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1/12

現趴!

時空跳躍,更新緩慢,預計七八月出實體本,但也是有可能窗掉。

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提示!這篇之前是4500字的R,不會上傳在這裡<o>

還是要謝謝按下愛心與留話的太太們,這陣子比較忙,但還是會盡力將這篇完成> <不曉得大家是不是看得很辛苦呢。



鶴丸接通電話,一手安撫地摸著一期的額頭。

「哪位?」他說。

一期享受著鶴丸的撫摸,他閉著眼,彷彿渾身的痠痛都被一一撫平。

「就待在那裡,」鶴丸忽然說,「我去找你。」

聽見鶴丸這麼說,一期很快地睜開眼,看著鶴丸將電話掛掉後俐落地站起來。這個舉動讓一期想起一年前鶴丸說要外出找朋友的那一天。

鶴丸國永顯然不打算對一期一振多說些什麼,他希望這個狀態的一期能好好休息,但一期卻不這麼想。

「鶴丸前輩,」一期說,「您說要外宿的那天,其實是去見另一個時空的您?」

「嗯,」鶴丸誠實地說,「那個時候是高中時期的我,」

「那這一次是什麼時期的您?」一期乾脆地問。

鶴丸抓了抓後腦,一邊嘆氣地將衣服穿上,「這次也是,一期……你不用……」

「我怎麼會不用?」一期堅持地坐起來穿衣服,「先前我不知情,現在既然知道了怎能放著不管。」

「十幾歲的我已經很成熟了,不像鶴球那麼需要照顧,你真的不……」

「我也很想見見鶴丸君,」一期微笑但固執地說,「別將我排除在外。」

鶴丸瞥了一期一眼,好半晌才妥協地表示,「好吧,但必須先清理身體,我不能讓你頂著難受的身軀來應付他。」

「說什麼應付他,那可是從前的您呢。」一期輕笑地說。

「就算是我,也不想強迫你在不舒服的時候還忙東忙西的啊,」鶴丸不滿地說,「你怎麼就是不肯乖乖休息,」

「畢竟我沒有您想得那麼虛弱,」一期說。

在鶴丸的堅持下一期洗了個相當舒適的澡,裡裡外外都被擦拭得乾淨整潔,等到一期一振穿著整齊的衣服步出房門已經過了半個鐘頭,窗外還很明亮。

「鶴丸君在哪裡?」一期坐下來穿鞋。

「打電話來的時候應該在樓下吧,」

「樓下?」一期倏地抬頭,「那您怎麼不先讓他上來等?他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自己--」

「你不要這麼擔心,」鶴丸連忙壓著一期的肩膀說,「我每次跨越時空幾乎都會著陸在你附近,這是常態,但為了不嚇到你,我會刻意待在別的地方等待,」

「所以您……如果還有記憶,」一期小心翼翼地問,「也就知道阻止我只是徒然?」

「你這麼說也沒有錯,」鶴丸解釋地說,「雖然我確實記得與你見面的時機,但並不是每次都記得那麼清楚,頻繁地穿越時空會使人時間錯亂,所以我若是不刻意回想,很難記住我們見面的每個時間。」

「那您為什麼會想阻止我與過去的您見面?」一期問,看著鶴丸鎖上家門。

鑰匙轉動發出喀啦聲響,鶴丸的髮尾還沾著一點水氣,「當然是因為不想給你添麻煩。」

在鶴丸的記憶裡,年幼時期只要感受到孤獨就想逃進一期一振的懷裡,即使到了高中也沒有改變,他悲傷或高興時都想見到一期一振,經歷過這些的鶴丸國永深知他到底佔用多少一期一振的時間,所以他不過是想替一期留住些私人時間罷了。

「我不覺得麻煩,」一期溫和又嚴謹地說。

鶴丸最怕一期這種說話語氣,不僅溫柔到使人無言以對,通常下面幾句話都會直戳要點。

「況且這是您經歷過的事,難道還試圖改變?」

「不是刻意要改變啦,」鶴丸嘆氣地說,「你啊……真是對我太寬容了。」

「您不也相當寵著我嗎?」一期說。

「是啊,我還能怎麼更寵你?」鶴丸無奈地牽起一期的手往前走。

一期沒有回答。其實對他而言,能認識不同時期的鶴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他知道這種情節鶴丸很難理解,如同他不可能瞭解迷走在時空之間是什麼感覺。

他跟在鶴丸身後,春天早已接近尾身,粉色的櫻花樹被一片綠意取代,但空氣中還是能捕捉到些許的春天,夕陽將樓房牆面映成一片橙紅,一期一振忽然感到有那麼一點緊張。

他牽著鶴丸的手,看見長滿青草的河堤上坐著一個渾身都白的少年。

「鶴丸君……」一期喃喃地說。

河堤上的少年正巧在此時回頭,他有著與鶴丸國永一模一樣的雙眼。

「哎……?」少年看著一期一振朝自己走來,他錯愕地站起來,「你、不是說一期不會來嗎?」

「一期說想見你,」鶴丸滿不甘願地說,已經很習慣看見矮小青澀的自己。

「鶴丸君,該說是許久不見?」一期難掩欣喜地說。

「嗯,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一期了……」鶴丸君羞赧地說。

「沒有去見過更未來時期的我?」一期笑著問。

「嗯,」鶴丸君搖著頭說,「記得小的時候常常去,最近都在這個時空附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你一直想知道我們同居後的事情不是嗎?」鶴丸說。

「不單是同居的事啊!」鶴丸君絲毫不介意未來的自己臉色有多差,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一期一振身上,「我今天上高中了,但還是沒有見到『一期』,這是為什麼?」

「您現在是高中一年級?」一期問。

「是啊,」鶴丸君說。

「真是特別,我以前就一直很想知道鶴丸前輩高一是什麼模樣,」一期懷念地說。

「高一?這表示我們還不會見面嗎?」鶴丸君難掩失落地說。

「是啊,」一期說,想起以前與鶴丸初次見面的場景,很快就發現鶴丸當時早就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時候與他碰面,「我之所以喊他鶴丸前輩,就是因為我們有著年齡差。」

「哎?!我都沒有注意到這件事!」鶴丸君大驚小怪地說,「所以我們差了幾歲啊?」

「大約兩歲多。」一期說。

「兩歲?所以我要高三才能見到『一期一振』?」鶴丸君大受打擊,「天啊,沒有人跟我說過這件事啊!」

「或許是怕您知道太多就不覺得期待了吧,」一期輕笑地說。但因為他記得初次見面時鶴丸對他的態度,所以才會沒有多想地將這件事說出來。

「我們有協定,」鶴丸國永誠實地說,「為了避免干涉自己的未來,大部分的事都不會多說……」

鶴丸穿越時空的次數太多,導致他的記憶顛三倒四,哪些事情發生過了哪些沒有、哪些事情可以說哪些不行,諸如此類的事情鶴丸無法判斷,因此他們有著約束自我的協定,那就是不能對未來或過去的自己透露太多。

但一期一振不同,他一直在正常穩定的時空線上,記憶沒有錯亂過,所以鶴丸認為他可以清楚判斷哪些事情能夠說出口,再者則是一期願意對鶴丸負責,因此這項協定並沒有套用在一期身上。

「但既然您從前去見過未來的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們差了兩歲?」一期好奇地問,「您應該聽過我喊『鶴丸前輩』?」

鶴丸君聽了又搖搖頭,「我有印象以來聽到的就是『國永』。」

「!」一期訝異地看向鶴丸,臉頰透出紅光,「您也知道這件事?」

「這不是廢話,」鶴丸打趣地說,「他知道的事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那、我真的那樣?」一期支吾地說,「那樣、沒大沒小地、」

「什麼沒大沒小,」鶴丸笑出聲來,「我們不過是差兩歲,少用敬語也不會怎麼樣啊。」

「但是那樣喊您的名字……未免太過……」

「別說你覺得害羞喔?」鶴丸調侃地說,「這麼多更害羞的事都做過了,只不過是喊個名字而已呢?」

「停、停下!」一期當機立斷地喊道,「您是想在少年期的自己面前說什麼啊!還未成年!」

相對於一期害羞的神情,鶴丸君顯得容光煥發、彷彿雙眼滿是星光。

「鶴丸君……您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們……」一期帶著些許尷尬的語氣問。

「當然是因為羨慕啊!」鶴丸君雀躍地說,「不過除了羨慕之外還有期待喔!想到我跟一期以後會變得那麼親密就讓我好高興喔。」

「你啊,還有兩年才會見到一期,就耐心地等著吧!」鶴丸不客氣地說。

「您為什麼要對自己說話那麼苛刻?」一期一振心疼地問道。

「未來的我可從來沒對我客氣過啊!」鶴丸國永理直氣壯地說。

當晚鶴丸君跟著他們回到家,才踏進門,鶴丸君就新奇地四處查看,像極了許久沒回家的孩子。

一期追問之下才知道,上次鶴丸君跨越時空到未來時,鶴丸國永並不同意讓他進到家裡,那天就是一年前一期照顧鶴球的夜晚。

「讓你應付鶴球還要一邊照顧高中時期的我,一次面對兩個鶴丸未免太不人性了吧,況且那時候你還不知道時空穿越的事呢。」鶴丸說。

「但我現在和那時候一樣都是面對兩個啊?」一期指著鶴丸君又指指鶴丸。

「我不一樣!」鶴丸不服氣地說,「我是照顧你的人耶!」

「是是、對對,」一期欣歡地笑著說,「您是照顧我的鶴丸前輩。」

當天鶴丸君留宿在家裡,一期起先還在猶豫該讓鶴丸君睡在哪裡,看著鶴丸摸摸鼻子就走出房間倒是讓他鬆了口氣。他可不是高估自己在鶴丸心中的地位,畢竟兩人相處這麼久,彼此在對方心中的份量多寡又怎麼會摸不透。

「這樣好嗎?」鶴丸君躺在床邊一側問。

「既然是鶴丸前輩自己做的決定,我們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一期輕笑地說。「睡吧,鶴丸君。」

「我睡不著……」鶴丸君誠實地說。

「?」一期側躺看著他,夜燈從床頭角落照亮他們的臉,「不安?」

「不是,」鶴丸君往棉被裡縮了縮。

「那是怎麼了?有煩惱的事?」一期溫柔地問,「還是晚飯沒有吃飽?」

鶴丸瞥了一期一眼,悄悄拉近彼此的距離。

「我在想……一期對我的態度真的很像在對孩子,但我跟他明明就是同一個人,」鶴丸君緩緩地說,「雖然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現在的我年紀比你小很多也是事實,可是……」

「覺得我應該將您當做大人看待?」一期問。

「正確地說是當作一個『男人』看待,」鶴丸君乾脆地表示,「將我當作『正在追求你的男人』看待。」

這番言論讓一期反應不過來,他望著鶴丸君青澀彆扭的神情,過了一會兒才淺淺地笑出聲。

「這不好笑……」鶴丸君鼓著臉頰說,「我很認真,從注意到自己對你的感情之後就一直都很認真對待這件事,」

「那可真是我的榮幸呢。」一期說。「我有個失禮的問題,希望您不會介意,」

「什麼?」

「您是什麼時候、又是為什麼會喜歡上我呢?」一期問。如果說鶴丸是在小時候被他照顧的過程產生好感,那很難說這份心意不是雛鳥之情。

「什麼時候啊,」鶴丸君思考地說,「起先大概是看見你們相處的氣氛覺得很羨慕,小時候不懂事,某天意識到『啊、所以是情侶』的時候也沒有覺得怪,倒是有種很寂寞的感覺,想著這樣的一期已經是未來的我的伴侶,那我又該怎麼辦才好,越想越覺得難過……終於等我想開了,知道自己只要等著遇見屬於我那個時空的一期一振,寂寞的感覺很快就消失無蹤,於是我一直期盼著與你相遇的那一天,說不定感情就是在等待過程中產生的也不一定。」

「聽您這麼說……不擔心見到我之後會失望嗎?」一期問,他記得與鶴丸初遇的那一天,自己明明什麼也沒有做,鶴丸就衝過來朝他大聲告白。

「不會,」鶴丸君肯定地表示,「我最喜歡一期了,喜歡到無法容忍你把我當成孩子看待,我想照顧你、想保護你、想成為可以讓你依靠的人,這個心意絕對不會改變。」

一期無法否認這段發言讓他很感動,當然他沒想到鶴丸居然年紀這麼輕就已經在考慮兩人之間的事,他仍舊對於鶴丸喜歡上自己的契機抱持疑問,但卻無法質疑這份情感。

「換我問你問題了!」鶴丸君又往一期的方向擠過去,「一期,對你來說我和外面那個傢伙到底哪個比較重要?」

「哈?」一期不確定地望著鶴丸君,「您是在拿自己與未來的您做比較?」

「我非弄清楚不可!要是你說還把我當成孩子,我可無法接受。」

「這兩件事到底有什麼關係,」一期無奈地笑著說。

「當然有關係,外面那傢伙肯定不希望你還把他當孩子吧?」鶴丸君直戳要點地表示。

「所以您希望我回答『鶴丸前輩』比較重要?」

鶴丸君臉上閃過一絲倔強,失落又妒忌的神情非常複雜。

「不希望嗎,」一期緩緩地抱住鶴丸君,像在安撫失去關愛的孩子,「鶴丸君,請聽我說,」

鶴丸君也抱住一期的腰,儘管知道自己的舉動很孩子氣,他還是不願放手。

「從前的我是個很普通的人,」一期說,「做事一板一眼甚至不知變通,或許是弟弟們很多的關係,我總是認為自己必須成為榜樣,雖然生活說不上無趣,但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與朋友分享,但遇到您之後就不同了,如果說我原本的世界就充滿色彩,那遇見您之後更是繽紛無限,是您讓那樣的我瞭解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並不只有眼前的幸福就是唯一,鶴丸君,對我而言您就是如此重要的存在,不論是以親情的方式與兒時的您相處、還是昇華成愛情之後的相處模式,都讓我覺得寶貴且無法取捨,您就是您,這是不會變的定理。」

聞言,鶴丸君更攬緊一期的腰,矮了一截的身體使他只能將臉埋在一期胸前。

「但你不覺得從親情變成愛情很奇怪嗎?」鶴丸君尖銳地問。

「起先當然會,如果您想聽實話……」一期釋懷地說,「現在我也還沒理清這方面的思緒,要說從親情變成愛情似乎很荒謬,但有何不可?愛情的盡頭也是親情,這樣想來還會覺得很奇怪嗎?」

「那你能想像跟自己的弟弟發展出愛情的關係?」鶴丸君又問。

「當然不行,」一期說,「所以這證明我並沒有將您當作弟弟,親人有很多種,並不是所有的親情都等同於親屬,或許從最初您見到我的那一刻,就注定我們將有著比親人更密不可分的關係了。」

「你真的這麼想?」鶴丸君從一期懷中抬頭,滿臉充滿期待。

「是啊,我是這麼想的。」一期說。

或許是鶴丸君終於得到想聽的答案,也可能是真的已經很晚了,鶴丸君憨笑地闔上雙眼,沒一會兒就進入夢鄉。

一期一振望著鶴丸君的睡臉,下意識地吻了他的額頭。

「晚安,鶴丸君。」他說。

夜燈還亮著,房門沒有關上,獨自待在客廳的鶴丸國永等臥室安靜他才悄悄地探頭查看,雙人床上相擁而眠的兩人睡得香甜,嘴角似乎還帶著一點微笑。鶴丸彎下腰親吻一期的臉頰,替他們蓋好棉被並熄掉夜燈。

「晚安,作個好夢。」他溫柔地說。

 

(TBC)

评论(4)
热度(57)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