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4



 

台灣地區通販可以點這裡!

高中生真的好青春啊......

寫著我都忘了自己已經成年

第一冊內容就是一年級第一學期~

已經看完的太太歡迎跟我分享個心得!


4.


期中考過後就是文化祭準備週,花丸高校從上到下,可說是全校師生都燃起了強烈的鬥志。

「不要以為自己是新生就可以隨便搞,在我們學校抱著那種心態你們絕對撐不到下個學期!」藤森老師在講台上大聲地說。

在班導的精神喊話之下,學生眼中也出現熊熊烈火,好像文化祭比什麼考試都來的重要似的。

在這樣熱烈的氣氛中,他們很快就討論出幾個可行的活動方案,最後交由學生會審核之後,一期的班級決定要販售甜甜圈,並以甜甜圈為主軸來布置教室。

「小彩家是西點專賣店,她爸媽說可以把做甜甜圈的工具借給我們,」做為執委的光忠說,他一邊把工具寫在黑板上,「但是有些一次性的物品我們還是自己購買比較好,像是紙袋跟餐巾。」

「甜甜圈的口味也要討論一下,我家的口味很普通,看要不要提出一些比較能吸引人的?」鈴木彩香說,「我個人覺得雙重口味或特殊口感很能吸引人。」

「巧克力?」某個男同學大聲地說,「香蕉巧克力應該很棒。」

「牛奶也可以?」旁邊的女同學說。

「可是單純的牛奶不夠特別,」另一個女同學說。

「牛奶加上另一種配料?」光忠說,手上一邊把大家的提議寫在黑板上。

「咖啡?」

「雞蛋布丁怎麼樣?」

「或是焦糖?」

台下繼續提出意見,但上面三樣都沒能讓大家發出贊同的聲音,當全班同學都皺起眉頭絞盡腦汁地思考時──

「いちご?」鶴丸以低沉溫潤的嗓音說。

「是的?」站在講台邊做會議記錄的一期嚇了一跳,他抬頭看向鶴丸,只見鶴丸與全班的同學都睜大眼盯著他瞧,一期只好胡亂從腦中抓出一個想法,「我想……牛奶口味上面搭脆片應該也不錯……」

「不,我不是在問你的意見,」鶴丸說。

「咦?」

「我是說,牛奶可以配草莓。」鶴丸愣愣地接著把話說完。

整個教室裡一片寂靜,唯一有動靜的只剩下粟田口一期那張逐漸通紅的臉蛋。

「我──」

一期還來不及反應,班上的人不約而同發出歡樂的大笑聲。

「哈哈哈、粟田口君也太可愛了吧!」

「班長是草莓君哈哈──」

「果然我就說粟田口君的名字很耳熟,不是錯覺啊!」

誇張的笑聲卻沒有嘲弄的感覺,看得出來班裡每個人都只是單純地覺得這個突發事件很有趣。

但即使知道大家沒有惡意,一期還是羞的想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直到他瞥見鶴丸咧嘴輕笑的面孔,羞恥的感覺才莫名其妙地飄散了。

「好好,草莓牛奶,我寫上去囉。」光忠確定一期的情緒沒有問題之後,才笑著將鶴丸的提議寫上黑板。

「把一期的想法也寫上去吧,加上脆片很有驚喜感。」鶴丸笑著說。

「不不,我只是隨口說說,」稍微振作的一期連忙表示。

「我是說真的,」鶴丸又說,「我們想一些雙重口味再加上特殊口感,可以做幾個限定品,像是灑辣椒皮之類的?」

「這個提議不錯,」光忠很快地說,「大家接著想吧!」

經過一陣歡笑,整個班裡的討論更熱絡、更積極。

一期的心情也變得開朗起來。回想起前幾天放學在電車上跟鶴丸的對話,一期心中都還有明顯的烏雲無法退散,雖然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但隱約從身上感受的失望卻使他相當愧疚。

這幾天他都避免跟鶴丸接觸,就連視線也不曾對上,要說是躲避也不誇張,他覺得自己實在不擅長與鶴丸相處,既然不擅長又何必勉強?

一期很清楚這種態度講直接一點就是逃避,可是除了逃避之外,他又能怎麼辦呢?

「那麼我做個總結!甜甜圈製作組由小彩帶領,後天之前你們要把食譜交出來。服裝組跟家裡開租衣店的小沙織那邊討論。機動組跟道具組要負責搬運器材還有其他雜務,你們要注意的事情比較多,有什麼事趕快告訴鶴丸。最後,服務生組就找我報到吧!」在鐘聲響起時,光忠對著全班說,「有什麼情況隨時跟我或一期君報告,會議到這裡結束!」

雖然已經到了放學時間,但一期發現班上同學都沒有人離開,甚至那些急於參加社團活動的人都還待在教室裡,他們相當有默契地依照光忠的分組聚在一起,有幾個人拿出筆記本開始畫圖。

一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這次的學園祭他跟光忠負責統籌,因此兩人的職務也可以互相調動,只不過一期還要負責很多文件公務方面的事,所以班上的內務討論大部分是由擔任文化祭執委的光忠進行。

有的時候一期會懷疑自己做的不夠多,可是光忠卻認為他扛的事情已經太多了。

一期很感激這種同學之間互相體諒幫忙的心情,可是又有點對於自己沒辦法直接參與小組討論而感到有一點寂寞。

在文化祭的準備期間,他常常看到鶴丸跟光忠兩個人忙得不可開交,班上更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開始出現翹課的現象。

雖說這個時期翹課課任老師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太過頻繁還是會惹上麻煩。

「五条鶴丸這是打算連著兩堂都不來上課?」接著第二堂的物理課,在上課前安達老師繃著臉說。

一期看著鶴丸的空位,總覺得心也莫名地空了起來。

「前輩他們讓鶴丸參與很多事,我想他是累壞了。」光忠在下課時對著一期說。「我知道你很擔心他。」

被說中心事讓一期更是無法開口,就連『你怎麼知道我想問五条君的事』也說不出來。

「不過我跟你一樣,覺得他出席率有點低了,物理魔王安達老師的課連著兩堂,他至少要來一堂會比較好。」光忠說。

「既然如此,你不打算提醒五条君嗎?」一期忍不住問。

「我沒辦法啦,」光忠搖了搖頭,很清楚一期的問句內容是什麼,「不論是遲到還是翹課的事,我們從以前就是這樣了,那該怎麼說呢?……像是損友那樣的關係吧!他各方面的成績都比我好,很難找到理由說服他乖乖上課,就連安達老師也……」

「也?」

光忠小心地往一期靠近一點,一期也把耳朵湊過來。

「也拿他沒轍吧,這話我只敢說給你聽了,一期君,」光忠小聲地說,「安達老師有當面警告過鶴丸,可是鶴丸好像把這學期的課全都背出來了,加上安達手上有個全國競賽,他想讓鶴丸加入,」

「全國競賽?」一期訝異地說。

「對,物理類別的,」光忠嘆氣並無奈地笑著說,「反正鶴丸不會參加,他很不喜歡會佔用自己時間的事。」

「安達老師還不放棄?」

「對啊,就是這樣,所以囉,」光忠聳了聳肩膀說,「我看他就算這學期都不來上課,安達也不會動他的成績。」

可是這樣不好,一期心想。他們是學生,不論聰明與否、不論資質有多好,做為學生的本分應該是謙遜地學習。就算鶴丸的能力可能高出許多,也不代表可以恣意妄為。

下課後,一期直覺地來到保健室,保健老師不見蹤影,倒是沒有完全拉上的簾子讓一期知道他要找的人就睡在床上。

全身上下都跟床單一樣白,他想著。

「五条君?」

「嗯……?」鶴丸發出了模糊的聲音,「不要現在,我剛剛才協調完場地的事……」

「已經下課了,請快點起來吧。」一期不死心地喚道。

「下課了嗎?」鶴丸聽到關鍵字,他終於懶懶地爬起來,襯衫和領帶都歪斜一邊,「我要回家,再不回家鶯又會要我弄那個做這個,我……一期?」

鶴丸充滿睡意的眼神終於變得明亮一些,他望著一期,好像不太清楚自己在哪裡。

「你在這裡做什麼?」鶴丸困惑地問,「難不成你也翹課來補眠?」

「我剛才已經說過下課了?」一期提示地說。

「啊、對,」鶴丸的眼珠子溜地轉了一圈又回到一期身上,「那……你是來叫我起床的?」

「對,」一期說。

鶴丸訝異地眨眨眼,沒有整理襯衫就直接將深藍色的制服外套穿上,紅色條紋領帶往下滑了一些。

「你專程來叫我起床?不是學生會或其他人讓你來的?」鶴丸又問。

「對,」一期說,他不知道鶴丸想表達什麼,也沒有心思去想明白。

眼下他正矛盾地想自己究竟該做些什麼。

來到這裡是為了提醒鶴丸注意出席率,可是根據上次的經驗一期很清楚,鶴丸並不喜歡多管閒事的人。

這種任性又散漫的同學,放著不管也沒關係吧?既然本人都不在意、老師也沒法子,那麼就連朋友都算不上的同班同學又有什麼立場來勸說?明明知道、明明心裡很清楚鶴丸不需要也不喜歡讓人管著,但是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我會這麼擔心他?』一期質問自己。

「趁鶯注意到之前我們快走吧。」鶴丸穿好衣服,輕輕拉著一期的手走向保健室窗邊。

一期呆站著還反應不過來,就看見鶴丸一隻腳跨向窗外。

「──?!這──這裡可是二樓!」一期急忙拉住鶴丸的手,「你這是要做什麼?!」

「做什麼?從這裡溜走才不會被鶯丸逮到啊,你放心啦,雖然是二樓但沒有很高,沿著牆邊的石階往下走就可以跳到一樓。」鶴丸輕鬆地說,看見一期猶豫的神情,他又補上一句,「我可以牽你的手走過去,然後在下面接住你?」

「哈?」

「或是抱著你跳下去。」

「你……你腦袋壞了吧?!」一期不可置信地說。

「沒禮貌!我是擔心你會害怕耶!」鶴丸佯裝生氣的語氣說。

「誰!誰會怕!」一期說著,他動作俐落地把書包扔出去再爬過窗戶,拾起書包後搶在鶴丸前面走了幾步就跳下石階來到一樓。

「哇喔!優等生連爬窗戶的動作都是模範生的等級呢!」鶴丸笑著拍手說。

一期很快就後悔了,他突然想起班導說過的話:『你得知道,調皮的學生就是容易越來越皮!他們性格不壞,但是皮起來可麻煩了啊!最可怕的是會影響旁邊的人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班導藤森的聲音在腦中不停迴盪,一期扶著額角,不得不承認:所以我這是被影響了吧?!真是可怕,要是這麼放任下去天知道還會出什麼事!

「五条君,我拜託你不要再遲到了,出席率也注意一下,遲到跟翹課都養成習慣很糟糕的,拜託你了,稍微注意一下好嗎?」一期不顧一切地說,心裡已經不去在意鶴丸對他這種多管閒事的個性有什麼看法。

反正他跟鶴丸本來就天差地遠,要做為朋友可能不是那麼容易。

「你還在說那件事啊!」鶴丸一副被打敗的神情看著一期。

「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才跑來找你!」一期乾脆地說,「你不能老是遲到,也不能因為自己學得比較快就不來上課!我知道文化祭的關係學生會成員都很累,可是就算這樣,也不能一整天都不進教室!」

「我有回教室啊!」鶴丸理直氣壯地說。

「你只是回來吃光忠君做的午餐!」

「……」

「五条君,我說對了?」一期帶著半是得意的語氣說。

「你叫我鶴丸吧。」鶴丸說。

「請不要岔開話題。」

「……」

 

(TBC)


评论(2)
热度(51)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