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本宣】維勇*Lucky-Ones!!!



[!]

*動畫劇情的腦補故事,時間線在動畫六至八話。

*倒敘與大量回想,敘述和心裡戲有一點多。

*R18很淺,篇幅很短。小故事請輕鬆閱讀: )


【台灣地區通販點這裡】


踏上戰場的心情是多變的。

在早已坐習慣的經濟艙中,勇利雙眼茫然地望著窗外,往年的比賽他是以什麼心情踏上旅途?

緊張?興奮?害怕?還是期待?

勇利只知道他總是將目光放在維克多身上,幾乎從未認真考慮過自己的事,彷彿成績好壞並不重要,就算是等在後台待在場外,他也不停地盯著手機螢幕,只為了看清楚維克多的表現如何。

啊啊、當時是這樣想的吧:只要能跟維克多站在同一個場地上就足夠了。

輸贏不重要、排名從來就不是重點,他自怨自艾表現得不夠完美,但總會以同樣的理由來說服自己那些都沒有關係。

只要能離維克多稍微近一點就可以了。

也因此在被維克多當作普通的粉絲時,勇利心裡受到相當沉重的打擊。

『原來從未被放在眼裡啊……也是,表現得那麼平庸,誰會記得我?』

雖然不至於到一蹶不振的程度,但勇利確實產生了逃離的想法。

他想逃離眾所矚目的舞台、想逃離喧囂,獨自躲在無人知曉的場所靜靜地待著。

究竟是他的想法不對還是最根本的心態就已經出了問題?勇利不停地想。

沉寂、獨處,減少與旁人交談的次數。

曾想過藉由這個過程來傾聽心中的聲音,可惜的是到頭來他仍弄不懂自己的想法。

究竟是想堅持到底還是乾脆放棄?另一個問題,他到底希望能以什麼身分站在維克多身旁?

勇利知道自己不得不承認,他早已不滿足於站在同一個舞台。

說來奇怪……在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他別無所求,卻在發現自己不單是『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燃起鬥志。

維克多一句無心的話點燃勇利心中不起眼的引信,火苗很小、小到連灰煙都看不見。

怎麼可以被當作普通的粉絲對待?勇利腦中冒出這樣的念頭:這麼繼續被維克多當作粉絲就可以了嗎?

怎麼可以?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回到家鄉之前勇利就已經有了打算,但卻沒有往前走下去的力氣。

有的時候他會憤怒般地緊握雙拳,不過往往都是幾秒鐘的時間就會鬆開,悔恨的時間都不長久,只要獨自在冰上滑行就什麼都可以忘記。

要不要繼續戰鬥下去?這個問題在當時勇利其實一點也不想思考。

所以維克多倚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得香甜,這種情況勇利可從來不曾料想過,更別提什麼一起接受採訪而且尚未結束就被拖著去吃火鍋。

「比賽前生冷的東西我不太……」勇利黑著一張臉困擾地望著維克多,那隻蝦子還在跳吧?

維克多自顧自地享用異國美食,對於勇利的喪氣話不是很在意。

勇利在比賽前總會擔心很多事情,而對維克多而言,既然這是常態,那也不需要太過在意。

況且讓勇利轉移注意力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在兩個人變成四個人的時候,維克多豪邁地拿起酒杯喝得一乾二淨。

「哇啊,維克多!你不要一直喝酒,是不是喝太多了?」

最為年長的大人很快就倒下一個,看樣子明天宿醉是在所難免。

當四個人又變成了六個人,維克多已經脫掉上衣緊纏著勇利不放。

「走嘛走嘛!去泡溫泉嘛!」他心情大好地說。

正式上場前泡溫泉最能放鬆了不是嗎?只要泡進溫泉裡,勇利就什麼也不會擔心。

「清醒一點啦!維克多!」勇利困擾地呼喊著。

殊不知勇利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維克多,隔天什麼重大事件都不在他眼裡。

維克多醉歸醉,倒是很清楚原先的目的已經達到,他滿足地抱緊勇利、時不時往那慌張又害羞的臉蛋上親下幾口。

「你不要再鬧了啦!」勇利驚慌失措地大喊。

重回戰場的序幕老早就已經揭開,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開場倒也氣勢磅礡,雖然這個氣勢似乎用錯了位置。

混亂的慌張感在一晚過後正式轉變為緊張,擔憂的心情使心臟又熱又疼地跳動著。

耳語低聲、

輕蔑嘲笑、

甚至是不將他放在眼裡,這些勇利都能感受得到。

畢竟來到身旁的人可是那個維克多、是個裡裡外外都受人愛戴仰慕的維克多。

但他們知道維克多私底下的性格嗎?勇利想著,有多少人見過維克多對私生活是什麼態度?

慵懶的、喜愛玩樂的、有時候甚至是邋遢的。

勇利回想起維克多吃飽就隨意躺在榻榻米上睡著的模樣,心裡疼痛的感觸逐漸消失。他不敢說一直都是,但至少在這段時間最貼近維克多的人不是別人就是他,是他這個叫做勝生勇利的人。

所以別人怎麼想都無所謂,別人對他有什麼看法都不重要。

『只有維克多是不可或缺的。』勇利心想。

他只要遵從自己的渴望、只要關注維克多對他的期望,若能做到這一點他就可以進一步聽見支持者的聲音,而不是那些流言蜚語。

「不用把自己想像成豬排飯或美人來誘惑我了,」維克多說,「拿出自己的魅力來吧。」

學習階段那一套早該放下,只有放下才能展現真正的自我。

勇利的目標很簡單,他要讓維克多的視線離不開自己。

前往戰場應有的心情啊,應該是懷有鬥志的吧?就是這種感覺嗎?勇利心想。

他懷抱著強烈的野心,在音樂開始這一刻決心拿出最好的表現。

完美無缺是不夠的,勇利知道他必須展示出自己的性格,在某些細小的舉動添加亮眼的元素。

滑動、跳躍、踢蹬、踩踏,每一步、每一個旋轉都費盡心思。

他知道維克多已經被深深吸引,全場的觀眾能感受到嗎?

有誰能看見維克多在他身上留下了名為愛的痕跡?

就是那一份愛讓勝生勇利蛻變進化,知曉愛能使人產生多大的劇變,觀眾們全都感受到了吧。

「滑得那麼暢快?」

在等待成績的時候,維克多如此問道。

但勇利在意的是觀眾的感覺,只有自己愉快是不夠的,他希望能將心情成功地傳遞出去。

在看見分數之後,維克多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成為第一就像一場夢,然而這場夢還沒有結束,事實上,它才正要開始而已。

 

(fin.)

评论(1)
热度(14)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