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5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台灣地區預定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覺得應該有個警告但不曉得該怎麼警告,請各位平常心閱讀(? 這幾天會日更至完結,謝謝持續關注的太太///



「是的,很多小孩子圍著氣球看呢。」一期笑道。

鶴丸呆愣地望著一期,他終於不再喘氣,但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皮膚上又麻又刺的觸感引人發癢,他眼泛淚光,一下子將一期一振抱進懷裡。

「國永前輩?怎麼了?」

「沒什麼,沒事,」鶴丸緊緊將一期抱進懷裡,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他無法將此刻的心情轉換為言語,像是有太多想感激的事而不知道該先從哪一件說起。

終於成功讓一期平安了!

鶴丸內心激動地想著,一期沒有停留在那裡買冰淇淋,就代表這個意外已經度過了吧?而且鶴球也平安無事,根本沒有受到傷害。

他想把這件事跟一期分享,想讓一期知道這就是自己一直想達到的目標,但為了不讓一期大驚小怪又過度擔心,鶴丸選擇什麼也不說。

「國永前輩?」一期再喊了一次,他困惑地說,「您的舉動很奇怪,到底怎麼回事?」

「不,真的沒什麼,」鶴丸歡快地說,「你啊!稱謂別用了!」

「您至少給我一點時間習慣啊,」一期說,狐疑地望著鶴丸的臉,「我還是覺得您在隱瞞什麼事。」

「哪有啊,」鶴丸說,看著公園旁的洗手台,「我洗個臉,太急著來找你們所以還沒刷牙呢!」

「那您這麼著急又是為什麼?」一期追問,看著鶴丸潑濕自己的臉。

鶴丸吐掉口中的生水,他理所當然地表示,「當然是想跟你們在一起啊!」

「是嗎……」

「嗯!鶴球好多了?」鶴丸開始轉移話題。

「應該是吧,早上就退燒了,他吵著要吃冰淇淋,」一期說。

「我懂,退燒之後會特別想吃冰,」鶴丸笑著說。

公園裡的冰淇淋車此刻已經移到公園入口,還有幾輛販售炸物的攤販,鶴球雙眼發亮地看著冰淇淋車,顯然對其它食物沒有興趣,他動手扯了扯一期的衣角。

「我知道,」一期安撫地說,並轉頭看著鶴丸,「我們去買冰淇淋,」

「嗯,」鶴丸抹掉臉上的水滴,「我跟你們一起去。」

「要買幾支?」一期問。

「一支就夠了吧,我們分著吃。」鶴丸說。

「來吧,鶴球,」一期牽著孩子的手,微微低著頭問,「要什麼口味的冰淇淋?」

「草莓!」鶴球大聲地說。

「好的,請牽好我的手喔。」

聽見一期這麼說,鶴丸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

「嗯!」鶴球重重地點頭,小手捉著一期的手指不放。

忽然一大群鳥兒飛過來停在冰淇淋餐車旁,幾個孩子在那裡丟擲麵包吸引麻雀,鶴丸睜大雙眼覺得這個畫面太過熟悉,但這不可能,在記憶中的場景是湖邊,這裡根本沒有湖。

幾台推車從身旁經過,上頭是裝著水與冰塊的塑膠箱,裡頭還有很多瓶裝水與飲料,嘩啦啦的聲音聽來格外清涼,卻讓鶴丸覺得非常刺耳。

不過是幾箱水而已,鶴丸怎麼想都覺得毫無關聯,但他還是急忙地走到一期身旁,心中不安的感覺像墨水滴進清水中渲染擴散。

「哇--小心一點!」

一聲悶哼,鶴丸看見不穩的推車使水箱傾倒,清澈的水混著冰塊與寶特瓶淹沒了花圃,來不及被土壤吸收的水分使花圃看起來就像一座小湖,鶴丸一回首,就看見公園入口處以巨型氣球做成的城門在強風中不斷晃動,綁著氣球的繩索拉得很遠,有一條就固定在旁邊的大樹上。

「小心融化。」他聽見一期說。

鶴球心滿意足地捧著甜筒,上頭那球灑了糖粉的冰淇淋是漂亮的莓紅色。

「一期一振!」他慌張地喊道,一期抬眼就與他對上視線。

幾個孩子追逐之下撞到攤販的立牌、而立牌倒下來又壓到充氣用的發電機,充氣城門傾倒、灰到斑駁不堪的繩索拉扯彈開,臨時搭建的遮雨棚也跟著倒下--

鶴丸急忙將一期拉開,軟塌的巨型氣球如同巨大陰影壟罩住他們,有一種歡騰的滋滋聲誇張地蔓延開來,薰人的熱氣被困在緩緩飄下的帆布之中。

鶴丸拉著一期跑出陰影,卻驚恐萬分地感覺到一期正癱坐下來,他顫抖地回頭看見一期單手摀著鶴球的雙眼,沉重骯髒的帆布一角蓋住一期的雙腿。

「一期?」鶴丸試探地喊道,他知道帆布不可能壓傷一期的腿。

「請將、鶴球抱走,」一期咬牙艱難地說,看來已無法移動分毫。

鶴丸看見帆布下浮出一層褐黃色的油漬,一旁的餐車被扯得東倒西歪,還冒著煙的油鍋就倒在餐車邊、就在一期一振身旁。

「快叫救護車!」某個人顫聲大喊,「有人被熱油燙傷了!」

「一期!很疼吧?!」

鶴丸焦急地蹲在一期旁邊,正打算掀開那塊骯髒的帆布,但一期卻捉住鶴丸的手堅決地搖了搖頭。

「不能讓鶴球看到、這種不堪入目的畫面。」

鶴丸覺得視線漸漸模糊起來,他甚至不敢想像一期的雙腿將會變成什麼模樣。

親眼看著戀人再次為自己犧牲付出,鶴丸心裡的堅強正逐漸瓦解,他可悲地發現自己終究是個愛哭鬼,看著身受重傷的一期,鶴丸自責卻什麼也做不了。

「國永,」一期出聲喚道,這一聲便將陷入悲傷中的鶴丸給帶回光明世界,他輕拉住鶴丸的指尖,語氣堅定地說,「別讓您堅強的意志在這裡崩潰,我需要您,請務必堅持下去。」

聽見一期的話,鶴丸反握住他的手,另一手抱著顯然已經嚇壞的鶴球,硬是將淚水吞回肚子裡,「嗯,放心依靠我吧。」

得到鶴丸的保證,一期才終於放鬆下來,「把鶴球帶走。」

「好。」鶴丸聽從一期的指示將鶴球帶離現場。

鶴球消失的畫面不能被任何人看見,因此鶴丸只能將一期交給護理人員照顧,自己則是冷靜地把孩子帶回家。

時間分分秒秒過去,鶴丸覺得如坐針氈,鶴球似乎感受到他的情緒,小小的手緊握著大大的指尖不肯放開。

「一期怎麼了?」鶴球稚嫩的嗓音擔憂地問。

「他……」鶴丸遲疑地說,「他沒事,只是有點受傷,要去看醫生。」

「要打針嗎?」鶴球帶著哭腔問。

「不用,」鶴丸安撫地說,「他會好的,」

「一期什麼時候回來?」鶴球又問。

「很快就會回來,」鶴丸淡淡地說。雖然表面上保持著冷靜的模樣,內心卻相當焦急,一想到一期忍痛的模樣,他就覺得非常難過。

「叭啪不要哭,」鶴球像小大人似的拍了拍鶴丸的腿,「不要哭,一期很快就回來。」

被兒時的自己安慰這種感覺實在很怪,鶴丸已經不記得年幼的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或許也同樣掛心著一期一振吧?還是在為來不及咬一口的冰淇淋難過?

他們在沙發上呆坐了一個多鐘頭,鶴球小小的頭顱開始輕微點動,鶴丸見狀便將孩子抱進懷裡。他已經很習慣照顧兒時的自己、也很習慣見到兒時的自己。

有人說跨越時空的理論只能看見殘像,在不同重力的情況之下,你若試圖影響別的時空就可能毀滅自我,但鶴丸認為這個理論是獨見,不能套用在所有穿越時空的實例身上。

他轉念又想,會發表這種理論的人大概都沒有穿越的經驗,又怎麼可能提出合理的科學解釋?

關於跨越時空這種事,鶴丸認為比起科學其實更像奇幻,像是有個魔女對他開了個惡劣的玩笑,也像是他誤飲了某種魔幻藥水,這種超脫現實的情節即使親身經歷仍無法完全相信。

鶴丸摸著鶴球熟睡的臉,親手觸碰到兒時的自己這種感覺並沒有什麼特別,如果不去多想,他就當趴在腿上安睡的人只是個普通的孩子。

有誰能理解這種感覺?

這孩子是兒時的自己,理智上很清楚他長大之後就是現在的自己,即使如此他存在這個時空仍有自我意識,他們依舊是不同的兩個人。

鶴丸不知道該怎麼排除這種惶恐,他的心理病從來就沒有治療的途徑,這樣的惶恐會逼瘋一個正常人、會使心志堅強的人日漸崩潰,尤其他還看著一期一振受傷,如同被逼迫看完一齣爛劇。

他陷入悲劇的迴圈當中,直到鶴球已經消失好一會兒才終於回過神來,天黑了,鶴丸站起來活動僵硬的四肢,猜想他剛才是不是睁著眼睡著了。

「得去找醫院。」鶴丸自言自語地說。

初夏的夜晚帶著水氣,鶴丸在情緒緊繃的情況之下只覺得黏膩難受。

他趕來醫院,消毒水的氣味早已非常習慣,急診室裡寧靜安詳,有些低語的聲音,鶴丸到櫃檯詢問一期一振的情況,雖然早已超過會面時間,他還是得到進入加護病房的許可。

「國永前輩。」

才踏進病房,鶴丸就聽見一期的呼喚,這個聲音與以往沒有差別。

「都說不用稱謂,」鶴丸不厭其煩地說,伸手蓋住一期的臉頰。

「要是不加上稱謂,我說不定會把您跟鶴球搞混。」一期說。

「需要我提醒你嗎?」鶴丸說,彎下腰親吻一期的唇。

「真是不能小看您的堅持。」

「敢小看我可是會吃虧的喔。」鶴丸說,以指尖碰了碰一期的眼角。

一期一振雖然維持著淺淺的笑容,但鶴丸看得出來他現在相當難受。

「剛才護士來通知要轉到普通病房。」一期說。

「嗯,我知道。」鶴丸說,瞥了一期的雙腿一眼,燙傷的部位被層層包起,他自然是看不到傷口有多麼嚴重。

「沒有你想得那麼慘,」像是發現鶴丸在擔心的事,一期溫和地說,「熱油濺出來之前爐火已經熄了,所以……還滿痛的呢。」

看著一期露出苦笑,鶴丸的笑容更加苦澀。他知道一期的意思是燙傷會痛就代表還救得了,要是不痛才真的令人擔憂。


(TBC)

评论(10)
热度(42)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