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22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台灣地區預定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淘寶預售的部分,應該預計在7/28結束,印量會以預售為主,原先明信片卡是有個計畫的數量,不過因為保存的問題,預售如果不達印量,就會印少一點,不會多印多發這樣,謝謝:D



一期一振正式踏入職場至今剛好滿三個月,鶴丸國永認為這是相當了不起的事,但一期不以為然,在看見餐桌上擺著四吋大的精緻蛋糕時,更覺得鶴丸實在太過小題大作。

「您到底哪來這麼多時間來做菜?」一期瞠目結舌地望著擺滿菜餚的餐桌,一時半刻真找不到詞來形容眼前的景象。

「有些是現成,」鶴丸說,將乾淨的餐具遞給一期,「你看,那盤炸物、涼沙拉都是今天中午買的,還有蛋糕,」

「……那我就更好奇您怎麼有時間去買了,聽說家醫科這陣子忙到醫師都要過勞,您到底哪來的時間?」一期狐疑地說。

「別那種眼神看我!」鶴丸連忙表示,「我有好好跟他們換班!所以下禮拜開始說不定就變成我要過勞了!」

「是嗎?」一期仍質疑地盯著鶴丸。

「我就那麼不可靠?!」

「不是,」一期移開視線並拉開椅子坐下來,「我只是擔心……醫院那麼忙,您還堅持要負責下廚是不是太累了。」

「怎麼會累?我也不是每天都煮啊。」鶴丸咧嘴笑道。「好啦一期,快坐下來吃飯,」

一期還想多說什麼,但對著鶴丸的笑臉就是說不出口。

想讓鶴丸知道兩人一起生活就應該事事分擔,但現在明顯是鶴丸負擔的更多一點,而每當一期說起這件事,鶴丸總有上百個理由來表明這是他應該做的事。

例如:一期的傷好不容易才好。

例如:一期最近才開始工作。

又例如:一期負責的病患比較難搞。

『您又知道我負責的病患難搞了?』一期好幾次都想這麼對鶴丸說,但也只是想而已。

晚餐過後,餐桌上理所當然還剩下將近一半的食物,四吋大的蛋糕在兩人的努力之下也算是勉強吃完,一期盯著吃撐的肚皮,忍不住要懷疑自己被鶴丸養重了足足有兩公斤之多。

「很好很好。」鶴丸沒由來地點了點頭。

「什麼?」一期懶懶地問。

「我說你有吃飽,這樣很好。」鶴丸笑嘻嘻地說。

「哪裡好?」一期下意識地抱怨,「再這麼吃下去沒過一個月又要增加兩公斤,您是想把我養成胖子?」

「沒有啊,哪那麼誇張,」鶴丸說,「我只是想把你養得稍微豐腴一點,至少看起來比較健康。」

「先說說您自己再來提我吧,」一期皺眉地說,「我看再繼續聊下去,豐腴就會變成肥美。」

「你在我眼裡一直是秀色可餐啊!是隻肥美的兔子喔。」鶴丸揶揄地說。

「那開吃之前該不會要拔毛吧?」一期挑眉。

「不不,拔毛太殘忍,我喜歡活生生又健康的兔子,」鶴丸故作正經地說,卻又突然換了個語氣朝一期撲過去,「不過呢--」

「--哇啊!」一期被撞倒在沙發上咯咯發笑。

「搔搔毛皮總是可以的吧?」

「不、不可以,」一期笑著反擊,無奈躺在下面使他處於弱勢,只能頻頻閃躲鶴丸的攻擊,「噗哈哈--請、請不要再搔癢了!會、消化不良!」

「喔對,糟糕,」鶴丸連忙停手,將一期從沙發上拉起來,「還好吧?會不會想吐?」

「沒那麼嚴重,」一期喘氣地說,「但繼續下去說不定真的會吐。」

「你坐著休息一下,我去收拾,」鶴丸說。

「收拾這種小事,兩個人一起做比較快,」一期說。

「既然是小事那就用不著兩人做啦!」鶴丸說,雙手放在一期肩膀上將他按在沙發上坐好。

「要是真被您給養胖就糟了。」一期說,望著鶴丸俐落地收拾餐桌。

「人生總要胖個一兩回嘛。」鶴丸不假思索地說。

「這是哪來的歪理……?」一期說,「況且我已經胖過了,」

「喔?什麼時候?」鶴丸隨意問道。

「小時候,」一期回想地說,「印象中我比弟弟們都還要重很多,」

「跟弟弟比不算啦,」鶴丸說,「你要跟同齡的孩子比啊。」

「我也不曉得,那時候就是覺得自己很胖,」一期思考地說,「曾經遇過一個不知道哪來的哥哥,好像是說我胖的很可愛,」

「哈?」鶴丸警覺地抬起頭,「該不會是有戀童癖的變態吧?他有沒有亂摸你?」

「那麼久以前的事我哪記得,」一期又陷入回想,「那天我是替弟弟撿掉進河裡的東西,然後……」

「然後?」鶴丸追問。

「想不起細節,」一期笑著說,「只記得溺水,」

「溺水?你不會游泳?」

「會,但那個時候水流很湍急,」一期說,「似乎是那位哥哥救了我,」

「是嗎……」鶴丸多疑地說,「難不成他是行救人的名義來對你上下其手……?」

「您的想像力豐富到可以寫一本書了,國永。」一期笑著說。

「那也是我個人的特色之一。」鶴丸厚臉皮地說。

他將剩餘的餐點都裝進保鮮盒裡,雖然是剩菜,鶴丸就是有辦法把它們排列的讓人看不出來是隔夜菜,冰箱裡還有足夠的新鮮水果,裝了剩菜的保鮮盒被依序堆疊在中間夾層,這是為了讓一期方便取用,鶴丸知道一期的右手還是無法舉太高。

「我想喝咖啡,」一期忽然說。

鶴丸皺眉地看著一期,後者正專注地望著電視,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提起咖啡的事。

「雖然你的傷已經痊癒,但這個時間喝咖啡不好,我們不是討論過這件事?」鶴丸嘮叨地說,「咖啡只能、」

「早上或中午喝,」一期很順地接著說,「而且一天只能喝一杯,我知道,」

「很高興你還記得,一期親愛的,」鶴丸以極度甜膩的語氣說,「那麼你應該記得今天中午才喝過?」

「……您是不是在我的診間裝監視器?」一期緩緩地問。

「醫院到處都有監視器,不過我根本不需要去看監視器,」鶴丸說,「下午送點心過去時我看見你的杯子有咖啡漬。」

「……」一期微瞇著眼瞪鶴丸,「我就喝了那麼一點點。」

「那個杯子挺大呢我記得,」鶴丸假裝回想地說,「好像是某一年醫院的福利贈品?五百還是……啊、七百毫升?」

「並沒有泡那麼多!」一期狡辯地說。

「嘖嘖,」鶴丸拿出整包的即溶咖啡,「單包裝有個好處,那就是我很容易知道你從這裡拿走多少,對吧?」

「……」

「這都是為你好,雖然學生時期我們動不動就喝咖啡,但那時還很年輕,代謝旺盛,」

「現在也沒有多老。」一期說。

「等上年紀才開始限制就來不及了,你受傷後更需要健康的飲食作息,」鶴丸認真地說,「可別說你打算喝咖啡來熬夜研究新病例,就算明天休假也不行,過會兒就去洗澡,然後上床睡覺。」

面對鶴丸國永偶發性的嘮叨,一期一振有時會當作沒有聽見,但鶴丸才不會就這麼放過他。

「一期--一振--!」鶴丸邊喊著就蹲下來抱住一期的腿,「你有聽到我說話吧?怎麼不應聲?」

「當然是因為我很累啊,」一期索性往後癱在沙發上,「累得連走都走不動了喔。」

「是嗎?真難得我的一期一振會這麼使性子。」鶴丸笑著說。

「真難得我的鶴丸國永會那麼多管事。」一期也笑了,他低頭親吻鶴丸。

「原來你嫌我煩啊?」鶴丸輕聲說。

「您不也覺得我很麻煩嗎?」一期說。

「我哪敢。」

他們相識一笑又再度吻上對方。

莫約過了半個鐘頭,他們才手牽著手一起進到浴室。

不算大的空間要擠入兩個成年人著實困難,但他們很有默契,乾淨的衣物整齊疊放在架子上,脫衣服時也不會撞到對方,淋浴間的門必須推到底才有辦法讓兩人進入,關上時還得有個人擠在角落才不至於擋到玻璃門板。

一起洗澡是在一期受傷時養成的習慣,鶴丸仍然擔心一期獨自洗澡會很危險,畢竟水加上泡沫連普通人都要小心滑倒,更何況是受過傷的一期。

他們很珍惜洗澡的時光,有時會互相刷背、有時會笑著將泡沫抹在彼此臉上,他們會親吻、從額頭或臉頰開始,每個吻都飽含溫情的愛意,卻不會跨過情慾的界線。

鶴丸深愛著一期,他有把握會這麼愛到永遠,任何一點可能會傷害到一期的事他自然是不會去做。

一期深愛著鶴丸,他知道這種複雜的情感會永久持續下去,所以愛惜自己變得更重要,只有如此他才能順理成章地愛著鶴丸,當然他還是不認為喝咖啡會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害。

洗完澡之後一期會坐在床邊擦頭髮,沒多久打理好自己的鶴丸就會來替他吹頭,這種相處模式一期已經相當習慣,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國永,」

「嗯?」鶴丸將吹風機的熱風轉小,以順利聽清楚一期的話。

「鶴球很久沒來了。」一期試探地問。

「說不定最近會來喔,」鶴丸說,「我記得小時候很常來找你,詳細的時間倒是不太記得,有張紀錄表在我的手機裡,至於準不準確就很難說,你要看嗎?」

「您認為我看過會比較好?」一期問。

「比較好嗎……應該是吧,」鶴丸說,「畢竟兒時的我很需要照顧,如果嬰兒用品沒事先準備好也很麻煩,」

「先前的奶瓶還在?」

「嗯,還在,」鶴丸說,「就收在冰箱旁的抽屜裡,」

「尿布?」一期沒什麼意義地問。

「在,但能不能用還真無法保證,」

「要是不能用就去買吧,附近的店都有。」一期緩緩地說。

「我也是這麼想。」鶴丸說。

將吹風機關掉,他整齊地把電線收拾好,不意外地看見一期一振已經躺下來,才吹乾的淺藍色髮絲在柔軟的枕頭上散開。

「睏了就睡,不要滑手機。」鶴丸躺在旁邊,他噙著笑意親吻一期的額角。

雖然嘴上說著叮嚀的話,手卻靠過去滑動一期的手機螢幕。

「怎麼?最近迷上購物?」鶴丸說,手機螢幕裡是線上購物平台。

「請不要亂點,我還沒看完。」一期抱怨地說,但他雙眼看來已有些無神,顯然不太清楚自己看了什麼。

「育嬰用品我還懂,」鶴丸憋笑地說,「不過你現在點到驗孕棒了知道嗎?」

「!」一期手滑,差點將這樣不需要的商品加入購物車,他睡眼惺忪地瞪了鶴丸一眼,「別以為我沒注意到,這明明是您點的頁面。」

「不是喔,我只是滑動頁面而已,沒點商品,」鶴丸說,也不管一期的反應,他順手將發光的機子抽走,設定成飛航模式後放在床頭櫃旁充電,「你累了,睡吧。」

「您最近很喜歡拿這種對小孩說話的口氣來應付我?」一期不滿地說,他順從地躺下來讓鶴丸替自己蓋上被子。

「怎麼樣?能體會我以前的感受了?」鶴丸說。

「那是因為穿越過來的您比我小,」一期說。

「你現在就比我小啊,」鶴丸笑道,「我們差兩歲,該不會忘了吧?」

「確實常常忘記……」一期說,「畢竟您總是有些不合年齡歲數的舉動。」

「是嗎。」鶴丸俯下身親吻一期的鼻尖。

看見戀人被他的髮梢騷癢發笑,鶴丸不由得感到心暖。

「晚安,一期。」

一期點頭,發出一串喃喃呼聲就進入夢鄉。

鶴丸再花了點時間梳理一期的短髮,直到他聽見規律的呼吸聲,才放心地抽開手,下床的動作又輕又緩,他還有些事情要做,必須在一期睡著的時候。

鶴丸的身影緩緩走向房門,但他並沒有出現在客廳,彷彿穿越一扇門就此消失無蹤。

自從答應一期不會穿越未來,他就沒有再主動踏進時空隧道,而依照他的個性也不會想回到過去,但這次的動機不同。

鶴丸忽然很想去看看一期小時候的樣子。

於是他想著一期敘述的事件穿越回到過去,說實話,這也不是第一次。

過去的這一天氣候宜人,在鄉下地方尤其更使人心曠神怡,暖陽同微風吹拂著白花野草,河堤下有一群孩子正在岸邊潑水玩樂。

一期一振不在那群孩子當中。


(TBC)

评论
热度(44)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