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6

現趴!

故事劇情跟節奏很微妙,可能很雷,但應該算傻萌類別(吧,有點虐。

更新緩慢,預計八月出實體本,但也是有可能窗掉。

同樣全文會完結在此,番外或R不上傳。

如果想到新的標語會再補上,新篇請多指教:D


※這篇有點R戲...應該頂多R15,因為劇情需要,所以就不剪掉直接放上來了QuQ,希望不會被砍> <,如果可能感到不適請跳過這篇!謝謝~



一期被鶴球逗笑,失落的心情平復許多,他陪著鶴球玩些簡單的小遊戲,一邊暗自猜想鶴丸到底是去見什麼人,他最初猜大概是去見鶴球的母親,但看鶴丸不想讓鶴球一起去的堅決態度,感覺上又不像是跟親人會面,如果是見朋友……到底是見哪方面的朋友?

一期反反覆覆地思索著,其實鶴丸這麼神祕兮兮的模樣已經不是第一次,從前他們交往時,鶴丸就老是會突然沒有來上課,每當一期追問鶴丸到底去了哪裡,鶴丸就會扯開話題,久了之後一期就當他只是需要點隱私,因此也不再追問。

況且鶴丸本來就不是那種中規中矩的學生,翹課這種事也很平常。一期並沒有注意到,當他這麼想的時候根本忘記鶴丸早已脫離學生的身分了。

鶴丸一直到晚餐過後都沒有回來。

眼看短針漸漸走向十的位置,鶴球揉眼睛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一期一振不曉得能不能獨自幫鶴球洗澡,因為他親眼見過幼稚園的老師替弟弟解開尿布時那種極度淒厲的哭嚎,知道嬰孩對於洗澡或換尿布這種親密舉動很敏感,要是不熟悉的人來幫忙這些事,大部分的孩子都會暴哭,但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讓孩子滿身汗地爬上床吧?

「鶴球,我們去洗澡好不好?」一期試探地問。

鶴球迷糊地點了點頭,雙手還緊捉著長方形的積木不放,一期抱著孩子走進浴室打算放一盆溫水,卻發現鶴球已經趴在他的肩膀上睡著了。

「鶴球?」一期輕拍著鶴球的背。

「哼唔唔……」

「能站嗎?」一期問。

「不嘛……」鶴球緊抱著一期的肩膀,小臉蛋在皺巴巴的襯衫上不停磨蹭。

一期笑著將鶴球放下來,但小小的腳掌卻怎麼也碰不到地,那雙短腿正使勁勾在一期腰上,最後一期無可奈何,只好先把鶴球的衣服都脫了,只剩下印有小熊圖案的尿布。

「要脫尿布了喔。」一期相當溫柔地說。

他真的很怕鶴球會突然放聲大哭,倒不是討厭聽到孩子的哭聲,而是怕不好的經驗讓鶴球留下陰影,但他的擔心根本是多餘的。

也不知道這孩子是太信任大人還是累到根本不想動,在尿布脫下來之後,鶴球居然發出打呼的聲音了!

「鶴球?」

一期耐不住笑出聲,趴在他肩膀上的小頭顱似乎打定主意不離開夢境,一期只能速戰速決,幾乎是把鶴球泡進水裡搓個兩下就撈起來了,他小心翼翼地拿毛巾擦拭孩子的臉,與鶴丸過於相像的臉蛋使一期的舉動一次次放得更輕更溫柔。

「跟你爸爸真像,」一期呢喃地說,他把鶴球放在床上,動作還算熟練地替孩子穿上尿布與衣服,然後忍不住吻了吻鶴球軟軟的臉頰,「睡覺時的神情簡直是一模一樣……晚安,小鶴球。」

短針不久前才走過十一的位置,鶴丸還沒回來,一期發的訊息也沒有收到回覆,他悄悄離開房間先去洗了個澡,洗完澡再看看手機一樣是沒有訊息。

他像是得了強迫症似的不停點按手機的主控制鈕,亮起又熄滅的螢幕沒有打擾到孩子的睡眠,一期一振躺下來,感受著身旁比自己略高一些的體溫。要說他不擔心鶴丸那就是謊言,但擔心的程度也沒有到失眠的地步。

一期知道這樣很矛盾,他分辨不出自己擔心的原因究竟是怕鶴丸真的拋下他和別人在一起、還是擔心鶴丸有什麼天大的秘密瞞著他。一期仔細思考這種擔憂的心情,像是把煩惱假想成精密儀器來細細拆解,感覺上這種思考方式顯得太過理性,但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看見不合理的東西是什麼。

鶴丸跟妻子究竟是怎麼樣的狀態很重要嗎?鶴丸這兩天對他的細心關懷又代表什麼?一期早就決定不再為了鶴丸的事情而悲傷,卻無法一併將煩惱擔憂給割捨掉,他怕鶴丸正遭遇著危險的事卻不與他商量,他怕鶴丸總是想靠一個人來解決所有的事。

沒有任何複雜的原因,一期一振只是單純地關心著鶴丸國永而已。

出於朋友的關心、出於戀人的關心、出於一個親密相處之人的關心。他再度想起鶴丸帶著鶴球出現在家門前的那一幕,當時,其實一期的心裡是這樣想的:太好了,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平平安安地回來了。

很像家長盼到叛逆的孩子回家、也很像盼到久未消息的伴侶,他始終都在等待著鶴丸,就怕鶴丸再度不告而別。

把孩子留在安全的地方,自己再去面對那些不為人知的困難……很像是鶴丸會做的事啊,一期苦笑地想著。

一期帶著擔憂的心情繼續趕論文,直到凌晨他才收到鶴丸的簡訊,儘管只是短短的『外宿』,還是讓一期覺得安心了不少,他趕寫論文一直到凌晨四點,這才想起他還得照顧鶴球的生活起居,連忙熄掉客廳的燈去刷牙準備睡覺,但他才刷了牙準備洗臉--

匡啷。

浴室外卻傳來相當響亮的聲音,一期著急地走出浴室,想著該不會是鶴球滾下床了吧?!

「鶴球?」一期放輕腳步趕到鶴球身旁。

藉著床頭燈的光芒,他看見孩子仍舊香甜地睡在大床中央,呼吸均勻平穩。

一期鬆了口氣,移步到客廳看看是什麼東西發出這麼大的噪音--

「一期,我回來了。」

一期一振驚訝地睜大眼,他還沒點亮客廳的燈就忽然被抱個滿懷,在微弱的光源之下,他只能依稀辨認出鶴丸的輪廓。

「--鶴丸前輩?您今晚不是要在外面過夜?」一期愣愣地說。

「我想你,所以就回來了。」鶴丸磨磨蹭蹭地吻著一期的臉頰。

一期懷疑這是場夢,因為鶴丸已經很久不曾吻他……還有,他說不上來……總覺得鶴丸變得不太一樣。

「鶴丸前輩,不、不可以……!」一期驚醒似的推拒著鶴丸,想從這溫暖到窒息的擁抱中掙脫,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酒精醉意。

鶴丸輕笑地吻著一期的額頭,像是在安撫,「不過是親吻而已,」

「您、喝醉了,請想一想您的妻子……鶴球的媽媽……哇啊、」一期極力想推開鶴丸,卻重心不穩地躺倒在沙發上。

鶴丸從容不迫地棲身壓上,右手順勢撈起放在矮桌上的手機,一期看著螢幕找亮鶴丸的臉,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動。

「原來是這個時間,」鶴丸嘆息般地說。

「不然您以為是幾點?天都快亮了,」一期強裝鎮定地說,「想睡就回房間去--不、喝醉了不可以跟孩子睡在一起,雖然很過意不去,今晚就換您睡沙發吧,我、我去陪鶴球,」

「你真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什麼變,」鶴丸忽然愉快地笑著說,「只要緊張,話就會變得很多。」

「誰緊張了……」一期心虛地低著頭,「您該清醒一點,」

「我很清醒啊,」

「才怪!手在做什麼--不、不行、」

一期連忙抓住鶴丸的手,上衣已經被解開兩顆鈕釦,鶴丸俯下身在一期的頸窩留下細碎親吻,伴隨著濃烈的酒精氣息,一期一振覺得暈暈呼呼,開始覺得只是在夢裡有這麼一次也沒什麼關係。

「是喔,只是夢而已,」鶴丸忽然抱緊一期一振,在他耳邊呢喃地說。

引誘般的嗓音像是從黑暗中傳來,而事實上,昏暗的客廳裡他確實看不見鶴丸的臉,就在智慧型手機的螢幕熄掉時,一期只能瞥見鶴丸那若有似無的笑。

什麼啊,原來是夢啊。

一期一振放棄掙扎,既然是夢,他何必掙扎著不讓喜歡的人擁抱呢?他對鶴丸的情感可不只是膚淺的喜歡而已,更多的是深刻無比的愛戀,他知道自己不該對有婦之夫抱有依戀,但他們早已是同居許久的戀人。

既然這是夢,倫理道德都不再重要。

既然這是夢,鶴丸理所當然愛著他。

既然這是夢、既然這是夢--


那肯定是個無比美好的夢境。


一期張開雙手抱住鶴丸,心中不起眼的苦澀像是月光被烏雲悄悄蓋住,靜謐的空間只剩下脫序的心跳聲,窗外忽明忽暗,夜歸的人們急忙在街上奔走,當一滴水珠穿過雲層降落在陽台上時,彷彿放慢動作地看著玻璃珠炸了開來--

「呼唔唔--!」一期在激烈的親吻時發出沉吟,有什麼在嘴裡化了開來。

驟雨降臨在每一戶人家的陽台上,像是演奏著一場狂歡舞曲。一期饑渴地向鶴丸索求,歡騰又有些沉重的氣氛圍繞在兩人之間,鶴丸既憐惜卻又粗暴,唇上的吻溫柔到讓一期的心跳亂了節拍,而腿間動作的手卻狂暴不堪,一期被扯得陣陣疼痛,卻捨不得推開鶴丸握著他上下抽動的手。

難道我有被虐傾向?一期開始意識不清地想著:否則在這樣的痛楚之下他怎麼還會有感覺?

啊、痛也是『感覺』的一種呢。

「--哈啊!」

胸口冷不防被鶴丸狠咬一口,這樣的痛楚一定出現牙印了吧?一期恍神地弓起身子,感覺到熱流從體內衝了出去。

「很久沒做了嗎?」鶴丸揶揄地在一期耳旁說。

一期喘息地癱在沙發上,他應該向鶴丸投去羞憤的眼神,卻不自覺地點了點頭,也不知道這麼黑,鶴丸能否看見他的表情?

「我知道……我會很溫柔……」鶴丸噙著笑意說。「所以你別這麼緊夾著腿,一期,」

咬著嘴唇,一期感受到鶴丸沾滿*體*液*的手從他的腿縫滑向後方。

 

(TBC)

评论(4)
热度(68)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