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3

現趴!

時空跳躍,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台灣地區預定頁面 or 淘寶預售頁面 

預定已經開放,請自行選擇上面的連結下單!




鶴丸國永始終記得他每一個小小的煩惱,也記得當他煩惱過度時總會不自覺穿越到未來,依賴一期一振已經是根深柢固的習慣,所以上一次高中時期的自己來到這個時空與一期共度一晚,這件事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十六歲穿越時空的那一晚他在一期的懷裡安睡,不再煩惱一期對自己的看法之後他釋懷許多,當時一期的擁抱有多麼令人安心、多麼溫暖他記憶猶新。

鶴丸深知自己對一期的佔有慾望有多麼深重,但他其實不太會對過去的自己大吃橫醋,因為鶴丸瞭解,一期對過去的自己溫柔是既定的事,也是他有實際體會到的事。那些偶爾表現出來的不滿不悅,只不過是不希望一期為他的事太過疲憊操心罷了。

就像現在,明明十六歲的鶴丸君前幾個禮拜才離開這個時空,五歲的鶴球就立刻來報到,這真是讓他們嚇得措手不及。

「您不知道鶴球會在這個時候穿越?而且還是發燒的狀態?」一期抱著渾身發熱的孩子問道,一手還笨拙地拍著小孩顫抖的背脊。

「我記得但是不知道是這種狀態!」鶴丸急忙地滑動手機螢幕,裡頭全是與未來的自己確認過的穿越紀錄,「那傢伙居然忘了告訴我是發燒的狀態!」

「都已經五歲了,難道您沒有一點記憶?」一期困惑地問。

「我只要不舒服就會想來找你,這麼幾次下來誰還會記得啊,」鶴丸沒好氣地說。

「鶴球看起來很難受,」一期擔憂地說,「怎麼辦?也不能去醫院,」

「只不過是發燒,放著一會兒就會退燒了吧,」鶴丸說,「你看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嗎?表示這個發燒不會把我怎麼樣,你別那麼緊張。」

「這可不行,」一期嚴肅地說,「雖然您說的是事實,但鶴球現在很難受也是事實,我不能放著他不管。」

語畢,一期將鶴球放在床上,才轉身要去拿冰枕時鶴球卻嚎啕大哭。

「你陪他吧,我去拿,」鶴丸說。

儘管一期沒有說要拿什麼,鶴丸卻很清楚現在應該準備哪些東西,他先去拿了冰枕、接著準備溫度計、乾毛巾與幾個塑膠袋。

將裹著乾毛巾的冰枕交給一期,鶴丸才在床邊坐下來,看見一期輕輕將冰枕放在鶴球小小的頭顱下,鶴丸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感。

「三十九度。」一期憂心忡忡地盯著耳溫槍看,「過一會兒再量吧,如果不要持續升溫應該就可以穩定下來。」

此時鶴球正昏昏沉沉地闔上雙眼,生病使孩子更容易疲憊,只見他雙手攤放在臉頰兩旁,神色也漸漸放鬆。一期為他蓋了條很薄的棉被,以手背悄悄觸碰他軟嫩的臉。

「真是一副發育不良的模樣呢。」一期悄聲說。

「會嗎?」鶴丸也壓低音量。

「是啊,比我弟弟們還要矮小。」

鶴球翻了個身繼續睡,臉頰熱得發紅。

「我小時後吸收不好,」鶴丸說,「兩歲之前好像常常吐,體型也比同齡的孩子小很多,」

「看得出來,當您說鶴球兩歲多時我還沒有懷疑。」一期輕笑地說。

「那次你是怎麼發現的?」鶴丸問。

「那次啊,我注意到鶴球的行為舉止並不像兩歲,」一期回想地說,「男孩子的發展通常比較遲緩,但鶴球當時話說得很好,表達也很明確,」

「你只憑這些就能注意到?」鶴丸訝異地說。

「大概更多的是直覺吧,」一期說,「那時候我的思緒很混亂,」

「抱歉,」鶴丸愧疚地說,「我那樣指責你一定很不好受,」

「沒什麼,這件事都講過好幾次了,那真的不需要道歉。」一期說。

「所以你跟那晚的……就是……算是你男友吧?已經平安分手了?最近都沒有連絡?」鶴丸止不住地追問。

「該怎麼說呢,」一期露出無奈的神情說,「想連絡也沒辦法啊。」

鶴丸不知道一期無奈的表情背後有什麼意義,為了不使自己沮喪、為了不再懷疑一期的心意,鶴丸也識相地不去多想,但難免會介意。

另一方面,鶴丸到現在還沒想通那晚的事,這一點讓一期相當訝異,在知道自己會穿越時空的情況之下,不是應該先想到『不同時空穿越的自己』那種可能性嗎?為什麼鶴丸就是沒有想到?

「鶴丸前輩,」一期決定試探地問,「您會回到過去嗎?」

「回到過去?」鶴丸露出驚訝的神情,「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沒什麼,就只是好奇而已,」一期說。

原以為這個提示能讓鶴丸想通『那晚』的事,卻沒想到鶴丸只是陷入沉思,而開口回答的內容嚴肅到一期都呆愣住了。

「回到過去目前為止只有一次,」鶴丸認真地說,「對我而言,放眼未來才是最重要的事,雖然想像未來很困難,但就是因為困難才使人著迷,我總是想看看未來的你、未來的我們,與此相比,過去的事情並不會讓我留戀,可以懷念,但若太過執著就很容易迷失。」

所以這就是鶴丸無法想通的原因。一期想著,鶴丸對穿越時空有自己一套原則,而且這個原則似乎不容輕易改變,一期對於這樣自律的鶴丸相當訝異,但同時也更好奇未來的鶴丸是為什麼而打破原則回到過去與他相擁。

當時的鶴丸什麼信息也沒留下,換作平時一期大概會生氣,但這可是會穿越時空的鶴丸國永,一期一振堅信未來的戀人這麼做一定有意義存在。

「那您唯一一次回到過去是為了什麼?」一期直白地問。

鶴丸意味深長地望了一期一眼,然後才緩緩地說:「只是去見年幼的我而已,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他們交往至今已超過十年,雖然曾經分離,但這並不影響他們之間已產生的默契。而這個默契讓一期知道鶴丸在說謊。

不,其實算不上說謊,感覺上比較像是避重就輕。

「我去看兒時的自己到底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鶴丸又說,「就在說要跟你分手的那一天,我還去了好幾個未來的時空,多半是……是去照顧你,」

一期發現,鶴丸的眼神又開始產生動搖。

「我很好,您擔心過度了,」一期很快地說,試圖阻斷鶴丸繼續回想,但鶴丸卻仍陷入沉思,一期只好忽然抱住鶴丸的腰。

「?」果不其然,鶴丸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他看著刻意在自己胸前磨蹭的戀人,「你該不會是在撒嬌?」

「我是啊,」一期毫不猶豫地說,他將鶴丸按倒在沙發上,張腿就跨坐上去,「怎麼,不喜歡我撒嬌?」

「不是不喜歡,只是……」

「嚇到您了?」一期笑著將鶴丸的話接完。

「是啊,」鶴丸也勾起微笑,「你怎麼就轉性了?」

「就是想培養一下氣氛,居然被您說成轉性,」一期低頭啄了啄鶴丸偏白的下唇,「所以您究竟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當然喜歡,」鶴丸說,按住一期的後腦加深這個吻,「不過你若是天天這樣我可管不住這裡。」

「讓我管就行。」一期笑著說,他當然知道鶴丸指的是下半身。「好了,我去看看鶴球。」

一期拍拍鶴丸的肩膀就起身離去,他沒注意到鶴丸異常凝重的神色,倒是獨自陷入沉思。一期當然有發現,鶴丸無意透露的幾句話中似乎藏了玄機。

從那些過分體貼的態度不難察覺到,一期想著--我大概會受更嚴重的傷。

這個可能發生的事實難免令人寒毛倒豎,但一期卻不覺得害怕,他擔憂的從來就不是自己,而是鶴丸的態度。

如果說下一次受重傷也是為了鶴丸,那鶴丸是否正理所當然地計劃著要為他避免災難?如果是,他又該怎麼辦才好?看著還在床上酣睡的孩子,一期下意識地握起右手放在胸口,像是在加強自己的決心。

「一定得保護好鶴丸前輩……」一期細語呢喃。

他猜不透鶴丸的心思,要說隱瞞謀略也比不過鶴丸的腦袋,但一期堅信自己不會失敗,應該說他不容許自己失手,這個災難關乎鶴丸的性命,就算鬥不過也必須嘗試,他絕對不能讓『鶴丸國永』消失。

鶴球一直燒到大半夜都不見好轉,一期一振陪在孩子身旁寸步不離,偶爾他會聽見孩子發出嚶嚶哭泣的聲音,但沒一會兒卻又沉沉睡去,鶴球臉上兩團紅暈就像撲了腮紅、比平時更紅潤的嘴唇就像擦了唇蜜,這是孩子高燒中的典型症狀,看起來可愛,但實際的情況卻令人憂慮。

一期再次為孩子量體溫,隔了這麼久才降下半度,他難免緊張地皺起眉頭。

「怎麼回事?」鶴丸不捨地看著一期,「累了?」

「不是,」一期搖頭地說,「他就只降半度,」

「那就可以了,」鶴丸說,「小孩子發燒反應本來就激烈,在時間內沒有升高就行,沒準你過一會兒量他會再降半度,」

鶴丸的話很有道理,但一期還是非常擔心。

「嗚唔……」鶴球的小手臂一陣抽動,他難受地翻身滾了一圈,棉被纏死在腰上使他動彈不得。

「沒事,鶴球乖,」一期急忙在孩子嚎啕大哭之前把他抱起來。

「大概餓了。」鶴丸說著就走出房間。

「鶴球肚子餓?」一期柔聲說。

「嗯。」小孩高燒疲倦地應聲。

「那我們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吧,」一期抱著孩子走到廚房。

鶴丸正俐落地將一顆蘋果削去外皮,鮮紅果皮掉在水槽中片片疊起,果香緩緩蔓延出來。

「您真的很擅長做這些事,」一期說。

「有嗎?一直都是這樣吧,況且削蘋果而已,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啊。」鶴丸說,蘋果被切開來去籽,沒一會兒整齊切片的果肉被排列在盤子中央。

 

(TBC)

评论(5)
热度(47)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