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迷途‧望向天空-1

故事劇情跟節奏很微妙,可能很雷,但應該算傻萌類別(吧,有點虐。

更新緩慢,預計八月出實體本,但也是有可能窗掉。

如果想到新的標語會再補上,新篇請多指教:D

「抱歉,一期,能不能讓我跟他在這裡睡一陣子?」

從前交往過的對象就這麼出現在家門口,都過幾年了啊?兩年?還是三年?

「你也看到了,狀況很複雜,這麼晚我不知道該帶他去哪裡才好,」

啊啊、這麼晚了不知道該去哪裡?結果就跑到已經分手將近三年的人家裡,這樣說得過去?

「他很有規矩,拜託了,我真的不曉得怎麼辦,」

是啊,看起來是很規矩的樣子。一期一振錯愕但冷靜地望著門外與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這個男人身旁還站著一個矮小的嬰孩。

「我就問一句……鶴丸國永前輩,」一期緩緩地問,「這孩子是誰?」

「他……叫鶴球,」鶴丸欲言又止地望著孩子,而後下定決心似的看著一期一振,「是我兒子。」

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一期想著,但或許他並沒有那麼震驚,因為小男孩跟鶴丸長得實在太過相像,髮色與瞳色都一模一樣,使他不禁懷疑這孩子身上根本沒有母親的基因。

不不,現在是想基因這種問題的時候嗎?一期不著痕跡地搖頭,他應該先質問鶴丸怎敢在分手近三年後的今天,帶著兒子跑來找他?又為什麼需要來找他?

「一期?拜託嘛……你不會棄我們不顧對吧……」鶴丸雙手合十、低聲下氣地說。

一期一振正在忙他的論文,很可能趕了幾天論文使他腦袋思路不太清晰,總而言之,一期一振想問的話什麼也沒說出口,他只是緩緩退開並讓出進屋的路。

「鶴球這種名字是誰取的,」一期喃喃地說,「聽起來不太正經。」

「呃,算是我吧,」鶴丸顧左右而言他,牽著走路還搖搖晃晃的孩子踏進屋裡,「所以,你覺得我的名字比較正經嘛,一期?」

「不,我沒有這麼說,」一期關上家門,「鶴丸國永前輩,」

「別叫得那麼生疏,」鶴丸很快地說,當他看見一期臉上一閃即逝的倔強,連忙換了個語氣,「我的意思是,這樣喊起來多饒舌,」

「那就鶴丸前輩,」一期說,語氣很明顯是他不回憶兩人過去的關係,而鶴丸也識相地絕口不提,一期又說,「您和孩子去睡臥房吧,我今晚還要繼續趕論文。」

「好好,那就謝謝你的好意啦。」鶴丸乾脆地接受這個安排。

他身旁的孩子正使勁揉著眼,無聲無息地打了個呵欠。

「他睏了。」一期說。

「借點熱水,你替我看著他。」鶴丸從背包裡拿出全新的奶瓶與奶粉罐,熟門熟路地走向吧檯後方。

一期一振坐在沙發上,與這個穿著雪白的嬰孩四眼相望。

「您會說話嗎,小鶴球?」一期溫和地對著孩子說,「我叫做一期一振,是爸爸的朋友。」

「……草莓,」鶴球稚嫩的嗓音說,他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一期一振像是見著食物。

「對,跟草莓的發音相同,」一期連忙補上一句,「但跟草莓沒有關係。」

「一期,」小鶴球嫩嫩地喚道,他搖搖晃晃地走過來,抱著一期的腿就想往上爬。

一期一振小心地將孩子抱到腿上,軟軟的四肢傳來比大人還高一點的體溫,嬰兒細緻的髮絲也傳來特殊香味。一期忍不住想,這樣看來被受呵護的小孩,為什麼會在夜半三更被帶來這裡,難道孩子的媽不會擔心?還是說……鶴丸跟妻子吵架鬧分居了?

「一期,」鶴球抱住一期的脖子,紅噗噗的小臉蛋在一期一振頸窩磨磨蹭蹭。

「請再等一等,爸爸就快弄好了,」

「對著年紀比你小的孩子為什麼要用敬語?」鶴丸輕笑地問,右手輕輕搖晃著奶瓶。

「因為他跟您長得很像。」一期語氣平淡地說。

「是這樣嗎。」鶴丸將奶瓶遞給一期懷裡的孩子,鶴球雙手捧住就往嘴裡塞,鶴丸彎腰將他抱起,「來吧,鶴球,我們去睡覺。」

「櫥櫃裡有小薄毯,我來拿。」一期跟在鶴丸身後走進房間。

比起知道鶴丸已婚育有一子,一期更驚訝自己還能保持平靜,他望著鶴丸的背影想,如果以戲劇化的台詞來形容,就該說他們當初也算愛得轟轟烈烈,就連相識的過程都非常特別。

那是高中一年級的時候。

一期一振跟著家人搬到這個市區,對於嶄新的生活圈既期待又緊張,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中,他不知道將會認識什麼樣的人,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或許這裡的人都很文靜內斂,不太會與外人打招呼,也可能他們都很外向開放,不論如何,他希望能好好融入新的班級,不必特別突出顯眼,只要能交上朋友就足夠了。

也因此當就讀三年級的鶴丸衝到教室前對著他大喊的時候,他真是嚇了好大一跳--『我喜歡你!跟我交往吧!』

一期一振乾愣愣地瞪著鶴丸,當時班上好幾雙眼望著他們,一期好一會兒才不太確定地說:『前輩,您認錯人了?』

『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會認錯這張臉--』鶴丸朝他露出欣喜又感動的神情,卻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壓抑住情緒,『對啦,你還不認識我,抱歉,』

『沒、沒關係,』一期一振沒有探究鶴丸收聲的原因,他只是緩緩往後退並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卻沒想到鶴丸也跟上來,還不顧其他後輩的眼光,隨手抓張椅子就坐在旁邊,『我叫五条‧鶴丸國永,請多關照。』

『您好,五条前輩,我是粟田口‧一期一振。』一期相當有禮地說。

他們相識的過程就如一期對鶴丸的第一印象,從認識那天開始,他就覺得鶴丸是個非常神奇的人。

「鶴丸前輩,」思緒回到現在,一期將手中的薄毯交給鶴丸,神色溫和地看著鶴球瞇著眼吸吮奶嘴,「需要什麼請不必客氣,我就在外面。」

「嗯,多謝,」鶴丸咧嘴笑道,將鶴球小小的身軀放在加大的雙人床中央。

一期悄悄走出房間,但他沒有關上門,而是將客廳的燈轉暗,再將矮櫃上的檯燈轉過來照亮電腦與筆記本。

上大學之後他就搬出來住在外面,獨居生活也算習慣了,雖說最初他並不是獨居,從屋子的格局就能看得出來,這是間適合情侶或小家庭居住的房子--是鶴丸為了讓兩人都住得舒適、精挑細選才找到的房子。

『一期!我們同居吧!』

提出同居邀約時,鶴丸臉上的神情一期還記得清清楚楚,明明比他年長兩歲,咧嘴綻開的笑容卻比孩子更單純開朗,當下一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畢竟他們已經交往兩年,一期一振對鶴丸國永可說是全心全意地信任著。

他們經歷了一個多月的磨合期才總算習慣對方的生活步調,同居四年的期間相當甜蜜和諧,一期一振對這段感情相當有安全感,或許是鶴丸的性格使人安心,一期想,或許是鶴丸讓他聯想到小時候認識的大哥哥。

一期曾在年幼時摔進河裡,當時有位大哥哥經過,將差點溺死的一期一振從水裡撈起來。一期不記得那位哥哥長什麼模樣,只記得他說了句非常耐人尋味的話,但一期現在也想不起那句話是什麼。大概鶴丸給人的感覺跟那位哥哥很像,所以才這麼令人感到安心。一期沒有意義地想著,他很清楚,會回憶起這麼多事,只不過是因為他不願正視心裡的失落與寂寞。

真沒想到,那個鶴丸國永前輩居然結婚,連孩子都有了啊。一期感嘆著,那個喜歡惡作劇、老愛捉弄人的鶴丸國永,居然已經和別的女人結婚,還生了個孩子。

『吶,一期一振,跟我交往吧!』這是鶴丸畢業那一天。

『既然同校,那一起住就好啦,我正好要換間大一點的屋子呢,我的意思是--一期,我們同居吧!』這是一期高中畢業那一天。

『一期,我對你是認真的,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相信我愛著你,好嗎?』

真沒想到,一期盯著螢幕發愣,真沒想到曾對他說出那些話的鶴丸,現在已經跟別人共組家庭……這麼看來,依舊留在這間屋子的人,豈不是顯得戀戀不捨且毫無長進?

『啊啊、誰叫我一直以來都不肯面對現實。』一期在心中嘲笑自己。

鶴丸離開時沒有任何預兆,任何言語都無法詮釋他心中的感受。

那是在鶴丸大學畢業典禮之後的事。畢業後鶴丸仍舊沒有就職的念頭,在櫻花逐漸綻放的時節,鶴丸只是抱著一期的腰坐在臥房窗前,從這個樓層正好能看見粉嫩的花苞。

鶴丸似乎有許多煩惱,但他卻一個也不對一期說,只是有意無意地親吻一期,整整有三天的時間他們只是待在屋裡聊些不著邊際的事,一期心中升起不明顯的忐忑,很像暴風雨前的寧靜,當鶴丸小心翼翼捧著他的臉親吻,一期就看見鶴丸眼中有什麼慢慢破碎。

『我們分手吧……抱歉,一期。』

確實有什麼碎了,但一期不願去正視那些碎片,他睜大眼,想這到底是不是個捉弄人的玩笑,但他知道不是,畢竟鶴丸從來沒有露出這麼悲傷的神情。

『嗯,好,』當時一期一振的聲音很輕很輕,『您多保重。』

 

(TBC)

评论(21)
热度(88)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