲下來與一期平視。

一期從濕透的褲子口袋中好不容易掏出一小團綠綠的物體,顯然是用花草編織而成的某樣東西已經糾結成一團,一期失落地嘆了口氣。

「這個花很多時間做?」鶴丸輕笑地說。

孩子點頭地說,「嗯,媽媽教我做的戒指,本來想說可以送給大哥哥……」

「沒關係,」鶴丸摘起一支野莓,輕輕綁在一期又小又短的無名指上,「這個就當定金,等你有空了再做一個給我,然後我會再給你一個真正的戒指。」

「明天還會見到大哥哥嗎?」一期望著鶴丸的雙眼問道。

「總有一天會見面,」鶴丸吻過一期的額頭,「到未來再見吧,一期一振。」

當他回到自己的時空,很自然就降落在乾淨的客廳裡,鶴丸抱著雀躍的心情走進臥房,窗外有一點點明亮,床上的人看來依舊睡得很沉。

鶴丸先把髒衣服換掉,簡單地洗了個澡之後他拿著布把地板擦乾淨,整個過程裡盡量不發出聲響,等他終於回到床邊時,天空早已染上淺淺的蔚藍。

鶴丸爬上床撩開一期的頭髮,試圖看清自己的戀人。

「您要是說自己會夢遊,那我可真是會嚇到喔?」一期悄聲說。

「把你吵醒了?」鶴丸跪在床邊笑著問。

「走路的聲音那麼奇怪,我當然會醒來,」一期說,「您夢遊的地點讓我深感好奇。」

「猜猜?」鶴丸興致盎然地說。

「不猜,」一期把棉被拉高一點,「我還很睏,」

「猜嘛!」鶴丸把一期的棉被拉開。

「跟我的夢有關係嗎?」一期故意看著別處說。

「你夢到什麼?」

「請您猜猜看吧。」一期笑著說。

「至少給我點提示,」鶴丸說。

「那您會給我提示嗎?」一期任由鶴丸鑽進自己懷裡。

他們不自覺地十只相扣,有意無意的親吻像是甜蜜的騷擾,裸足與腿彼此緩緩磨蹭,乾爽觸感讓人不捨分離。

「我有個東西想送給你,願意收下嗎?」鶴丸柔聲說。

「那得看看是什麼,」一期悄聲說,「如果要我負什麼責任,就要好好考慮才行。」

「即使要負責,也不會讓你吃虧,」鶴丸笑著親吻一期的耳根,「包吃包住很划算。」

「您都這麼說了,我還有什麼立場拒絕?」一期笑著回吻鶴丸。

天終於亮了,但鶴丸才逐漸進入夢鄉。

一期起身梳理,一邊回想凌晨做的夢,他夢到自己溺水,但很快就被人救上岸,起先看不清楚對方的臉,就在快要看清楚時,場景忽然跳換到一處潔白的畫面,眼前的鶴丸正笑著將某樣東西套上他的指結。

這是個前半段很可怕、後半段卻很美好的夢,雖然一期並沒有完全回想起過去的事,也不知道鶴丸半夜沒睡究竟是跑到什麼時空,他之所以心情好,只是因為想到鶴丸君曾提起的戒指。

奇怪的是,只要想到這個戒指,一期竟有種美夢成真的感覺,像是他一直以來都等著這個戒指似的。

一期帶著困惑卻愉快的心情自己做早飯,奇形怪狀甚至有點燒焦的煎蛋與散掉薯餅混著裝進盤子,他趕走想泡咖啡的念頭,勉勉強強倒了杯還原果汁,即使是這麼糟糕的早飯也不影響他過度明朗的好心情。

而就在一期準備咬下第一口燒焦的煎蛋時,某個物體重重落在地板上,啪--碰!地一聲,甚至撞倒了矮桌旁的燈架。

一期驚嚇地跳起來檢查是什麼東西發出這麼大的噪音,但他還來不及聽清楚,就傳來更大的聲響。

「嗚哇啊啊--!」一個穿著包屁衣的嬰孩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

「鶴球?!」一期連忙放下叉子,跑過去將孩子抱進懷裡,「小鶴球?沒事了,」

他安撫地說,看見孩子頭上腫了個紅通通的大包。

小鶴球掙扎地在一期懷中扭動,哭嚎聲越來越淒厲。

「鶴球乖,」一期耐心地哄著看起來還不會走路的孩子,一下親吻、一下拍背,終於等到孩子逐漸安靜下來。

「咕嗚、」鶴球拍了拍一期的臉,突然笑得很甜。

「一期?」房裡傳來鶴丸睡意朦朧的聲音,「是誰啊?」

「沒什麼,您繼續睡吧,」一期提高音量地說。

「嘎?」鶴球看著臥房的方向。

「那是嗯……算是……」一期思考地說,「您第二個爸爸?應該?」

「叭啪?」小鶴球甜甜的嗓音重複著一期的話。

「嗯,然後我是一期,」

「一期?」不曉得為什麼,鶴球說一期的名字相當清楚。

「對,一期,」一期溫柔地說。

他望著鶴球水汪汪的大眼,心裡忽然有種無法抑制的感動。

「小鶴球,我叫做一期一振,當您迷路的時候請記得想著我的名字,」

一期一振相當誠懇而慎重地對著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孩子說:

 

「請不要害怕,我一定會找到您。」

 

(fin.)

评论(5)
热度(61)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