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8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台灣地區預定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請不要這麼想……」一期苦笑地說,「您並不是事件發生的主因,」

「但卻是讓你受傷的主因,」鶴丸君自責地說,「我……未來的我怎能看著你受到傷害?這些事都不該發生,」

「如同我現在想對您說的話,未來的您也經歷過這些,」一期說,稍微移動有點不太舒服的雙腿。

「你要去躺著吧?」鶴丸一直在注意一期的動作,他很清楚陽台旁那張新買的躺椅是為了讓一期一振過得更舒適。

「對,」一期失笑地說,「不過可能得麻煩您扶我過--?!鶴、鶴丸君--」

「我抱得動你,」鶴丸君乾脆地說,雖然看起來有點吃力,但他確實將一期穩穩地橫抱在懷中,「現在的我跟這個時空的我身高一樣,力氣也不會差太多。」

「那就麻煩您了,」一期帶著不自然的語氣說。

「我和他是同一個人,」鶴丸君強調地說,「他能照顧你,我也可以。」

將一期穩穩地放在躺椅上,鶴丸君還貼心地替一期蓋上薄毯。

「您更小的時候還會對著國永前輩喊『叭啪』,現在不喊了?」一期調侃地說。

「誰要喊啊,」鶴丸君彆扭地搔著後腦說,「以前不懂事,到底怎麼會喊成『叭啪』我也不知道。」

「我倒覺得挺可愛的,」一期說。

「現在還覺得我很可愛?」鶴丸君挑眉地問。

「是啊,總會有可愛的時候,」一期笑道。

「可愛的人明明是你啊,」鶴丸君笑著說。

隨著這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他們之間的氣氛漸漸緩和下來,鶴丸君不再表現出自責的態度,一期也不主動提起事故的話題,多半是聊著沒有結論也不重要的事。

鶴丸君提到畢業前夕的事情讓一期很懷念,一期聊到最近的正餐菜色也讓鶴丸君很感興趣,他們一來一往吐露著近況,就像許久不見的老友侃侃而談。

從對話中一期知道,鶴丸君還不太能控制穿越的著陸時空,但可以大概知道自己會掉落在哪個位置,回到原本的時空則是比較容易。

「所以,如果您現在專心地想著自己的時空點,就能順利回去?」一期問道。

「是啊,」鶴丸君說,「畢竟我穿越時空是由『想念』而觸發,對我來說想念自己的時空不是什麼難事,」

「這樣啊,很難想像那種感覺,」一期敬畏地說。

「很普通啦,」鶴丸君聳了聳肩膀,「從小就有的能力到這種時候早習慣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一期,我幫你換衣服好不好?」

「換衣服?」一期愣愣地看著鶴丸君。

「天氣很熱,你應該很難受……」鶴丸君誠實地說。「你大概不可能讓我幫忙換藥,那換衣服總可以吧?」

一期當然不可能讓鶴丸君幫忙換藥,若是傷口被仔細看過,鶴丸君一定很快就能猜出那是被熱油燙傷的痕跡。

「您的思維也真是奇怪,」一期說。

「我只是想幫點忙,」鶴丸理所當然地表示。

「那……就麻煩您替我拿一條毛巾過來吧,」一期說。

他看著鶴丸君走進臥室又走出來,將毛巾交給他之後卻沒有坐下。

「鶴丸君?」一期喚道。

「我去洗衣服。」

鶴丸君說著一溜煙又衝進臥房,將呆愣住的一期獨自留在客廳。原以為鶴丸君將衣服扔進洗衣機就會回到客廳,但他卻沒有閒下來,反而開始忙碌地打掃客廳。

「您怎麼突然?」一期訥訥地問。

「我想為你做點事,」鶴丸君認真地說,「這陣子我忙著畢業論文,除了做飯之外的家事都是你一個人完成,」

「不會做飯還真是抱歉……」一期乾笑地說。

「連床單跟枕頭也都是你洗的,」鶴丸君說,「還有倒垃圾,」

一期終於想起那早已過去的歲月時光,在鶴丸忙著準備畢業論文的時候,那可說是水深火熱,當然不可能有時間做家事,一期一振包攬好幾個禮拜的家務,只希望能讓鶴丸專注地準備畢業。

「現在開始就換我來照顧你,」鶴丸君拍著胸口說,「我要成為能讓你依靠的人。」

這句話誠懇動聽的話聽起來很耳熟,但一期並沒有感動也沒有回想曾在哪裡聽過,他望著鶴丸君的雙眼,忽然覺得寂寞地有點想哭。

「你想做什麼記得喊我一聲,別顧慮太多。」鶴丸君沒注意到一期落寞的神色,自顧自欣快地開始處理家事。

從沙發上的棉絮到地毯上的雜毛,從窗簾頂端的灰塵到門縫下的細沙,鶴丸君幾乎任何一處角落都沒有放過,他決心要替一期盡一份心力,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就這麼打掃了近三個鐘頭,直到鶴丸回來,鶴丸君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停手。

「你們晚飯想吃什麼?」鶴丸習慣地問。

「晚飯我做吧,」鶴丸君忽然說。

「你?」鶴丸頭也不抬地將食材都放入冰箱,「剛剛才做完打掃應該很累吧,去洗個澡休息一下。」

「我不覺得累,」鶴丸君堅持地說。

「鶴丸君,」一期無意識地喚道,這一喊,兩個鶴丸都望向他。

「什麼事,一期?」鶴丸君柔聲問道。

一期一振好一會兒才注意到自己剛才喊住鶴丸君,他感到有些慌亂,心中的話還沒組織完成就脫口而出:「您不回到原本的時空嗎?」

聞言,鶴丸君臉上閃過一絲不快,但他很快就掛起笑容。

「不急吧,我還想再待一下子。」鶴丸君說。

這句話讓一期沒由來地感到難受,他困惑地將手放在心口上,不理解自己是在難過什麼。

「獻殷勤也別太過頭啊,」鶴丸無所謂地說。「如果想留下來吃晚飯就先去洗澡,怎麼搞得會滿臉都是灰?」

「你管不著!」鶴丸君不服氣地說,但他還是很快地跑進臥房裡準備洗澡。

一期一振盯著臥房的門發愣,心慌的感覺始終沒有散去。

「!」

忽然他趕到臉上一涼,抬頭就看見鶴丸的笑臉。

「喝嗎?」鶴丸說,手上拿著鋁箔包裝的蘋果汁。

「謝謝……」一期說。

「怎麼啦?有心事?」鶴丸問,將戳上吸管的果汁交到一期手中。

「我……只是在想,」一期緩緩地說,他覺得心裡很不踏實,「鶴丸君不趕快回到他的時空……沒關係嗎?」

「沒關係吧,」鶴丸回答。

鶴丸的答案讓一期感到無措,原以為鶴丸會想把鶴丸君趕回去,沒想到竟然會聽到這樣的回答。

「他只是想照顧你而已,」鶴丸輕笑地說,「就算回去也很快就會再來,這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愧疚到一秒都不想離開你,所以就讓他為你做點事也無妨。」

「是嗎……」

一期覺得彷彿有什麼沉甸甸的東西往胃裡墜,他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感到難過失落,這種感覺很複雜,甚至找不到任何相似的事件來做比喻。

「這陣子我大概也會外出,」鶴丸忽地說。

鶴丸的視線看向窗外,並沒有與一期交會。

「嗯,我知道了。」一期回答,沒有讓心中的不安裸露出來,他明白鶴丸所謂的『外出』是怎麼回事,儘管心中覺得不妥,卻找不到阻止鶴丸的理由。

 

 

接下來這幾天就如鶴丸所說的一樣,鶴丸君雖然會回到原本的時空,但總是很快又會再穿越過來,有時連鶴球也會跑來湊熱鬧,鶴丸也會趁鶴丸君在的時候離開,因此鶴丸君要照顧的對象一下子就變多了。

儘管如此,面對一個傷患和一個孩子,鶴丸君從來沒有露出過不耐煩的神情,反倒是一期一振,每當他看見鶴丸君手忙腳亂時,總會感到相當愧疚。

「他會不會吃太多草莓?」望著嘴角紅通通的鶴球,一期擔憂地問。

這麼小的孩子自己吃掉一盒草莓似乎不太好,就算有這樣的認知,一期一振卻無法扳起臉孔來約束一個孩子。

「會嗎?」鶴丸君將另一盤草莓交給一期,「我在想他是不是沒有吃飽,剛才午飯他吃得不多,」

「吃很少嗎?」一期皺眉地說,「這樣不行,他是不是一直在吃零食?」

「我也不太清楚,」鶴丸君愣愣地說。

此時鶴球已經吃光整盤的草莓,大大的眼睛正渴望地盯著一期手中的盤子。

「不行,」一期連忙說,「您不可以把草莓當飯吃,剩下這些就等晚餐後再說吧。」

小鶴球似乎不太高興,只見他鼓起臉頰,甚至還把臉偏向一旁不看一期。

「不論您怎麼鬧脾氣,不可以的事情就是不可以。」一期認真地說。

眼見一期沒打算來安撫他,小鶴球惶惶不安地扁起嘴。

鶴丸君見狀,連忙坐到一期身旁,想讓氣氛別那麼僵持。

「你這麼生氣?」鶴丸君試探地問。

「談不上生氣,」一期小聲地說,「但總是要讓他知道那樣對身體不好,該不會您到現在還會吃草莓果腹吧?」

「沒有沒有,」鶴丸君連忙搖頭地說,他怎麼也不想讓一期更擔憂。

說實話,一期也知道自己最近情緒不太穩定,雖然不至於大發脾氣,但對許多事都感到力不從心。

這自然是因為這個時空的鶴丸國永不在身旁的關係,而一期一振很清楚鶴丸不在的時間大概都前往了未來。

有時鶴丸從未來回來會帶著安心卻又擔憂的神情,一期沒有問他在未來看見什麼,鶴丸也不會主動提起。

而短暫的停留幾天,鶴丸國永就立刻會再前往未來。

大多數的時間,一期都是和鶴丸君或鶴球待在一起。他知道鶴丸君已經對所屬時空的一期一振提出分手,他想起過去自己為了這件事傷心難過,現在看見鶴丸君抹去難過的態度著實使一期無法接受。

一期一振發現鶴丸君根本不願正視這件事,彷彿要將自己與戀人分手的事當作沒有發生,更嚴重的是一期注意到,鶴丸君是藉由與他相處來忘記那些事。

 

(TBC)

评论(8)
热度(41)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