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8

現趴!

故事劇情跟節奏很微妙,可能很雷,但應該算傻萌類別(吧,有點虐。

更新緩慢,預計八月出實體本,但也是有可能窗掉。

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已進入主題!



『其實你們還滿像的呢。』不知道是什麼場合,燭台切光忠曾這麼說過。

『我與鶴丸前輩?』一期一振訝異地回答,但並不是很在意這件事。

『當然不是說外表跟個性啦,該怎麼形容呢,』燭台切相當認真地沉思了一會兒,『還真不知道怎麼形容啊,』

那是當然的吧,一期一振想,畢竟他與鶴丸幾乎是兩個個性相反的人。

『啊!像是筷子的握法,』

『什麼?』一期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手中的筷子,莫名其妙地望著燭台切。

『你們握筷子的方式有一點像,就是這一類的小地方,雖然乍看之下與旁人沒什麼差別,但就是能感覺得到你們相像的細節,真是很特別呢--』

 

「--一期--一期一振!」

 

「!」他倒抽了一口冷空氣,卻沒有力氣吐出來,這種感覺應該是撕心裂肺的痛,但不知道是誰把他的『痛』都悄悄抽離。

一期一振意識不清地望著天花板,暖光夜燈再柔和也使他難受,消毒水的味道非常重,一些不該在夜晚出現的嗶聲讓他知道這是醫院病房。

「一期?一期,你還好嗎?哪裡痛?我、我去叫醫生--」

「鶴丸、前輩,」一期艱難地喊住鶴丸,他勉強舉起右手,鶴丸連忙如接獲寶物般將他捧住。

「你還需要很多時間才能復原,」鶴丸苦悶地說,「對不起,我不該離開你身旁,都是我的錯,」

「怎麼會是您的錯,」一期很小聲地說,「是我不夠謹慎,才讓鶴球……」

他忽然露出極度驚恐的神情掙扎著想從床上爬起來,病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鶴丸輕輕按住一期一振還綁滿繃帶的肩膀,點滴軟管不規則地晃動著。

「鶴球、他還好嗎?他在哪裡?」一期近乎歇斯底里地追問。

他想起自己帶孩子在餐車旁等候餐點,沒想到會被失控打滑的轎車撞個正著,他把鶴球連人帶椅狠狠推開--

「他受傷了嗎?是不是受傷了?」一期帶著慌亂的哭腔問。

「鶴球他很好……只不過有點擦傷,你冷靜一點,」鶴丸心疼地說,「他真的沒事,」

「那他為什麼不在這裡?」一期不相信鶴丸的說詞,「他……被帶走了嗎?被您的妻子?他已經四歲了,發生這種事情一定會留下心理陰影,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好好照顧他--是我--」

「一期一振!」鶴丸嚴厲地打斷一期未完的話,他盡可能放輕力道將一期抱進懷裡,相當懊悔地說出這麼一句話:「對不起,一期--對不起,該道歉的是我……我對你說謊,」

看見鶴丸如此脆弱的模樣,一期稍微冷靜了一點,他想回抱住鶴丸,無奈現在並沒有足夠的力氣舉起雙手,事實上他的右手被架住了,看起來並不是普通的皮肉傷。

「你已經知道鶴球不只兩歲……是他自己跟你說的?」鶴丸鬆開一期一振,相當仔細地望著他的雙眼。

一期一振點了點頭,突如其來的事故使他將鶴球的年齡問題拋在腦後,他想告訴鶴丸,只要鶴球平安無恙,他不介意再被騙一次。

「鶴丸前輩,鶴球真的沒事嗎?」一期扯著鶴丸的袖口說,「我知道自己沒有立場說要見他,但是……」

「一期,你……現在沒辦法見到他,」鶴丸說。

「咦?」聽見鶴丸的話,一期覺得心涼了一半,「是因為我讓您感到失望?」

「不是的,絕對沒有這回事,」鶴丸急切地說,望著一期失落的眼神,像是下定決心般地吐出這句話:「鶴球不在『這裡』,他不是這裡的人,」

一期睜大眼望著鶴丸,久久沒有反應。

「我知道這個說法聽起來很荒謬,一期,請你一定要相信我,」鶴丸堅定地望著一期說,「我不清楚現在是不是告訴你真相的時機,但這樣下去很可能會讓你遭遇更多危險,不說也不行,」

「什麼意思?」

「一期,我有穿越時空的能力,」鶴丸冷靜地說,「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了,」

一期沒有回答,於是鶴丸繼續說。

「我很小的時候就透過穿越時空遇見你,因此一直以來都想親自見過『屬於我』這個時空的你,每天盼著與你相逢的那一天,」鶴丸靜靜地說,像在敘述一個書裡的故事,「真的開始交往的時候我很高興,高興到忘了從前發生過的事、對你來說是即將發生的事,記得我們分手的那天嗎?在那之前我無意穿越到未來,發現你……你變得很需要旁人照顧,這才想起你為我受的這些傷,都是我的錯,這次保護『我』讓你撞斷右手,雖然手術很順利,但是從今往後使用上都必須相當謹慎,我……我想著要避免這件事,想著要改變你為我受傷的事實,未來的我們並不同意我的看法,他們說這樣很可能使我、使『鶴丸國永』的存在完全消失,」

護士敲門進來查看點滴,鶴丸停頓了一會兒,等護士離去才又繼續說。

「一期一振為了救四歲的鶴丸國永而被車撞斷右手,我想改變這件事,」鶴丸訥訥地說,「但改變了卻很可能使我死亡、使我的存在消失,我很徬徨……不知道該怎麼做,想著些微的改變也好,你為我受的傷太痛了……然而,即使想做出改變,卻只因為一點小事就失去理智,這件事還事發生了,對不起……我根本不配待在你身旁,如果現在有別的交往對象是正確的,至少那人能給你短暫的安寧時光,或許你們堅持一點,讓我們沒有複合的機會,這樣你……你大概就能比較安全。」

鶴丸這番話說完,雙人病房內變得靜謐無聲,彷彿點滴液體落下的聲響都能無限放大,一期一振望著隔壁無人使用的空床,很快就理解鶴丸這番話的意思,一期對於自己的冷靜感到意外,畢竟這樣也能解釋他帶著吻痕醒來這件荒唐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甚至還能推翻鶴丸說自己已經結婚的事、也能說明鶴丸選擇跟他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一期,我不能自私地要求你相信或原諒,但至少讓我在這段時間好好招顧你……」

若鶴丸說的是真的、如果鶴丸並不是編故事來欺騙他,那麼現在就只有一個嚴重的問題。

「鶴丸前輩,」

聽見一期的叫喚,鶴丸幾乎繃直身子看來異常緊張。

「未來的您……或者是未來的我,是否曾將我受傷的時機與原因告訴過您?還是說您記得這些事?」

「有些我記得……可是年記還小,實在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能在你聽來會是藉口,未來的我們也是絕口不提,有點像是協定,我們都不是那麼想知道未來的事,唯獨使你受傷的事件讓我耿耿於懷,但就算我苦苦追問他們都不打算告訴我……」

「您是想著要不計代價讓我平安?」一期問。

「我不願讓你受到傷害,尤其還是為了我,」鶴丸堅定地點頭說,「如果能讓你完好無缺,那麼--」

「太亂來了!」

一期一振忽然厲聲說,他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鶴丸噤聲不語。

「既定的事怎能說變就變?」一期一振嚴厲地像在對一個孩子說教,「恕我失禮,但儘管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多麼嚴重的事--您怎麼能想著犧牲性命來保全我?不可理喻,居然會有如此魯莽無謀的想法!」

「我有什麼辦法,」鶴丸不服地說,「是誰不可理喻?魯莽的是你啊一期一振!一直都是你犧牲自己來救我的命,你根本不需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難道就沒有辦法讓你更愛護自己一點?!」

「我愛護自己、更愛護『如此深戀著您的我』!」一期一振理直氣壯地說,「若是失去您,我會過得比較好嗎?別開玩笑了!」

「說不定你不救我也頂多是受傷而已!又沒人能肯定會丟命!」鶴丸國永大聲地說。

「所以換做是您受重傷躺在這裡就行了?」

「沒錯!」鶴丸意氣用事地吼道。

「不好意思……」護士從門口探頭進來,以相當困擾的眼神打量他們,「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抱歉。」鶴丸冷靜地說。

「現在已經十點多了,可能要請你們放低音量喔。」護士說。

鶴丸國永匆匆地點了點頭,護士才狐疑地關上門離開。他們各自看著不同的地方,兩人都執拗地不開口說話,直到五分多鐘後一期一振嘆了口氣,放鬆地躺在柔軟的枕頭上。

「在看見鶴球受到傷害時,您可知道我的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一期說,「不論是您還是您的孩子,我都不可能見死不救。」

「我該拿你這種好管閒事的性格怎麼辦……」鶴丸說。

「那我又該拿您的任性怎麼辦呢?」一期說。

「跟你比起來我算好的吧?況且任性什麼的,不就是被你給寵出來了嗎?」鶴丸乾脆地說。

「才跟四歲的您相處這短短幾天,請不要把責任推到……」一期愣了愣,抬眼看向鶴丸,「所以鶴球、我是說……您還會再來?」

 

(TBC)

评论(15)
热度(70)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