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1121

就覺得自己忘了什麼o<<


入冬。

 

午後陽光微弱地照映在木質地板上,光線穿過沒有完全闔上的紙門隙縫、停在一床凌亂的棉被上。但屋裡的景象並不那麼糟亂,只不過是兩床沒有收拾的棉被罷了。

六疊大的房間裡,兩床棉被之間根本沒有隙縫,單人被顯然當作雙人被來使用,就連枕頭也緊密地靠在一起。

這是一間雙人房,現在棉被裡卻只有一個人遊走在清醒與夢境之間。

午睡時光寧靜的不可思議,就連幾聲蟲鳴都像融入背景似的,讓人幾乎無法聽聞存在。

棉被發出細微的摩擦聲,自然光稍微弱了一點,蓬鬆的湖水如同流過白雪表面那般滑出床鋪。

夢話的言語、停滯的腳步、灑落的褐影、──躁動的心情。

「一期?」

令人心癢的語調悄聲呼喚,棉被裡的身軀似乎被打擾了,他微微挪動、好不容易才挪出那張惺忪睡臉。

「一期,該起床了。」他噙著笑意說。

遠征所帶來的旅途疲憊從這一刻開始逐漸消散,望著瞇起眼發呆的那副神情,鶴丸国永忍不住笑意,也忍不住盤腿坐下來,輕碰了碰那張粉潤的臉蛋。

「唔、好冰……」一期一振縮著肩膀,睡意滿載的眼眸終於拾回遲來的光彩──「鶴丸殿下?」

他急忙坐起身來,房外的寒意與棉被裡的溫暖形成強烈對比。

「您的身體好冷。」一期說。

捧著那只白皙的手,冰冷的溫度隔著手套也能清楚感覺出來,他以溫熱的臉頰細細體會房外的溫度,像是感受到對方的視線,一期彎起唇、瞇起眼,不語而淺淺微笑。

彷彿冬日、彷彿泛黃的心葉,至於那些因微風而掃過地面的落葉,大概就是鶴丸滿心喜悅的聲音。

「給我一點溫暖。」他輕聲說。

磨磨蹭蹭地抱住那副溫暖的身軀,鶴丸把整張冰涼的臉埋進一期頸窩,撒嬌的舉動做來沒有一絲害臊。

「很癢、」

耳旁傳來一期的笑聲。

若是幸福可以裝滿一個容器,那要幾個房間才能堆完裝滿幸福的罐子?鶴丸国永心中沒有答案。

「一期,」冰涼雙唇輕碰溫暖的臉頰,緩慢地吻著來到耳邊:「你說我們像不像一對伴侶?」

像人類那樣、像白鶴那樣、像所有畏懼孤獨的生靈那樣,牽著彼此、相互依偎,親吻或者梳理毛髮。指尖細細觸碰一期精緻的五官,鶴丸從那對暖色眸子上瞧見自己蒼白的倒影。

「還以為您要說什麼驚人的話呢……」一期再次瞇起他的雙眼,湊上前去親吻那對過於沉默的雙唇。

望著一期的神情,鶴丸這才想起他不能沒有一期的第一千一百二十一個理由。


「我們就是一對伴侶。」一期帶著有別於以往的溫柔神情說。


(fin.)

评论(4)
热度(54)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