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1

花丸高校,大把大把的私設 :D

長篇但是內容會以單篇短文的方式更新

實體本...幾個學期就是幾本o<<


1.


從出了車站就邁步奔跑,他一點也不敢放慢速度,雖說早一點到達也只是多聽些陳腔濫調的致詞,但對於他而言,陳腔濫調的致詞之所以能延續就表示一定有存在的道理。

「抱歉!」

衝過閃燈的十字路口,他對騎著腳踏車的路人道歉。

昨夜費心整理好的領帶上出現摺痕,制服外套也不那麼平整。

好不容易衝過即將關上的大門,師長對於遲到的新生顯然沒那麼嚴格,他感激地繼續奔跑,抵達教室門口時班導師正好點了這個名字:「粟田口一期?」

「在!」他喘著氣高舉右手。

「算你過關。」戴著眼鏡的男性班導說。

教室內響起明顯的笑聲,一期紅著臉在眾目睽睽中往離自己最近的空位走去。

「不是那裡,你的位子靠窗。」老師頭也沒抬地指著窗邊說。

又是一陣很淺的笑聲,一期連忙改變方向,點名繼續,充滿朝氣的答有聲此起彼落。

「哈囉,我是燭台切光忠,你就叫我光忠吧,請多指教。」在他座位後的少年說。

「請多指教,我是粟田口一期。」一期輕聲回答。

「放心,一期君你還不是最晚到的。」大概是看出這位勉強踩線的同學有多緊張,燭台切帶著半是安慰的語氣說。

「?」

「好了,注意這邊,我是藤森,在這個年級作為你們的班導,」男教師將點名簿放在桌上,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工整寫下一個名字,他看了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大概再過二十分鐘我們就整隊帶去禮堂……對了!粟田口君!」

「是!」突然被點名,一期緊張地站起來。

「你是新生代表吧?怎麼沒有直接去禮堂?」藤森老師問。

「啊!」一期這才想起他收到的入學通知,裡頭確實交代過他是新生代表。

「快點過去!他們已經在預演了!」

在班導的催促聲中,一期又匆匆忙忙循著指示跑到禮堂,他看起來狼狽極了,甚至不知道究竟該找誰報到。

大禮堂裡折椅整齊擺放,牆邊放了許多花圈和祝賀的字報,還有許多人在忙著整理物品,二樓看台的觀眾席坐滿前來參加典禮的家長。

「一期君?」突然有個溫和的聲音叫住他。

一抹茶綠色的身影映入眼簾,領帶的顏色不同,一期知道這個人是二年級的學長。

「你是一期君吧?」那人見一期沒有反應,又換個方式問道。

「對、對,是的,」一期連忙回答。

「我是學生會副會長,就叫我鶯丸吧!來,往這裡走。」鶯丸領著一期走向舞台旁的一個小門。

從門穿過去就到了悶熱的後台,有幾間休息室的小房間門沒有關,一期能看見裡面的人正忙著整理自己的衣服,像是一點灰塵都不能放過。

「這裡,」鶯丸敲響一扇門板,一開門就對著休息是裡的人說:「我把人帶來了,不用去找遞補的學生。」

休息室裡有好幾個人,一期沒能仔細認清楚他們的面孔,只是從他們的交談中,可以感受到氣氛從原先過度緊張的情況下變得緩和一些。

「新生致詞記住了?」鶯丸問道,將一張字卡交給他。

「是的。」一期認真地回答。

「你怕不怕生?膽子會不會很小?」幾個跟鶯丸領帶顏色相同的人急切地問。

「我看他應該沒什麼問題,比起一期君,」鶯丸四下看了一圈後嘆氣地問,「誰能告訴我,會長跑到哪裡去了?」

顯然這個問題相當敏感,畢竟休息室裡除了鶯丸和一期之外,所有人都神經質似的猛搖頭。

「那傢伙……」鶯丸匆匆看了牆上的時鐘,「不到十分鐘典禮就要開始,我不是說千萬別讓他跑出去嗎?石切丸在哪裡?」

「他剛剛去音控室!」某個人說。

「真沒辦法,三日月肯定是跟去了,」鶯丸低頭在手機中輸入簡訊,「一期君,跟我過來,」

鶯丸走路的動作看起來非常優雅,但速度卻是意外的快,一期發現自己必須三步併作兩步才有辦法跟上。

外頭麥克風試音以及低語的交談聲令人不由自主感到緊張,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外頭的位子都已經坐滿,從簾幕內往外看,可以看見幾個高三學生正散漫地打著呵欠。

「不用緊張,待會該怎麼做都會有人告訴你。」鶯丸說。

一期坐在等待區,他看見場外的燈光轉暗,後台的學生上台進行開場表演,表演結束後校長與某些他不認識的人在台上說些形式上的話。一期突然覺得胃疼了起來,心裡想若這只是緊張那還不算什麼嚴重的事。

「喂,你還好吧?臉色看起來很差喔。」一名黃色頭髮的前輩拍著一期的肩膀問道。

他微微彎下腰、一張看來相當朝氣的臉蛋出現在一期的視線裡。

「是不是緊張?」那人問道。

一期忍痛地搖了搖頭,很清楚鬧胃痛的原因八成是一個早上都在奔跑的關係。

「獅子王,新生代表可以上台了,」前台有人這麼說。

「等一下啦,石切丸,我覺得他看起來不太舒服,」獅子王說。

「不舒服?」聞言,石切丸走過來蹲在一期面前柔聲問,「你還行吧,粟田口君?」

「石切丸,你要是不看著三日月,他又會偷偷跑掉,」從前台走來的鶯丸說。

「他都已經在前面致詞了還能跑去哪裡?」獅子王困惑且帶著些許焦慮的語氣問。

「一期君怎麼了?」鶯丸問道。

「我沒事,」一期做了個深呼吸,就怕自己給前輩帶來麻煩。

「喔,不緊張了?」獅子王說。

「沒問題就過來吧,」鶯丸說,「學生會長致詞完就是新生代表致詞,石切丸,你去另一邊擋住,別讓三日月亂跑。」

台上的視野很好,但一期不敢四下張望,他乖巧地待在舞台一角,聽著學生會長相當流暢地朗誦致詞,餘光瞥見在舞台另一邊待命的石切丸,突然覺得有點想笑。

「新生致詞結束之後三日月還要做什麼?」獅子王很小聲地問鶯丸。

「他要跟一期君握手,代表歡迎新生成為本校的一份子。」鶯丸說。

「你有跟他說嗎?」獅子王又問。

「我今天說了至少有十次。」鶯丸認真地表示。

「要是石切丸沒提醒他,他一定會跑走。」獅子王過度冷靜地說。

「一期君,輪到你了。」

在鶯丸的催促下,一期快步走向講桌,從剛才前輩們的對話中看來非常不可靠的學生會長正微笑地望著他。

「歡迎,我是三条三日月。」

望著前輩朝自己伸來的手,一期微微愣住,耳邊傳來鶯丸滿不高興的聲音:「我跟你說了幾次!等到新生致詞結束才握手!」

「啊,是這樣嗎?」三日月看來不太在意地笑著說。

一期猶豫地站在講桌旁,他沒有看字卡,而是將視線放在台下。

「在這櫻花盛開的季節,我們來到花丸高校……」他聽見自己的聲音開始朗誦。講稿內容很白話單純,無非就是些能來到這裡很高興、以及表達出對學習的上進心,一期流暢地將記憶中的講稿背誦出來,終於致詞到了對後一句:「新生代表,一年A組粟田口一期、」

「哎呀!鶴唷,我還以為你不來參加入學式了呢!」站在旁邊的三日月突然笑著對台下揮手。

抬眼正好瞧見一抹白色身影從禮堂大門沿著牆邊走進來。

「你能不能別這麼大聲?」被稱做鶴的少年沒好氣地喊道。

「五条鶴丸!遲到的人不要這麼大聲!」一期聽見班上的藤森老師這麼訓斥。

全場一片哄然大笑,一期怔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他看見鶯丸露出無奈的笑容,而石切丸則是扶著額角搖了搖頭。

入學式就在這突如其來的歡笑聲結束。說實在的,一期在離開禮堂後就記不太起入學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藤森老師不高興地要那位叫做五条的同學保證這個學期不再遲到。

而五条是這麼說的:「人生就是要給自己一些驚喜嘛!不過在公車上睡著什麼的,還真是嚇到我了啊。」

「你該不是又中途下車了吧?」一期聽見燭台切光忠悄聲問。

「真瞭解我啊,光忠,」鶴丸小聲地回話,「我發現一間很有趣的店,看到招牌就決定要下車了,可惜這麼早的時間還沒開始營業。」

「這次是什麼?」

「賣面具的。」

怪人。一期心裡暗自給這位比自己還要晚到的同班同學下了評語:就是個怪人。

 

(TBC)

评论(6)
热度(83)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