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4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台灣地區預定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鶴丸正俐落地將一顆蘋果削去外皮,鮮紅果皮掉在水槽中片片疊起,果香緩緩蔓延出來。

「您真的很擅長做這些事,」一期說。

「有嗎?一直都是這樣吧,況且削蘋果而已,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啊。」鶴丸說,蘋果被切開來去籽,沒一會兒整齊切片的果肉被排列在盤子中央。

「從我們同居以來,負責下廚的幾乎都是鶴丸前輩您呢。」一期說,習慣性地撫摸輕拍著孩子的背。

「那是因為我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你看啊,」鶴丸笑著說,端著蘋果到餐桌旁坐下來,「怎麼樣?覺得我男友力很高?」

「是啊,與您相比我簡直無顏面對,」一期同樣玩笑地說,「我下廚的次數少之又少,還有一次蛋炒飯整盤都焦了,真是糟糕。」

「你不需要做這些,全都讓我做,」鶴丸說,將一塊冰涼的蘋果交到鶴球手裡,「這樣你才有更多時間來照顧『我們』。」

鶴球張開紅潤的小嘴含在蘋果上廝磨,好不容易終於咬下一口在嘴裡緩慢嚼動,隨著果汁滑入空蕩蕩的胃袋,他漸漸開始有了食慾。

「吃慢一點,要是吐出來反而難受。」鶴丸對孩子說。

鶴球根本沒時間搭理鶴丸,他賣力地嚼著蘋果,右手上的還沒吃完、左手又想再拿一塊。

「看樣子是沒問題了,會吃就會好,」鶴丸笑著說。

一期望著鶴球吃蘋果的神情,忍不住輕笑著拿紙巾替孩子抹去唇角殘渣。

「笑什麼?」鶴丸溫柔地問。

「我只是忽然想到,要是旁人看見這副景象,不論是誰都能合理懷疑鶴球是您的孩子呢。」一期說。

「哈?我看起來有這麼像個當爹的?」鶴丸訝異地說。

「倒不至於,」一期說,「不過鶴球真的很像您的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鶴丸瞭然地說,「你是要說我們的習慣啦、表情啦、還有動作之類的很像吧,但也有可能被當作我弟弟啊,」

「身旁的朋友誰不知道您是獨生子?」一期問。

「這倒也是,大家都知道你弟弟超級多,」鶴丸笑道。「不過我覺得鶴球的習慣動作跟你比較像,」

「意思是您跟我有一部分相似?」

「應該說從小被你教導養育的關係,總會有很像的地方。」鶴丸思考地說。

「啊,」

「怎麼了?」

「光忠君有說過類似的話,」一期回想地說。

「光忠?他說了什麼?」鶴丸好奇地問。

「嗯……好像是說我們拿筷子的動作很像,」一期不確定地說。

「筷子?」鶴丸愣了愣,「很像嗎?」

「我也不知道呢。」一期陪笑地說。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之間肯定還有更多相像的事!」鶴丸笑道。

鶴丸不喜歡自己被拿來與旁人比較,但若是跟一期相比那自然是另當別論。他從小就認識一期,甚至在相識的過程中漸漸產生依賴,從一期身上感受到的那些安心連父母也給不起。

當安心轉變為依賴、渴求、甚至是嚮往,鶴丸這才終於發覺,他不停在追逐一期的腳步,但這場追逐並沒有使他不愉快,反而讓他覺得自己非常幸運,一期總是會回頭對他微笑、總是彎下腰牽起他的手。

鶴丸還記得小時候,自己總會看著一期的背影想:什麼時候我才能與這樣的一期一振並肩而行?

當他一廂情願地以為這場追逐不會有停止的一天時,他忽然就跳躍到未來的時候,甚至看見一期受傷的模樣。

追逐終止了啊,鶴丸想著,是他毀了一期一振的未來。

「好像又要睡著了。」一期輕聲說。

孩子手上還捏著蘋果,雙眼卻已經闔上,他倚靠在一期的懷裡,沒一會兒小小身軀就軟了下來。

「抱進去睡吧。」鶴丸說,把蘋果從孩子手中拿開。

看著一期替鶴球擦拭雙手與臉頰,鶴丸心中始終有股躁動揮之不去。戀人這麼溫柔地對待兒時的自己,他在一期臉上看出滿心的愛與關懷,這種被幸福包圍的感覺能夠親眼見證又是另一種感觸。

他被愛著、被呵護著,以旁觀者的角度可以看見很多自己未能注意到的事。

原來一期一振在照顧生病的他時,臉上是那樣的表情啊,鶴丸想著。

「鶴丸前輩,您要不要也睡一下?」一期問,鶴球已經被他抱進房裡。

鶴丸望著一期擔憂的神情發愣,現在已經凌晨三點接近四點,在過不了幾分鐘太陽就會從東邊升起,並以柔和卻又炙熱的光芒照亮大地。

「鶴丸前輩?」見鶴丸沒有反應,一期走過來輕輕摸著鶴丸的額頭說,「該不會您也感冒了?」

一期的臉色說不上太好,時時刻刻照顧著孩子不論是誰都會神經緊張。

「您還是睡一下吧,我會照顧鶴球,」

瞧瞧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這傢伙到底把別人看得多重要?

「鶴丸前輩?」一期擔憂地呼喚著。

「我沒事,」鶴丸說,握住一期的手放在唇邊親吻。

「但您看起來很沒有精神,」

「一期,」

「?」

「換個方式喊我的名字。」鶴丸突然地說。

「哎?」一期愣了愣,他發現鶴丸的眼神變得深沉又複雜,好似乘載過多無法化解的依戀,他不知道鶴丸此刻怎麼想,卻知道鶴丸的執著與脆弱是相輔相成。

只要一句話就能讓鶴丸不再被自己的脆弱傷害,只要一句真心的呼喊就能讓鶴丸確信執著能得到回報。那就是----

「國永……」一期相當虔誠地呼喚這個名字,「國永前輩。」

鶴丸隨即露出幸福的微笑,他稍微咧著嘴,看起來就像個還沒長大的孩子。

「稱謂就免了吧!」鶴丸說。

當晚為了不吵到鶴球睡眠,他們在臥房的地板打地鋪窩著睡,僅僅四尺寬的空間要睡兩個成年男性多少有點擠,但他們的睡姿都不至於太誇張,緊挨在一起還是能睡得相當安穩。

這個時節還不需要空調,風扇的聲音卻已讓人聯想到金茶色的炎炎夏日,鶴丸沉睡中的嘴角隱隱彎起,他聽見一期一振的聲音。

『要什麼口味的冰淇淋?』

『草莓!』這是鶴丸自己的聲音。

『好的,請牽好我的手喔。』

『嗯!』鶴丸重重地點頭,小手捉著一期的手指不放。

在冰淇淋車旁有很多鳥兒在啄食粟米,幾個孩子好玩地在那裡丟擲麵包,旁邊是一座人工湖泊。鶴丸看見一期正在跟冰淇淋車的老闆說話,突然強風颳起,架設在湖邊的巨型充氣球隨風搖擺晃動。

他緊盯著氣球,有幾條白色繩索連接氣球綁在欄杆與樹木上。

『小心融化。』

聽見一期的聲音,鶴丸這才發現莓紅色的冰淇淋甜筒已經被他抓在手中,總覺得心裡惶恐不安,他抬頭望著一期,忽然有片巨大的陰影將他們完全壟罩----

「!」鶴丸無聲地驚醒,心臟缺血般劇烈跳動著,他喘了口氣之後緊摀著嘴。

夢境太過真實,如果換做別人大概能稱之為預知夢,但鶴丸知道這不是預知夢,而是小時候曾發生過的事。

這是一期第二次為他受傷的場面,偏偏他怎麼也回想不起究竟是為什麼會受傷。

「一期一振!」鶴丸急忙呼喊,卻發現身旁根本沒有人,「一期?鶴球!」

孩子也不在床上,陽光照亮整個臥房,鶴丸急忙衝出房間,卻發現整間屋裡就只剩自己。

「手機!在哪裡……」鶴丸著急地亂翻桌面,想起他睡前把機子帶進臥房,跑回房裡踢亂棉被,拿起手機就看見一期一振傳來的訊息。

『帶鶴球去公園的園遊會。』

鶴丸連忙按下通話鍵,三步併做兩步衝出家門,公園就在兩個街口外,只要他全力衝刺、大概五分鐘內可以趕到。

「一期!」電話一接通,鶴丸就氣急敗壞地吼道,「你們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不要靠近湖邊!到公園的入口處等我!」

「發生什麼事了嗎?」電話那頭的一期問道,「您聽起來很喘,沒睡飽?還是感冒了?」

「我沒事!反正你們現在立刻到公園入口處等我,知道嗎?」鶴丸叮嚀地說,「哪裡都不要去,現在就到入口處等我!」

掛了電話,一期站在冰淇淋的餐車旁,他完全不理解鶴丸這通電話的用意是什麼,但他還是牽著鶴球的手緩緩往公園入口走去。

「冰淇淋?」鶴球拉著一期的手問。

「我們去入口那裡等一下,」一期說,「去找……」

他遲疑地停頓,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鶴球說現在是要去等鶴丸。

「叭啪?」鶴球像是發現一期的想法,他小小的腦袋歪著頭問,「叭啪來了?」

「嗯,對。」一期不確定地笑著說。

畢竟鶴丸不是鶴球的爸爸,但眼下他也不曉得該怎麼向個五歲的孩子解釋。

「一期!一期一振!」

才踏出公園就聽見鶴丸的呼喊,一期牽著鶴球站在人行道上,看著鶴丸跑到他們面前。

「鶴、國永前輩……」一期帶著些許害羞的語氣說,「您不用這麼趕,」

「你們、沒做什麼別、的事吧?」鶴丸氣喘吁吁地問,「沒買冰淇淋?」

「沒有,」一期愣愣地說,看著鶴丸抹掉臉上的汗水,「本來要買,但接到您的電話,」

「本來要買?」鶴丸好不容易鎮定下來,「你本來要買?所以、所以沒買?」

「是啊,」一期莫名其妙地望著鶴丸,完全不懂鶴丸想表達什麼。

「冰淇淋車?在湖邊?」鶴丸追問。

「嗯,」

「還、還搭了巨型氣球?」鶴丸又問。

「是的,很多小孩子圍著氣球看呢。」一期笑道。

鶴丸呆愣地望著一期,他終於不再喘氣,但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皮膚上又麻又刺的觸感引人發癢,他眼泛淚光,一下子將一期一振抱進懷裡。


(TBC)


评论(4)
热度(55)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