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鶴一期+三日一期♦月之莓之鶴-34

閱讀前注意:

*軍隊、幫派、鬥毆、不科學、毒品、病毒、砲灰角死亡、粗話,←大概是這個故事的部分內容。

CP為鶴一期+三日一期,顧名思義就是三人行,不能接受請繞道<o>

*與任何官方故事史實都沒有關係,這完全是作者妄想之下的產物。

*是個不知有無甜份的故事,個人覺得很單調而且完全是滿足私慾所產生的設定。

※長篇,本篇完結在此,牽涉R的情結不上傳。網路上的集數只供閱讀方便,實體書會重新編排章節。

2016CWT42出實體本,販售連結已經開放:

台灣地區預定 淘寶預定頁面 


以上OK?請往下閱讀 ↓


※大家新年有沒有吃好睡好呢?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了: )


「你跳過太多步驟,」三日月甩動刀劍,「還沒結婚呢,談什麼夫妻吵架?頂多是情侶拌嘴。」

「還不都差不多。」鶴丸說。

「也是,床頭吵床尾合,」三日月說,「這句話還是有它的道理。」

「那就看兩位還有沒有餘裕將我帶到床上。」一期冷冷地說。

他抬眼,染上霜雪的睫毛使他那雙蜜色雙瞳看來更顯淡薄,他抿起唇、以雷電般的速度進攻,他似乎已不願再和他們交談,刀劍準確無誤地刺向三日月的心臟、失手後他回過頭,立刻又砍往鶴丸的胸口。

「你這是被逼急了?」鶴丸噙著笑意問。

一期不再回話,他反手握刀想打飛鶴丸的刀劍,三日月再度朝他攻來,一期一振躲避的速度更快更俐落。

鶴丸驚險地躲開三日月失控揮來的刀鋒,不悅喊道,「你是故意的?」

「哈哈哈,怎麼會呢。」三日月笑道,華麗地回身再度砍向一期。

一期一振跳躍而起、這次是鶴丸差點砍中三日月,他們打得難分難捨,白雪再度從天而降,在沒有起風的狀態之下,白色小點寂靜又緩慢地降落著。

一期的刀劃過空氣,將無數雪花斬成兩半,他讓刀劍消失以躲掉鶴丸的進攻、卻又立刻顯現刀劍擋住三日月的斬殺,搭配上他標準的拳打武術,每個攻擊與防守的速度快得令人眼花撩亂,他們越打越起勁,即使不知從何處飛來的無數屍塊也無法阻止他們。

鶴丸踏過醜陋變形的腳掌軀塊,黑色血液浸染雪地,空中不再只有白點,更多飛沫般的黑色混著軀幹掉落下來,三日月乾脆將它們再度展斷,絲毫沒有改變進攻路線。

「八成是江雪發怒了。」鶴丸說。

「岩融和今劍動真格也是這副德性。」三日月說,他加快攻擊的速度。

「他們還真是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改造人呢。」鶴丸說,擋下一期揮來的刀,左手快速出拳。

「世界各地的犯罪者都送來當實驗品了吧!」三日月笑著說,在一期側身閃避時,他也當機立斷躲開,才免去被鶴丸正面擊中的命運。

「怪不得糧食如此短缺。」鶴丸說。撲空的攻擊使他在雪地上滾了一圈,白色大衣沾上一點黑血,他乾脆把外套留在雪地上。

「說到糧食,」三日月說。朝著一期的右手砍去,在意料之內這攻擊被完美地閃避開來,「明年度的各區存糧都顯示重度不足,得啟用配糧機制了。」

「只要啟動王座,就能保住今年的作物,」鶴丸說。他踩踏上石牆,後空翻震落一團團積雪,他右腳踢向一期的小腿,「如此一來配糧也能簡單操作。」

一期一振輕盈跳起,黑色披風優雅地滑過三日月臉頰側邊,他站在進入宮殿的台階上快速地左閃右躲,三日月與鶴丸聯手的攻擊模式越來越銳利,一期幾乎只能看著他們短暫的殘影,而刀劍更只剩下閃爍不定的雷光。

「我有個問題,一期,」鶴丸語氣輕鬆地問,將兩人碰撞在一起的刀往前推,「要是邏部特掛了,你會怎麼樣?」

「切腹謝罪。」一期冷淡地說。刀鞘擋住三日月的劍,一次吃下兩人的攻擊,他的腳步正向後滑動。

「那可就麻煩了。」三日月帶著笑意說。

一期一振手中的刀忽然又消失,他以極度不合理的角度閃避,當鶴丸與三日月同時更改攻擊路徑時,一綠一白的身影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

「鶴丸!」鶯丸喊道,他跑到鶴丸身旁,身上滿是黑紅色的烏塊,「情況怎麼樣?」

「有點棘手,還過得去。」鶴丸笑道,視線緊盯著一期一振。

小狐丸來到三日月旁,將刀劍上吸附的血塊甩落。

「那裡都擺平了?」三日月問。同樣在注意一期的舉動。

「嗯,剩下的今劍跟岩融能處理,鶴丸的人手也在幫忙。」小狐丸說,目光放在一期一振身上,眼底盡是敵意,「你們二打一,怎麼打這麼久都沒進展?」

「哈哈哈,說的是,」三日月笑著脫掉大衣,衣服沉重地掉落在雪堆裡,「該怎麼說呢,他抵死不從,我總不能強要硬上?」

「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小狐丸不耐煩地說,「早點得手省得麻煩,這次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退出!」

「這樣豈不是顯得我們很卑鄙?」鶴丸滿不在乎地說。

「只要能達到目的還談什麼卑鄙,」鶯丸說,「四對一,能快點讓戰爭結束對大家都好。」

「無妨,」一期一振柔聲說,「小狐丸先生或鶯丸先生要加入嗎?我沒有異議。」

「沒想到一期居然會變成這種樣貌,我非常驚訝呢,」鶯丸溫柔地笑著說,「不過這也證明我的直覺沒有錯,你確實不是普通人。」

「鶯丸先生待我如故友,不勝感激。」一期有禮地低頭說。

「既然如此,你怎麼就不答應成為我們的一份子?」鶯丸說,「鶴丸這傢伙,一定是什麼都沒說清楚就跟你打起來了吧?」

「我們已經談得清清楚楚,很可惜立場不同。」一期一振說。

「你指是什麼立場?」小狐丸問。

「這有點複雜,」三日月接著說,「他本來是粟田口創造的第三個王,照理說應該與我們有相同的理念,但出了點狀況,他現在替邏部特辦事,只想搶我們的金裝。」

「狀況是指我們誤殺粟田口吉光那件事?」鶯丸問。

「主要是那件事沒錯,但他被洗腦才是最麻煩的啊,」鶴丸說,「剛才一期居然跟我說,要是邏部特死了,他就要切腹呢!」

「與主殿共同存亡是基本的態度,」一期一振說。

「所以要生擒就只能連邏部特一起捉住?」小狐丸思考地說。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三日月說,「不過只有我跟鶴,光是對付吉光就費盡心思,」

「那是因為你們根本沒有認真打!」小狐丸說,握著刀作勢就準備要朝一期衝過去!

「啊、小狐,吉光他跟我們有點不一樣。」三日月說。

「拿出你的刀!」小狐丸無心聽三日月的勸阻,單腳一蹬就衝向一期,他舉起刀、就要往一期身上砍過去--

銀裝刀一下子撞擊在一期一振的刀身上,頻率不同的雷光發出巨大爆破聲響,小狐丸被彈飛了五公尺遠,他瞪大眼呆愣退回三日月身旁,緊盯著一期一振的雙手。

「他不需要金裝?」小狐丸錯愕地問,看著一期右手的刀與左手的刀鞘。

「對,他不需要。」三日月說。「所以進攻需要一點技巧,免得失準。」

「鶴丸,」鶯丸說,「你一開始也是像小狐丸那樣什麼都沒想就攻過去了吧?」

「又不只我!三日月也是啊!」鶴丸不服氣地說。

「這下棘手了,」鶯丸不理會鶴丸,「一期省去了發動金裝的秒差,能隨時啟用……看來電場也是金裝等級,這樣即使我的攻擊力占有優勢,也無法與他抗衡。」

「我也這麼想呢。」三日月笑著說,「剛才試了一下,攻擊力方面雖然是我比較強,但吉光的變化性太大,與鶴聯手好幾次都還是讓他溜走。」

「那這麼辦,」鶯丸說,「你們繼續對付一期,我和小狐丸去抓邏部特吧?」

「可行,」鶴丸說,「前提是你們得閃得過一期那一關。」

「只要你們將他絆住就不成問題。」小狐丸說。

「那麼,」三日月一聲令下,他們四人同時進入備戰狀態。

一期一振仍平靜地站在原地,在一對四的情況之下,他也不能輕舉妄動,只能等他們發動攻擊、自己則隨機應戰。

「攻!」

三日月的低沉嗓音響起,他們四人齊步往前飛蹬、就在距離一期將近十公尺遠時,他們分散開來--但一期一振只是站在原地,甚至不去尋找他們的路線軌跡,他舉起雙手、刀與刀鞘再次擋住三日月與鶴丸的刀。

「兩位大人在攻擊的時候有個我想不透的習慣,」一期淡淡地說,他不看三日月也不看鶴丸,視線從他們兩人之間的空隙穿透過去,「那就是一定會與我對上眼,而且特別喜歡無謂的接觸。」

「想觸碰喜愛的人,這是常理。」鶴丸說。

「難道你就不會想碰我嗎,吉光?」三日月說。

「你們的所言所指,我一點也沒有興趣探究。」一期清冷地說,他站穩腳步、旋即雙腳一蹬彈開他們的刀,他衝向主人的所在地,搶在小狐丸與鶯丸之前趕到邏部特面前。

「金裝呢?東西在哪裡?!」邏部特急切地追問,「得手了吧?快給我看看!」

「很抱歉,屬下無能,」一期一振說。

「什、什麼?!你他媽個廢物到底是去做什麼?!」邏部特暴躁地吼道,踹得一期一振單膝跪地,他扯住湖藍色的髮尾,「你當真為我盡心盡力?!該不會是轉了陣營?!」

「絕無此事,」一期堅定地說,刀劍消失、他的雙手貼在地面上,「是敵方要來擒拿主殿,我不能讓他們得逞。」

「那都是你的錯!」邏部特一掌甩向一期的頭顱,看起來神經兮兮,「現在怎麼辦?!別忘了!我死了你也得死!」

「主殿,請下達撤退命令。」一期一振恭敬地說。

「想逃走了?」鶴丸從露台一躍而入。

「逃可不是你的風格,吉光。」三日月跟了上來。

小狐丸與鶯丸迎頭趕上,小狐丸不滿地說,「都說了你們負責絆住他,還有--既然你們知道邏部特在哪裡,就該先跟我們說啊!」

「我們一路從大廳找上來,浪費不少時間。」鶯丸同樣抱怨地說。

「唉呀,抱歉,忘了忘了。」鶴丸說。

「邏部特,」三日月的唇角往上勾起,他望著一期浮腫的臉頰與破皮的唇角,再看看邏部特扯在手中的細密髮絲,「傷害『女王』的罪可是很重的啊。」

「所以確定一期一振是女王了?」鶯丸問道。

「他是,」鶴丸說,同樣掛起不明顯的笑,但語氣卻相當冰冷,「膽敢傷害這個國家僅有的女王,死罪。」

「哈--哈哈!」邏部特滿頭大汗地躲在一期一振身後,「我死了他也不能活!你--你們休想動手!」

「按照計畫,」三日月說。

「進攻!」鶴丸喊道。

他們從不同方向朝中心點衝過去,邏部特發出模糊的嘶嚎,一期一振不慌不忙地擋在主人身前,他徒手擋住鶯丸的刀,高壓電流在他手心留下不明顯的紅痕,他旋即捉住刀刃、連同鶯丸甩向攻來的鶴丸。

鶴丸跳開閃避、三日月接著從背後刺向邏部特--一期一振揪住主人的衣領往下拉扯,三日月只刺穿了邏部特的西裝,小狐丸的攻擊因此撲空,鶯丸蹬著牆面抬腳踢向一期!

一期一振絆倒邏部特的腳,藉此讓自己有更多防守的空間,邏部特低聲咒罵,撞擊地面隨即暈死,此時一期側身避開鶯丸,他一拳朝著鶴丸打去,出現的刀正好擋下三日月的攻擊。

 

(TBC)

评论(18)
热度(62)
  1. piemul832kt知更 转载了此文字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