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後的年少輕狂-06

※學趴之後的社會線設定&未交往(沒人信


一直到暑假結束,一期都沒能安排出時間回老家休假,工作無預警忙了起來,一期幾乎每天都是早上八點出門晚上十二點才離開公司。他有開不完的會還得監督合作案,大量的資料迫使他依賴能量飲料度過午餐時間,雖然一期不是專業的研發及資訊工程技術人員,但做為管理者,他依然必須藉由資料來掌控工作進度。

在這樣的情況下部門之間難免會有摩擦,一期慶幸的是,他和江雪的交情至少能讓兩個部門的職員和平相處。

「鶴丸那傢伙,說想在結婚前和幾個老朋友出去聚一聚,」難得悠閒的午餐時間,江雪等待咖啡時突然說,「你要去嗎?」

一期還望著櫃檯上的價目表,他有聽見江雪說話,但腦袋卻不靈光地慢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我?我嗎?」一期吞吞吐吐地回答。

「難不成這裡還有其他鶴丸的朋友?是,我當然是在問你。」江雪緩緩地說,「你沒看群組訊息?」

「喔……我點開但沒有看,」一期疲累地揉了揉頭髮,「你也知道最近事情特別多,銷售部門的人事調動,影響到我的部門,還有專案的問題,」

「辛苦你了。」江雪誠懇地說。

一期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管理職本來就不是什麼輕鬆的工作,他實話實說以現在的狀態沒有心力應付別的事,但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一期,他其實很慶幸這樣的忙碌。

江雪於是不再提起聚會的事,直到一個禮拜後工作進度穩定下來,一期才認真地檢視被他忽略的訊息。

群組的訊息、弟弟們的訊息、朋友的訊息、女朋友的訊息,還有就是,鶴丸的訊息。

一期決定先把群組的未讀全都看完,這才知道朋友們正在計畫兩天一夜的小旅行,旅行的時間地點都還沒有決定,總歸來說是意見太多。弟弟們的訊息只是寒暄問暖,但一期回得勤也回得仔細。朋友的訊息當中比較特別的是來自膝丸,他們高中三年都沒有同班過,只不過都是學生會的成員因此關係還算不錯,膝丸偶爾會與他討論起新開的商店資訊,起先是真的很認真地分享優惠訊息,沒想到最後全都是甜點的品嚐感想。一期接著回覆鶯丸的訊息,主要還是私下詢問旅行要不要參加,一期回了得看時間考慮,鶯丸已讀但沒有回覆。

剩下的兩則未讀訊息,一期坐在沙發上、食指在螢幕前僵持許久,好不容易才點開其中一則。她發了一個可愛的表情符號以及日常問候,算起來也差不多兩個星期沒有見面了,雖然一期聽同事及朋友說那是蜜月期過後的平淡狀態,如果這份平淡也能維繫住彼此的關係,才有機會繼續牽著手往前走,偏偏一期怎麼也算不上理解,因為他不懂蜜月期的定義,自然也無法假想其中的感覺。一期只是簡單回覆一些關心詞語,他對交往的模式還有很多疑問。

在思考時他已經點開最後一則訊息,點開後手指才驚嚇似的抖了一下,那個瞬間眼前白花一片,像是操勞過度那樣無法閱讀,一期揉著眉心在心裡自嘲,很清楚這不過是個可笑的心理障礙。

鶴丸說起結婚日期、以及在那之前必須做的準備,一期在一個禮拜前就匆匆答應過鶴丸,在某天傍晚的一通電話裡。除了長輩之外,新郎也會邀請知己好友挑選西裝禮服、或一同達成新娘提出的任務,大部分的朋友不一定要去,但一期是伴郎,答應的當下就等於他承諾會空出時間來準備。

可是一期還沒有做好心理建設。一方面他提醒自己必須趕緊調整心態、但一方面又忍不住想著,為什麼朋友結婚他得調整心態?

一期如以往地回覆訊息,對話框裡他跟鶴丸的訊息時間相差三天,一期躺在沙發上,漫無目的地想著鶴丸還真有耐心,心裡有一陣悲傷似的溫暖,其實伴郎這重責大任也非由他扛下不可,多的是像鶯丸、光忠這兩位與鶴丸認識比較久的人可以選擇。

但鶴丸選擇了他、粟田口一期,出於什麼理由?一期不知道。

婚禮定在三個月之後的一個星期日,那個時節已經入冬,說不定會迎來一場新婚之雪,鶴丸的思維向來異於常人,婚禮日期故意訂在新年前一個禮拜沒人問過原因。三個月的準備時間算不算得上充裕?一期無從比較,他還沒有結婚,沒有結婚就不會有這方面的經驗。

「挑禮服……只有我來幫忙沒問題嗎?」

在男士西裝店前,一期猶豫地盯著玻璃大門,他身旁鶴丸卻是一派輕鬆的模樣。

「沒問題沒問題,人多也不一定好辦事。」鶴丸說,轉身見一期沒有跟上來,他只好嘆氣地補上一句,「放心吧,我母親晚一點會過來。」

「五条夫人?」一期愣愣地說。

「你要這麼稱呼也可以,」鶴丸笑著說,「別擔心那麼多了,要結婚的人是我,你怎麼比我還緊張?」

猶如被說中心事,一期低頭跟在鶴丸身後走。

他看著鶴丸站在木凳上丈量尺寸,心思一下子飄了老遠、在很久以前的教室裡。高中時有個話劇競賽,那時候鶴丸也是站在凳子上,女同學們以不專業卻滿是熱忱的姿態替他丈量尺寸,她們裁剪布料縫起衣服,每張認真的臉蛋都散發出青春的光芒。

一期當然也想起自己站在木凳上的畫面。當時他套上一件破裙子,裡頭還穿著運動短褲,懷念的心情使他掩嘴輕笑,但沒一會兒又陷入沉思,因為畫面帶到鶴丸替他縫補的那個時候。

少年鶴丸穿著一件輕飄的白色裙子,他笑說自己是萬能的神仙教母,現在回想起來一期發覺鶴丸真不是普通的萬能,不僅縫紉拿手、道具製作也令人驚嘆,那個班裡若沒有五条鶴丸這個人,話劇表演又有什麼樂趣?

「輪到你了喔。」鶴丸一句話就將他帶回現實。

「我也需要?」一期問道。

「當然,」鶴丸輕拍一期的肩膀,他先是咧嘴一笑、卻又收起笑容溫柔地說,「做為我的伴郎可不能馬虎。」

一期從未想過他會成為這樣的角色。要說高中時期與鶴丸關係要好的朋友,大部分人應該會先想到光忠和鶯丸才是,到底為什麼鶴丸會找他來做伴郎?一期無法停止思考這件事。

他們沒有試過太多西裝,只是在尺寸和布料上花了比較多時間討論。

鶴丸的衣服必須全套訂製,雖然他們已經挑選出幾件不錯的布料,但細節上還是拿不定主意。

一期悄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疲憊還是心情倦怠,他望著鶴丸仔細思考的側臉,心想這必須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婚姻不是兒戲,一期看見鶴丸謹慎的態度與神情,他即將成為某位女性的新郎,她必定是全世界最幸運的女孩。

「聽鶯丸提起,你相親很順利。」鶴丸忽然說。

一期聽見心跳發出雜音,嘈嘈咚咚像極了樂團裡失去控制的大鼓。

「嗯。」一期故作平靜地回覆。

「有機會讓我們認識一下吧。」鶴丸說。

聲音沒能發出來,一期點了點頭。他們身旁的接待人員都離開了,是去辦什麼業務一期也不清楚,沉默在兩人之間如迴旋的蚊香,正沿著看不見的軌跡徐徐向上。

「說起來,我也還沒見過你未婚妻。」一期悄聲說。

「跟我不太一樣,算是個工作狂吧!」鶴丸雙手放在口袋裡,他抽出手機看時間、掉了一個小紙盒在腳邊,「所以時間很難約在一起。」

這句話像是帶了點無奈,一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想像,他看見鶴丸唇上有一抹苦笑,一期順手拾起小紙盒,那是一包香菸。

「現在想來,總覺得跟你有一點像。但也只是對工作的態度而已,其它部分就完全不像了。」鶴丸笑著說,他接過紙盒塞回口袋,「我去外面看一下。」

說完這句話,鶴丸起身靜靜地走出隔間。

一期坐在沙發上望著雙手發呆,這是一種很難以文字來形容的感覺。人與人之間近或遠果然不能以肉眼來判斷,就像現在,他覺得自己離鶴丸非常遠,像是在山頭兩端在收訊不良的狀態下簡訊溝通似的。

香菸的牌子很多,一期只抽過其中一種,起初味道有些涼有些野,後味卻是淡而平凡、幾乎嚐不到味道,有菸癮的人給那款菸下的評價是浪費錢,一期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吸進一口接著吐出來,這個舉動無疑只是放空腦袋打發時間罷了。

他已經有段時間不曾吸菸,因為時間因為錢、因為弟弟因為他懶得點火,一期還記得他有一包沒抽完的香菸放在茶几的抽屜裡,素色包裝與鶴丸口袋裡的那個款式一模一樣。

該說偶然還是必然才能使他好過一些?一期完全無法肯定答案。

此時此刻他幻想那雙唇含住了一支菸,啪、地一聲火光之後,煙霧的圖案如同滴入水中的黑墨,一期不知道,他見到這副畫面會不會奪過對方手裡的香菸,情不自禁放在嘴旁輕吸一口。

「不好意思,打擾了,」一名穿著端莊得體的女性站在隔間門旁,她低著頭、神情有些猶豫地望著一期,「請問化妝室是往這裡走嗎?」

「很抱歉,我不是這裡的服務人員。」一期說。

但那名女性並沒有因此離去,而是看來相當不舒服地揉了揉眼,一期起身來到她身旁,明知自己可能幫不了什麼,他還是微微彎腰看著她。

「是不是隱形眼鏡掉了?」一期不確定地問。

「不是,」她說,「眼睛很疼,好像裂掉了、有些碎片,」

「無意冒犯,可能不要繼續揉比較好,」一期說,「我帶您去找化妝室好嗎?」

「麻煩你。」她說。

也許是看不清楚,她撈過一期的手臂輕輕勾住,這期間還是不停眨眼、路也走得特別困難。一期跟著少到可憐的指標,終於在上一個樓層找到女性化妝室。

「這附近就有藥局,需要幫忙買食鹽水或眼藥水嗎?」一期問。

在她含蓄地點了頭之後,一期腳步匆匆步出店外,心想碎片在眼球上的感覺有多麼難受,不出五分鐘他就帶著藥品回來,那名女性站在門旁,感激地拎著物品進入化妝室裡。

一期還是放不下心,他坐在外頭的椅子上等待,但卻不曉得該怎麼發訊息像鶴丸說明,只好草草在對話框裡留下口渴了買東西等模糊的訊息。

差不多過了十來分鐘,那名女性才挺著身子走出來。她戴的淑女圓帽稍微擋住雙眼,那是一張秀麗又成熟的臉蛋,頭髮及肩微捲、溫暖的褐灰看來格外柔軟。

「謝謝,好心的先生。」她相當客氣地說。

「請不用放在心上。」一期回答。

「能不能陪我坐一會兒?」她說。

面對陌生人這樣的要求,一期倒也沒有多想,他只是直覺地認為這位女性可能還不太舒服,因此需要一些陪伴。

「抱歉,你會到這裡來,一定是有很要緊的事吧?」

「沒關係,我可以晚一點再接著把事情辦妥。」一期溫柔地回答。從他發出訊息到現在,口袋裡都沒有傳來震動聲。

她坐在一期身旁,姿勢挺拔而端莊,眼角的妝相當俐落乾淨。

「我跟家裡的管家一起來,但剛才卻走散了,真是傷腦筋。」她無奈地笑著說。

「聯絡不上嗎?」一期問道。

「說來慚愧,是因為我把手機忘在家裡,太依賴旁人的結果就是這樣,我真應該好好反省。」她緩緩地說。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替您聯絡。」一期說道。

「那待會就麻煩你吧。」她說,但卻沒有把聯絡資料交給一期,只是靜靜地端坐著。

一期沒有催促,他總覺得這位女性看來心事重重,每一抹微笑都帶著複雜的情緒。

他們就這樣安靜地坐著誰也不說話,從這裡可以聽見服務人員與客戶的交談聲,鼻尖傳來一點布料與芳香劑的氣味,大概還有其他樓層的皮革味。

一期在腦中思考著很多事,卻沒有一件顯得重要。

「剛才替我買的那些東西,我會請管家將錢交給你。」她說。

「好的。」一期回答。雖然不是什麼大錢,但在兩方陌生的狀態之下,一期認為他的好意與幫助應該有個界線。

「剛才真是……沒想到隱形眼鏡居然會裂開、還黏在眼球上弄不下來,」她像是終於恢復了點元氣,笑起來仍然很勉強,語氣卻自然許多,「讓你見笑了。」

一期搖頭表示無須在意。他時常遇到為隱形眼鏡苦惱的人,這也不是初次替人買眼藥水。

「你就住在這附近嗎?」她問。

「不,我住的地方來這裡要搭一個鐘頭的電車,」一期思考了一會兒又接著說,「我算是鄉下人,高中來都市就讀後就一直住到現在。」

「這樣啊,怪不得你看起來特別親切,」她溫和地笑著說,「我小的時候在鄉下住過一段時間,跟都市比起來很不一樣。家人都還在鄉下嗎?」

「是的。」一期回答。

「那為什麼沒有考慮回去和家人一起住?」她問。

這個問題顯然相當無理,但一期不會介意,他不僅不介意,甚至還認真地思考起來。在外地讀書不回老家的人,多半是因為想待在適合自己專長的工作場所,坦白來說也就是為了職涯為了錢,一期當然不能否認他對金錢的需要程度,但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理由。

「我在這裡認識一些朋友,一起從高中升上大學,可能因此被友情渲染了也不一定,大學畢業時特別容易有革命情感,總想一起闖些什麼未來。」一期緩緩地說,這是他的真心話,「高中畢業時……其中有個朋友,明明相處得不錯但畢業後卻音訊全無,」

說到這裡,一期張了張嘴不曉得該怎麼說下去。

「也許我們,我……只是希望,他回到這個城市時還聯絡得上我。」說出這句話時,一期感覺心中那塊大石放下了,但卻又像投入深海中緩緩下沉使他慌張。

「那現在呢?朋友回來了嗎?」她關切地問。

「是的,」說到這裡一期才想起他應該笑一笑,「他回來了,而且要結婚了,我做為他的伴郎一起來訂製禮服。」

「原來是這樣啊,那真是恭喜了。」她掩嘴輕笑。

談話結束時她的管家匆匆趕到,一期收下買藥的錢與道謝,回到訂製禮服的小隔間裡,鶴丸已經坐在那裡等待。

「等了很久嗎?」一期連忙問道。

「沒事,我也剛回到這裡。」鶴丸說。

他們又停留了一會兒,在鶴丸確認細節簽下文件後才一起離開。下午時接著訂製皮鞋、吃了一頓下午茶,兩個大男人在餐廳坐著吃蛋糕引來不少側目,但一期不以為意,鶴丸也是滿不在乎地喝著咖啡滑手機。

「你很常抽菸嗎?」一期管不住口地問。

「最近抽得比較多一點,怎麼?我身上有菸味嗎?」鶴丸問,下意識地聞了袖口。「真糟糕,這個牌子菸味已經是最淡的了。」

「不會很重,只是剛剛在店裡時,你口袋裡掉出的盒子我認得。」一期誠實地說。「我前陣子也抽這個牌子。」

他是抱著什麼心思提起這件事?一期可以不想也可以不承認,但他就是想知道鶴丸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這樣啊!」鶴丸只是淺淺笑了兩聲。

有幾分輕鬆就有幾分沉重,在一期看來,他們就像是不斷點起偷偷火柴又悄悄熄滅的孩子,到底還有幾盒火柴可以點?要點到什麼程度才會引燃不可撲滅的大火?這真是個可怕的危險念頭,一期心想。

「小旅行不如去你家吧?」鶴丸突如其來地說。

「什麼?」

「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老家是世代相傳的溫泉旅館,」鶴丸伸了個懶腰,桌上的咖啡已經見底,「昨天跟鶯丸聊了一下,覺得去鄉下地方很不錯,可以清靜個幾天。不方便?」

「也不是……」一期回答。

事實上他的內心正天人交戰,他有好多理由可以不答應、但卻有更多理由必須答應。

「鶯丸說他打電話問過,下個月假日還有空房。」鶴丸說。

這當然也是理由之一。畢竟老家是營業中的溫泉旅館,朋友根本不需要透過他來訂房,會在這時候提起多半只是出於基本的尊重。

「下個月……不是你不該是最忙的時候嗎?」一期猶豫地說。

「我會安排好,你就不用擔心了,伴郎先生。」鶴丸咧嘴而笑,他忙著在手機上打字。

把一期都還無法肯定的事全都敲在群組裡,眨眼的功夫日期訂了時間訂了人數也訂了,一期被動地打電話回家知會叔叔又接著確定休假日期,突如其來的旅行亂了他手機裡的行事曆。

即使如此一期還是沒有怨言,畢竟他很習慣鶴丸的行事作風,看似為難實際上卻沒有真正困擾的事,鶴丸是個行動派,說要做的事會即刻去做,行動力超群的背後有著出人意表的完善體貼,因此面對這樣的鶴丸,一期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

隔天進辦公室,一期就把假期全都安排好,他也非常想念全部的弟弟,那個禮拜乾脆趁朋友們到訪之前,先多休兩天假陪弟弟們玩吧!

 

(TBC)

评论(17)
热度(27)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