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16

考慮到實體書的時間

學pa目前預計將一年級的部分寫完

就會直接跳到畢業後很久以後的時間線

等於這個系列會在成年篇完結: )

完結冊會倒敘帶到一些二、三年級的故事

謝謝喜歡這個故事的太太們o<<

請容我放一下印量調查


二年級生展開修業旅行後,校內呈現一片詭異的寧靜與平和。

寧靜自然是因為二年級教室都空無一人,但平和卻帶出一種令人惶惶不安的感覺。

「早……」鶴丸懶懶地走進學校,朝正準備打開鞋櫃的一期揮揮手。

「早安,鶴丸君,」一期說,放在鞋櫃門上的手停頓了一下,「你看起來沒睡好?」

「是啊……」鶴丸打著呵欠說。

這讓一期相當驚訝,畢竟鶴丸散漫歸散漫,平時早上踏進教室時多半還是帶著笑意的。

「晚睡?」一期問道。

「也不是啊,因為手機響個不停,凌晨的時候才受不了把它關了。」鶴丸說,來到鞋櫃前他又打了個呵欠。

「手機?為什、」

一期的話來不及說完,鶴丸打開鞋櫃、從鞋櫃裡掉出的雜亂物品讓他忘記自己原先想說什麼。

「這種塞鞋櫃的不成文傳統就不能改一改?」鶴丸蹲下來挑撿地上的東西。

幾個學生三三兩兩圍過來看。

「怎麼回事?」一期問道,他蹲在鶴丸身旁,看清楚這些包裝可愛的小盒子之後腦中閃出一盞燈,「今天是情人節?」

「是啊,」鶴丸笑著說,不理會一旁又哭又鬼叫的男學生,他把巧克力全放進自己準備的環保袋裡。「昨晚還一直有人發簡訊問我幾點到學校。你看過鞋櫃了嗎?」

「我應該沒什麼吧……」一期輕輕拉開鞋櫃的門,櫃子裡靜悄悄地只放著一雙室內鞋,鶴丸湊過來同一期盯著鞋櫃裡。

然後一期態度正常普通地從裡頭拿出鞋子,再把腳上脫下來的這雙放進去。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失望。」鶴丸試探的語氣問。

「我應該要感到失望?」一期眨了眨眼。

「倒也不是,」鶴丸帶著笑意、拇指隨手往後一指,「他們失望的快崩潰了你看看。」

幾個男學生跪在自己的鞋櫃前,頭頂上愁雲慘霧。

「太誇張了吧,如果這麼想吃可以自己去買啊。」一期不甚理解地笑著說。

「……」鶴丸若有所思地望著一期的側臉,「你對這種事情不太敏感,是不是?」

「哪種?」一期問。

他們並肩往教室的方向走,鶴丸正一邊將脖子上的紅色圍巾拿下來。

「像是聯誼之類的,」

「聯誼?怎麼會扯到聯誼?」不同於鶴丸平靜的語氣,一期的音調略微上揚。

「印象中你一次都沒參加過,不喜歡那種場合?」

「沒去過很難說喜歡或不喜歡,」看見鶴丸拿著環保袋又忙著將圍巾對摺,一期動作自然地接過他手上的袋子,裡頭那些包裝華麗的巧克力盒看來莫名刺眼。

一期並不知道自己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心想,這些東西看起來都不便宜,現在的女孩子怎麼能這麼乾脆就買來塞進某人的鞋櫃裡?

「沒人邀過你?」鶴丸接著問。

「不太會有人邀請我吧。」一期說。

「嗯……」鶴丸沉吟了一會兒,倒也沒發表什麼意見。

他們才踏進教室就看見鶴丸桌上堆著一座小山高的禮品盒。

「喔,這樣就有點誇張了。」鶴丸搔著後腦說,

這座小山看來隨時有崩塌的趨勢,鶴丸拿起其中一盒巧克力查看,班裡的同學都急切地圍過來。

「你有沒有數收到了幾個?」

「早上進來就看到巧克力,那些女生到底多幾點來的啊?」

「快點把卡片翻出來看啊!」

面對同學的質問,鶴丸只是輕鬆地笑了笑,他跑到販賣部借來兩個購物袋,將那些包裝亮麗的巧克力全放進提袋裡。

現在有三大袋的巧克力堆在鶴丸的座位旁了,但他看起來卻不怎麼在乎,倒是時不時掉落出來的巧克力給一期帶來不少困擾。

「這麼多……你打算怎麼辦啊?」順手拾起滾落在椅子下的巧克力時,一期忍不住這麼問。

「能怎麼辦?想辦法吃完囉。」鶴丸說完這句話,他緩緩湊到一期耳旁小聲地補了句:「我覺得發給其他人幫忙吃可能比較實際,但聽說情人節巧克力要謹慎對待什麼的……」

「畢竟也算是一種心意吧。」一期笑著說。

他想到什麼似的朝鶴丸招手,鶴丸也配合地側頭靠過來。

「若是不介意,我倒是很樂意幫忙吃一些。」一期帶著淘氣的神情說。「你對甜食不太擅長吧?」

「我有說過嗎?」鶴丸說。

「沒有,但隱隱約約感覺得到,」一期說,「雖然看起來不討厭的樣子,但感覺上不是特別喜歡,就算選了甜食也總是沒吃完。」

這句話讓鶴丸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的一期不由得從心裡感到發毛。

「幹嘛不說話?」一期緩緩地問。

「沒什麼,」鶴丸笑著說,「只是沒想到你這麼注意我的事情。」

「那是因為你的行為太明顯了,讓人不注意都難。」一期不以為然地說。

趁著午休時間,鶴丸把所有的巧克力都搬進學生會室,那張雙人沙發上現在放了三大袋的甜食,這讓踏入辦公室來找文件的江雪很不高興。

「你知道私人物品不能放在這裡嗎?」江雪說。

「就只是今天而已嘛!」鶴丸很快地說。

「什麼啊,全部都是給鶴丸的?」膝丸問道。

「你應該也有收到啊,怎麼會問我?」鶴丸反問。

「有是有,但是沒你這麼誇張。」膝丸皺著眉頭說。

「鶴丸在不在?」光忠從門口探頭進來問。

「什麼事?」正準備開始挑揀巧克力的鶴丸停下手邊動作。

「烹飪社做了三色糰子,既然大家都在就一起吃吧!」光忠說。

不同口味的糯米糰子呈現出飽滿而溫潤的光澤,鶴丸咬下一口就感激地嘆了口氣。

「要是情人節都送這類的甜點就好了。」他說。

「你意外的是個和食派啊?」膝丸問,一邊將吃乾淨的竹籤小心翼翼地以紙巾包起,再放回空盤上。

「和食派怎麼了?單純又不會太甜,而且材料簡單,」鶴丸小聲地說,「你們不覺得巧克力、洋食蛋糕之類的甜點吃起來很複雜嗎?」

「從在國外讀過書的小鶴口中聽到這句話感覺很奇妙。」光忠笑著說。

「原來你在國外讀過書啊?」江雪說。

「是啊,吃喝都不習慣,民俗風情也不同。」鶴丸認真地表示。「當然國外的知識理論一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可是生活習慣真的差太多了。」

「一期君,還要吃嗎?」光忠突然對著發呆的一期說。

這一問,其他幾個人的目光也就跟了過來。

一期愣愣地回望他們,吃乾淨的竹籤還握在手上。

「一期?」鶴丸伸手在一期眼前揮了揮。

「不用,」一期回過神來說,「抱歉,你們剛才在聊什麼?」

「也沒什麼特別的……」鶴丸緩緩地說,對於一期心不在焉的態度感到很在意。

「一期君沒有收到巧克力嗎?」膝丸問道。

「沒有呢。」一期笑著回答。

「怎麼會沒有?」膝丸訝異地說。

「我應該不太有機會收到……」一期思考了一會兒又說,「以前倒是常常收到弟弟們給的巧克力,」

「弟弟們?」

「是的,」一期笑著回答光忠,「他們很可愛,會把親手做的巧克力放在色紙上。」

「從來沒聽你提起過家人的事呢。」鶴丸支手撐著下顎、相當有興趣地望著一期。

「是這樣嗎?」一期眨了眨眼。「或許是沒機會提到吧!」

預備鐘響起,話題結束的很突然,他們鎖上學生會室的門,趕在上課鐘響前回到教室。

一期茫然地望著黑板上的英文單字,想起不久前獨自沉思的問題。

在高中之前,他一直都是在山裡、也就是老家附近的學校就讀,雖說教育資源並不到匱乏的程度,但那畢竟算是偏遠地區,小學時每個年級只有一個班,每班裡大概十幾個學生,低年級與高年級的學生基本上都互相認識,中學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

像情人節這樣特別的日子,巧克力甜食自然是每個人都從家裡帶來與朋友分享,當然一期也不例外。從前在家裡時會和弟弟們一起準備巧克力,雖然聽說過本命又或是回禮之類的瑣碎小規矩,一期卻從來沒有在乎過。

就跟其他同學一樣,他跟弟弟們無一不將巧克力帶到班上分給所有的人。顯然比起傳達心意這種事,他比較在意巧克力夠不夠吃、夠不夠分給全校同學。

至於放在鞋櫃或座位上一期只在電視劇裡見過,因此看見成堆巧克力從鶴丸鞋櫃裡掉出來的時候,他感到相當驚訝,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

果然大城市的習慣就是不一樣呢,一期心想。有些慶幸自己沒能記住這個日子,畢竟要是他帶著巧克力來分享,那大概會被當作笑話。

「一期君!」

班上的女孩子們忽然喊住正準備將文件送回學生會室的一期。

「有什麼事嗎?」一期微笑地望著她們。

現在是休息時間,吵吵嚷嚷的交談聲充滿整間教室。

「這個給你,」其中一個女孩將包裝好的巧克力交給他,「這是我們一起做來送給全班的巧克力,不知道一期君喜不喜歡,所以現在才交給你。」

一期望著綁了圓點緞帶的巧克力,他愣愣地望著她們。

「……你不喜歡嗎?」

「怎麼會不喜歡。」一期連忙說,「只是沒想到會收到巧克力,什麼也沒準備感覺很過意不去。」

聽見一期這麼說,反倒是女孩子們愣住了,但她們很快就回神並笑出聲來。

「我就說一期君不會討厭巧克力的嘛!」叫做早苗的女孩說。

「誰知道啊,從來沒問過啊!」叫做小幸的女孩說。

「因為一期君都什麼機會跟大家一起出去玩的關係吧。」叫做鈴木的女孩說。

「問鶴丸君他又老是說不知道。」早苗接著又說。

「我真的不知道啊。」正好進到教室的鶴丸笑著說,「妳們啊,想送一期東西就要直接問他啊,怎麼可以什麼事都問我呢?」

「你們看起來關係很好嘛!」鈴木理直氣壯地說,「一期君可不像你這麼全盤接收啊!他是很纖細的!」

「哈?怪我囉?」鶴丸佯裝委屈地說,「又不是我讓人把巧克力堆滿在桌上的。」

「但是你看起來不會拒絕。」小幸開玩笑地說。

經過這小小的插曲,一期開始陸續收到遲來的巧克力,甚至別的班級也有人送過來。

一期自認不是遲鈍的人,但他也不是特別精明、反應特別快的人。他會對送巧克力的女孩子說謝謝,只是一點兒也不明白她們為什麼都低著頭不說話。

看在鶴丸眼裡真是好氣又好笑,尤其是一期還露出愧疚的神情。

「我是不是說了不禮貌的話?」一期拿著巧克力回到座位上時這麼說,「她看起來不太高興……」

「你真的這麼覺得?」鶴丸望著一期的雙眼,忍不住認真地問。

「還是身體不舒服?」一期擔憂地說,「臉頰很紅,該不會發燒了吧?」

「……」鶴丸無語地盯著一期,像是不敢相信會聽見這樣的推論。

一期仔細地將巧克力收進抽屜裡,腦中正盤算的事情鶴丸已經能猜出個大概。

「你最好不要考慮太多,」他說。

「考慮什麼?」一期轉過頭來問。

只見鶴丸嘆了口氣、無奈地抓了抓後腦。

「我覺得你最好不要回送東西。」鶴丸在一期耳旁悄聲說。

「為什麼?」一期訝異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你啊,該說是遲鈍還是無知呢……」鶴丸無奈地笑了兩聲。

「這不是稱讚對吧……」一期語調冷淡地說。

鶴丸的座位在一期正後方,因此他只要張開雙手就能稍微抱住一期的肩膀。

「做什麼啦?」一期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說,但神情看起來並沒有不愉快。

「巧克力包含很多心意,別說你不知道喔?」鶴丸告誡地說。

「我當然知道,」一期停頓了一會兒才接著呢喃,「好吧,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

「真的?」

「嗯。」一期猶豫地說,「鶴丸君……你是不是對人際關係很敏感?」

「我嗎?」鶴丸收回雙手,懶懶地趴在桌子上笑著說,「或多或少吧,我很喜歡交朋友啊。」

「看得出來。」一期似笑非笑地說。

他明白鶴丸的話中之意,事實上一期並非考慮的不夠多,只是還無法清楚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但鶴丸不同,一期想著,他發現隨心所欲的態度下藏有很多細膩的心思。

鶴丸的性格雖然奔放不受拘束、甚至帶了點冒險的特質,但同時也是個溫柔而謹慎的人。想到這裡,一期忽然覺得他能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喜歡接近鶴丸。

「不知道要吃到什麼時候。」鶴丸苦惱地說。放學後學生會室裡只剩他還在整理成堆的巧克力,一期再借了兩個紙袋回來,好不容易才一起把巧克力整齊地排進袋子中,「你不會自己吃光吧?」

 

「不會,第一次收到這麼多……」一期不知所措地說。

「要是你常常跟其他人出去玩,肯定會收到更多。」鶴丸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他想到什麼似的開始翻動書包裡的物品,「雖然算不上什麼特別好吃的東西,手伸出來。」

「什麼?」一期望著鶴丸將一包皺巴巴的東西放進自己手裡,仔細攤開來才看清楚,那是一推以烘焙紙包裹的褐色小餅乾,「這是……你做的?」

「對啊。」鶴丸態度乾脆地說,「只做了一點點,雖然是焦糖巧克力口味,但不會特別甜,」

一期將餅乾放進嘴裡,咀嚼時嚐到淺淺的果香。

「還放了點果乾,」鶴丸又說。

「怎麼會突然想做餅乾?」一期問道,接著將第二片放進嘴裡。

「沒有為什麼,只是常常看光忠做就想自己試試看。」鶴丸聳了聳肩膀,繼續愁眉苦臉地望著桌上的巧克力,「這些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

「鶴丸君看來真的不太喜歡吃甜食呢。」一期笑著說。

「是你太能吃了啊!」鶴丸提高音量地說。

「若是不介意……」

「怎麼?你打算幫我全部帶回去嗎?」鶴丸滿懷希望地說。

「雖然這樣感覺不太好,」一期有些尷尬地說,「我可以全部寄給弟弟們……但這些畢竟是別人送的,如果連你的都、」

「拿去!都拿去!」鶴丸一股腦將裝在紙袋裡的巧克力全推向一期,「全寄給你那些弟弟們吧,拜託你寄過去!」

 

(TBC)

评论(11)
热度(28)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