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6

距離戀愛還很遙遠(?)


6.


文化祭結束了,緊接著是讓學生們痛不欲生的期末考地獄。不僅物理老師變得比平常更嚴格,就連好相處的英文老師也變得不通人性。

「要玩也要會讀書,只會玩的學生我可不欣賞。」英文老師坂本說。

不論哪一堂課都死氣沉沉,在筆記檢查時更是哀號一片,整個班裡態度上沒怎麼改變的人就只剩下鶴丸和一期。

因為新生代表的關係,大部分的人都理所當然認為一期是本屆分數最高的新生,也因此他們相信一期之所以態度從容,是因為他成績與學習都高人一等的關係,至於每天遲到、時常缺席的鶴丸則自然而然被當作根本不在乎學業、成績了不起也只有中等的人。

「光忠,今天午飯吃什麼?」中午時間,鶴丸開口問道。

「抱歉啊!我今天忘了帶便當,而且剛好要去找一下伊達老師,」光忠說。

「伊達?他找你做什麼?」鶴丸隨口問道。

「是新社團的事,等我確定了再跟你說,」光忠拿了筆記本就急忙跑出教室,但他還是不忘回頭對鶴丸說,「你們一起去吃飯吧,別等我。」

一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鶴丸站在旁邊,兩人都安靜不說話。

自從文化祭過後他們誰也沒有主動找對方說話。說來奇怪,那明明就不是什麼需要太在意的事情,但一期卻無法以平常心面對鶴丸。

有一種奇怪的默契在兩人之間形成了,那就像完完全全靜止不動的天秤,即使在同一間教室、即使其他同學會主動找他們說話,但兩人之間卻從沒對上視線過。

「那,要去食堂嗎?」不知道過多久,鶴丸望著走廊問。

「好。」答應快的連一期自己都很訝異,像是為了掩飾尷尬,他主動開啟話題,「鶴丸君想吃什麼?」

「我?」鶴丸顯然沒料到一期會這麼問,「我也不知道,通常都是去看食堂今天出什麼菜,你呢?」

「我也是。」

對話結束,尷尬的氣氛又悄悄冒出。他們走得不近不遠,但老是有人想從他們中間穿過去。

不知道是第幾次有學生從兩人間追打跑過,吵鬧的笑聲讓一期還反應不太過來,他突然就被鶴丸硬是擠向牆邊。

「?!」

「我們沿著牆走,免得一直被擠開。」鶴丸望著前方說。

一期心想被擠開也沒什麼關係,在下課時間的走廊上被擠開也是難免的事。他不太清楚鶴丸的執著,或許是一種小團體不想被打散的概念?就跟小學時的放學路隊一樣?

「位置滿多的,那我們先點完再找位置坐吧!」鶴丸說。

食堂裡比學校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來得更吵,炸雞與蔬菜的香氣混和著茶香。

一期給自己點了湯麵,鶴丸的是蓋飯,他們走到角落一個比較空曠的位置坐下來,吃飯時也沒有任何交談。

「文化祭的照片妳們有拿到嗎?」坐在附近的女孩子們熱烈地討論。

「有啊!三条會長的獨照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

只見她們全聚在一起,一會兒就發出高頻刺耳的尖叫聲。

正當一期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時,正巧就聽見她們這樣說:「那個親下去的照片到底洗出來了沒有?」

「咳、」一期被熱湯嗆到,難受地摀著嘴。

「吃這麼急幹嘛?又沒人跟你搶。」鶴丸伸長了手隔著桌子拍拍一期的背,並遞出一張紙巾。

「謝、謝謝,」一期說。

他拿紙巾遮著嘴,細細感受舌尖疼痛的程度到底有多嚴重。

「我好想要他們的照片!鶴丸君是真的親下去了妳們知道嗎?!」某個女同學大聲說。

「噗!」一期又被嗆了一口,這次嗆得更嚴重,連眼淚都出來了!

鶴丸除了伸手過去拍一期的背,還發出一點很輕的淺笑聲。

「你不用這麼擔心,]他柔聲說,「那些照片不會出現的。」

「咦?」

「雖然拍照的人很多,但要注意的就只有新聞社跟攝影社,」鶴丸說。

「?」

一期不太理解鶴丸的意思,直到他正巧聽見女孩子們這麼說:「用手機拍得很不清楚啊!而且角度選不好,根本拍不到什麼好畫面!」

「我已經跟社團的前輩們溝通過了,你放心吧。」鶴丸又說了一次。

「那還真是謝謝你……」一期緩緩地說。

文化祭影像紀錄與照片販售是常態,按理講只是個遊戲而已,一期也不是真的太介意,可是一跟鶴丸有牽扯,他就介意得不得了。

鶴丸是不是也這樣想?

在心裡丟下這個問題,一期突然又覺得問題好像不在這裡。

「過幾天就是暑假,一期,你有什麼計劃嗎?」鶴丸問。

「我?大概是回老家吧,」一期說,他的語氣突然變得比較嚴肅,「話說回來,在暑假之前還有考試,就剩幾天而已,鶴丸君,希望你不要遲到、也不要翹課。」

「我今天算很準時了吧?」

「有嗎?敲鐘後才進教室,」

「但那就代表我敲鐘前已經進到學校大門。」

「……」

「無話可說了?」鶴丸笑道。

「你對準時的定義跟一般人真是不同。」一期嘆氣地說。

「我反而覺得你對遲到的定義跟別人不一樣呢。」鶴丸厚臉皮地表示。

一期望著鶴丸的笑臉,重重地再嘆了口氣:「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你準時上課?」

「你真的很堅持啊,是我目前為止遇過最堅持的。」鶴丸佯裝驚訝的語氣說。

「這不是稱讚對吧?」一期帶著半是焦慮的語氣說。

「哈哈,應該也算是稱讚吧?我是真的沒遇過像你這麼執著的人,」鶴丸誠實地說,「不過是老師拜託的事情,你如果不想做大可不要做,這麼堅持對你有什麼好處?」

在鶴丸那雙能透析別人想法的眼神中,一期反而更鼓足勇氣地抬起頭。

「這不是什麼好處的問題,」一期認真地說,「成績好跟學習態度是兩回事,我只是希望你能更謹慎地對待自己的學業。」

「你這麼擔心我,真令人高興。」鶴丸溫暖地笑著說。

而正當一期以為自己成功說服鶴丸時,卻聽見鶴丸這麼說:「不過這跟那是兩回事,我很高興,但你的擔心不足以成為我對學業燃起熱情的理由。」

「哈?!」一期不可置信地睜大眼。

鶴丸笑著起身,他體貼地替一期收走餐盤,「所以我要去睡午覺囉,晚點見吧!」

「再十分鐘就要上課了!」

「那我就睡十分鐘。」鶴丸說。

瞪著鶴丸的背影,一期覺得心裡的無力感真是到了一個極致的程度。

果不其然,上課鐘響起時他根本沒見鶴丸走進教室,甚至到下課鶴丸都沒有出現。

而物理課的安達老師乾脆整堂都不點名,很明顯是不想扣鶴丸的分數。

 

(TBC)


评论
热度(47)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