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9

現趴!

故事劇情跟節奏很微妙,可能很雷,但應該算傻萌類別(吧,有點虐。

更新緩慢,預計八月出實體本,但也是有可能窗掉。

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已進入主題!



「我該拿你這種好管閒事的性格怎麼辦……」鶴丸說。

「那我又該拿您的任性怎麼辦呢?」一期說。

「跟你比起來我算好的吧?況且任性什麼的,不就是被你給寵出來了嗎?」鶴丸乾脆地說。

「才跟四歲的您相處這短短幾天,請不要把責任推到……」一期愣了愣,抬眼看向鶴丸,「所以鶴球、我是說……您還會再來?」

「是啊,想不來也不行,我到現在還不太能控制自己想去的時空。」鶴丸說。

「萬一鶴球已經來了怎麼辦?他會去哪裡?」一期擔憂地問。

「放心啦,他……也就是我一定會到你的附近,」鶴丸說,「不然就是問未來的我們吧,畢竟是孩子啊,出現的時間地點大概都有記錄。」

「您說會到我附近……為什麼?」

「我哪知道,」鶴丸坐在陪睡床上說,「現在我只知道一心一意地想著某個時空就能跨越過去,小時候的我究竟在想什麼已經不記得了。」

「是這樣啊……」

「你倒是讓我很意外,沒想到這麼乾脆就接受這個說法……」鶴丸躺在陪睡床上說,「說實話,你沒有質疑?」

「沒有……」一期淡淡地說,「我只是……雖然確實很難相信,鶴丸前輩,我真是全心全意地愛著您呢。」

「突然說這個幹嘛?」鶴丸不領情地說。

「現在回想起來,我太常將目光放在您身上了,」一期看著天花板說,「我對您總是有種無法言喻的印象,」

「什麼啊那是?」鶴丸忍不住笑著問。

「很可笑吧,總覺得您似乎隨時會離去、漫無居所似的,」一期溫和地說,「或許是因為您給我這樣的印象,感覺上發生任何不合常理的事都可以合理化,鶴丸前輩,未來的我們依舊住在一起,是嗎?」

「對啊,怎麼?」鶴丸說。

「那您為什麼還會認為我現在有別的交往對象呢?」一期問。

「就算以後會在一起也不代表現在已經複合了啊,」鶴丸的語氣帶著自暴自棄,「不是我認為,是肯定有吧?」

一期側臉望著鶴丸鼓著臉頰那種孩子氣的表情,眼神不自覺地放柔了。他已經確定在不久前那個凌晨擁抱他的人就是未來的鶴丸,但鶴丸似乎完全沒把這個可能性算進去。一期不知道未來的鶴丸是出於什麼理由要回到這個時空來擁抱他,但他相信這個偶發事件背後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誰知道呢。」一期輕聲說。

「什麼?!果然有?」鶴丸從床上跳起來瞪著一期。

「嗚……」一期忽然皺起眉頭,看起來很痛苦。

「是不是傷口疼了?」鶴丸緊張地說,他繞到病床的另一邊,「這個能讓你舒服一點,忍著。」

在一期的注視之下,鶴丸輕輕按住床緣的紅色按鈕,一期頓時覺得有什麼冰涼的液體爬滿全身,接著刺麻的感覺席捲而來。

「止痛劑,」鶴丸解釋地說,「不能用太多,你忍著點。」

「不會影響傷口復原嗎?」一期問。

「多多少少吧。」鶴丸說,「你會不會餓?」

「不餓。」一期說,看著鶴丸在床緣坐下來,「您怎麼知道我受傷了?」

「當然知道啊,我的直覺還算是很準的吧,」鶴丸苦笑地說,「被撞上前就一直試著連繫你,警察接電話的時候真是把我嚇壞了,我趕到現場時鶴球哭個不停,」

「小臉都皺成一團了吧?」一期輕笑地問。

「是啊,真是個愛哭鬼啊。」鶴丸說。

「您這不就是在說自己嗎?」一期調侃地問。

「對啊,」鶴丸說,他摸上一期微溫的臉頰,「是你把我慣成愛哭鬼的啊。」

「那我得好好對您負責了呢。」一期忍著疼痛說。「鶴球已經離開了?」

「嗯,大概是受到衝擊,手術結束後他就回到自己的時空,」

一期感受著身體被麻醉的過程,有部分區塊相當刺痛,像是為了轉移注意力,他喘著氣說,「您還記得嗎?我是指……關於這次的事,」

「大概還有一點印象吧,」鶴丸說,以指尖將一期亂翹的瀏海梳到一旁,「有時候會夢到你被黑色的怪物吃掉,誰曉得呢,四歲的孩子能記得多少……」

「讓您做了那樣的噩夢真是抱歉,鶴丸前輩,」一期愧疚地說。

「你要是再繼續跟我道歉,我就要生氣了。」鶴丸露出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複雜表情說。

鶴丸那副差點要哭出來的表情深深刻在一期的腦海裡,他想起小鶴球拉著衣角撒嬌的模樣,忽然就覺得這樣的鶴丸實在是脆弱不堪。

「你睡吧,」鶴丸打起精神地說,「在止痛劑效用退去前好好睡一覺,」

「您不睡嗎?」一期問。

「當然會睡啊,就在那裡,」鶴丸指著陪睡床說,「你睜開眼就能看見我。」

一期微微一笑,決定不再抗拒睡意地闔上雙眼,他知道鶴丸坐在床邊,甚至還能趕受到關心與擔憂的視線,他想勸鶴丸不要想那麼多,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時空跨越?還真是嚇到了啊。

一期想著,其實他並不全然接受鶴丸的說詞,只是目前為止也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釋,況且鶴丸根本沒有編故事來欺騙他的理由。如此荒唐的事實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一期不知道,但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鶴丸正試圖隱瞞某些重要的事,相當嚴重的事。

若有似無的疼痛正一點一點侵蝕著一期的神經,使他一下子就忘了自己在煩惱什麼,這種感覺非常折磨人,像是有誰拿著冰枕蓋住你,卻又忽然換成熱水袋,這麼來來回回幾次之後,受到摧殘的部位變得又悶又麻,著實令人感到難受不已。

一期一振在這種疼痛中睡睡醒醒,陽光逐漸穿過遮光窗簾的隙縫灑落進來,一期聽見嘈雜的聲音但不明顯,很像是某個人在說話,大概又過了一會兒一期才睜開雙眼,正好看見鶴丸關上病房的門。

「鶴丸前輩?」一期咕噥地喚道。

「一期?你醒了啊,」鶴丸連忙來到病床邊,「感覺怎麼樣?」

「很暈……」一期虛弱地環顧四周,「這是哪裡?」

「是單人病房,凌晨時院方通知單人房空出來了,所以我就擅作主張,希望這樣能讓你自在一點,」鶴丸說。

「單人房很貴吧,」一期皺眉地說。

「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鶴丸很快地說,「這可是你為我受的傷,醫藥費當然是由我來付,對方的理賠金你就好好收著吧。」

「這怎麼行,您的工作……」一期不確定地問,「您已經有工作了?」

「一直都有啊,不過因為體質的問題,現在只能在五条家名下的醫院工作,」鶴丸解釋地說,「啊,就是這間醫院的家庭醫學科,還沒跟你說過?」

「沒有,」一期說,在鶴丸小心翼翼地扶持之下緩緩坐起身,「您的特殊體質……是指什麼?」

鶴丸正忙著把病床的上半部立起來,雖然態度沒有什麼改變,但一期看得出來鶴丸變得比較緊張。

「你忘記我昨天說的話了?」鶴丸溫和地問。

「昨天?」一期苦苦回想,「您只說了穿越時空的事,沒有說到體質的問題。」

「哎--」

「?」一期不理解鶴丸為什麼要嘆這麼大口氣。

「真是嚇死我了,還以為你什麼都不記得,」鶴丸鬆口地說,「我說的問題就是指會穿越時空的體質啊,儘管我知道自己大概什麼時候會跳躍時空,突然消失還是會丟工作吧?所以囉,待在自己家的醫院工作是最安全的吧,我父母都知道這件事,也比較容易隱瞞過去。」

「您的父母都知道?」

「是啊,畢竟從小就會穿越啊,」鶴丸說,「提到父母,一期,住院的事我沒跟你們家的人說,」

「沒關係,不說是正確的,」一期瞭然地表示,「這種事情說了也只是讓他們擔心而已。」

「一期……我真的很感激你,不、感激也無法表達我……」

「您這麼客套讓我很不習慣,」一期說,「現在我總算有捉住您的感覺了。」

「?」

「鶴丸前輩,您大概永遠也無法瞭解我的感受吧,」一期輕笑地說。

如此強烈篤定的話語在鶴丸聽來卻不刺耳,他覺得一期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不是真的心生不滿。

「是我記錯嗎?」鶴丸打趣地說,「印象中一直都是我主動在追求你呢,一期一振?」

「是是,所以才說您永遠也無法理解啊。」一期溫文地笑著說。

「這是在跟我打啞謎?」鶴丸問。

「您覺得是就是囉。」一期說。

「啊,對了,有件事我很堅持,」鶴丸忽然擺起嚴肅的神情說。

「什麼?」

「你男朋友如果想來探病得經過我的同意,而且我必須在場!」鶴丸理直氣壯地說,「免得那傢伙獸性大發把你推倒,要是讓傷口裂開……你笑什麼?」

一期一振憋笑得非常辛苦,他抖動的身體拉扯著繃帶與傷口,痛但是想笑的衝動引起缺氧的感覺,一期深深地吸了口氣才好不容易止住狂笑的慾望。

「你到底笑什麼?我很認真!」鶴丸佯裝生氣的語氣說,「你可別笑我吃醋什麼的,我也不怕承認這件事!」

「哎?所以您真的吃醋了?」一期明知故問。

「廢話!」鶴丸不滿地說,「你當真認為我會支持你的新戀情?不可能!」

「儘管我們已經分手了?」

「在我的認知裡,我們只是稍微分開而已!」鶴丸厚臉皮地說。

「明明都說要分手了啊……」一期調侃地說。

「那是因為我當時知道自己會害你受傷,所以心裡很亂,不是真的想跟你分手。」鶴丸認真地說。

難得看到鶴丸以這種嚴肅的態度來面對調侃,一期倒也不打算繼續捉弄他。

「我知道,」一期柔聲說,「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你想拿現任的男朋友怎麼辦?」鶴丸沒好氣地問。

「現任?」一期艱難地靠近鶴丸,抿唇親吻那白皙的臉頰,「現任不就是您嗎?鶴丸前輩。」

「我比較喜歡你叫我鶴丸君……」鶴丸更進一步地說,「不然國永也可以。」

「再說吧。」一期把頭倚靠在鶴丸的肩膀上。

「要是你那個不知名的男友找來,我可不會讓步喔。」鶴丸說。

「您真不是普通的遲鈍。」一期噙著笑意說。

 

(TBC)

评论(8)
热度(60)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