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戀愛不是病-1

星期戀人梗、傻白甜不解釋

鶴丸高中一年級、一期高中三年級

故事不長,寫一個舒心的,請輕鬆地閱讀吧:D

 

『戀愛是一種無可醫治的病症。』

 

 

一期一振在書中夾上一片印著綠葉的書籤,預備鐘在此時響起,但他卻不想這麼早離開圖書館。

「怎麼?優等生想翹課?」

「只是不想這麼早回教室,」一期一振說,「鶯丸君這麼晚才來圖書館?」

「剛剛才想起要找一本書,」鶯丸說,「可惜我不記得書名。」

「是關於什麼?」一期推開椅子站起來,「或許我能一起找找看。」

「關於什麼啊……」鶯丸沉吟地說,「似乎是戀愛?」

「戀愛?」一期露出些許訝異的神情。

「不是我要看喔,」鶯丸說,「雖然我對戀愛這種事抱著一定程度的好奇,但不及我的朋友。」

「原來是朋友嗎,」一期一振說,「但這樣範圍還是太廣了,」

「我想也是。」鶯丸雙手一攤,態度明擺著根本不介意能否找到那本書。

他們在鐘聲響起前回到教室,還有許多人椅靠在窗台跟走廊上的朋友聊天。

微風徐徐,一期一振的座位在向著天空的窗戶旁,他依稀能看見一樓走廊某個女孩的裙擺輕微晃動,當然他在意的不是女孩的裙擺,而是她以手背抹過眼角的動作。

「啊啊、鶴丸那傢伙又惹哭女孩子嗎,」鶯丸事不關己的語氣說。

一期順著鶯丸的視線看向一樓的走廊,那抹淺灰色人影正巧消失在通往販賣部的門後。

「鶴丸君嗎……」一期喃喃地說。

「你也認識吧?」鶯丸說,「記得他上個學期擔任過圖書委員。」

「沒什麼印象了。」一期簡略地說。

無關痛癢的謊。

其實那幾天的事情他記得很清楚,不論是新來的圖書委員初次整理書單弄得一團亂、還是某個一年級的女孩不小心將藝術相關的書籍歸類在歷史區,當然,意外撞見告白場面的事他一點也沒忘。

「那些女生也真是不懂什麼叫死心。」鶯丸淺笑地說,「每個禮拜一都跟前來告白的女孩交往,每個禮拜日這段戀情就會結束,如此不變的定律總會有人妄想改變。」

一期對著窗外發呆,鶯丸的話如同沒有溫度的微風,但卻在一期心裡劃出了圈圈漣漪。

「這個禮拜跟鶴丸君交往的人是誰啊?」一期聽見身旁的女孩這麼問。

「好像是二年級的轉學生,」另一個女孩說。

「啊!那個氣質女孩?」

「上課了!」男教師宏亮的聲音催促著學生們回到自己的座位。

一期看著窗外如同棉花般的雲朵,已經不打算放任何一點心思在這堂課上,文學闡述某些偉人的理想,至於那些理想實現於否都不是重點。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抱有理想與執著,反覆咀嚼別人的理想來反省自己的生活態度著實矛盾,但樂此不疲的卻是大有人在。

「好想跟鶴丸君交往喔,」

隔壁的女孩仍偷偷地、小聲地交談著。

「下個禮拜妳早一點來啊,站在校門口等他不就行了?」

「乾脆去他家吧,誰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啊!」

「不行啦,他住得很遠!」

帶著白灰的粉筆飛越過半間教室,不偏不移打在一期旁邊的座位上。

一片靜默之後是女孩們不滿的嚷嚷聲,做錯事被點名還敢跟男老師討價還價的也就只有女孩子了啊,老師笑著說粉筆沒打在妳們頭上已經算是很客氣,一期一振也有同樣的想法。

在下課鐘還沒響起,課堂測驗結束後這個班級賺到二十分鐘的空閒時間,自習這兩個字經由一期的手刷寫在黑板上頭,他的指尖沾染了白色粉末。

將收拾整齊的作業簿抱在懷裡,某個同學替他推開門,三年級的走廊從教室裡不停傳出交談聲。

在畢業之前去跟鶴丸告白吧。

下個星期我就要行動!

果然還是一年級的女生佔盡優勢啊。

即使漫步在走廊也能聽見這些耳語,一年級的鶴丸國永從入學以來就是相當出名的人物,連中學部的女孩子也時常談論他。

一期曾聽過與鶴丸交往過的女生這麼說:『再也找不到比鶴丸君更體貼的人了吧。』

她的個性其實不怎麼討人喜歡,似乎相當愛慕虛榮、也只跟外表出眾的男性交往,與鶴丸交往之前她總愛四處吹噓男女之間的曖昧情事,但和鶴丸交往之後卻變得非常安靜。

像是變了個人,與她同班的女孩都這麼說,變得圓滑且更好相處。

把戀愛比喻為魔法是一種天真浪漫,而那些女孩們深信不移,她們說鶴丸是魔法師,能讓心懷妒忌的人變得開朗風趣。

『像是魔法一樣呢,交往的這七天。』她們說。

如果真有魔法,還真是讓人想親身體驗一次啊,一期這麼想。


(TBC)

评论(3)
热度(49)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