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期: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鶴一期+三日一期❤小草莓的幸福貓尾-6(fin.)

*貓設定,三日月→黑貓,鶴丸→白貓,會變成人。同樣的設定已有其他作者使用過。

*三日一期+鶴一期,一期只有一個,請注意!

*應該是傻白(蠢)甜的人貓同居日常,請以輕鬆的心情閱讀XD

*全文完結於此,牽涉R的情節不上傳,請體諒> <

*主要篇幅總共有六篇,每篇約6-7千字,番外3千字,總字數4萬字up,只有番外不上傳。頂多R15。



台灣地區預定表已開放填寫!場領以CWT41為主,通販則是會後處理。有意願購買歡迎填寫!淘寶如果有需要請再等等> <


6.他也很喜歡他們

一期一振總算開始煩惱關於鶴丸與三日月的事了。

他之所以不願多想,是因為他怕自己必須做出抉擇,畢竟戀愛總歸是兩人的事,他不知道三個人該怎麼進行下去。可是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怎麼想,他喜歡他們,但分不出兩者誰多誰少、也分不出這兩種心情有何差別,若要直白地說,那就是他很喜歡三個人一起生活的感覺。不論缺少誰,這個小小的家都不再完整。

可是這不是戀愛,一期認為自己不是個遲鈍的人,不至於弄不清戀愛是什麼感覺。

他所知道的戀愛應該更緩慢,可能偶爾有些砰然心跳,或許是循序漸進的牽手、親吻以及擁抱,也或許像雨中追逐後喜極而泣凝望對方的那種感覺。一期對戀愛的場面多半來自電影,震撼的配樂與畫面總能在他心中點出一圈圈漣漪。

「一期?」鶴丸拿著長棍麵包在一期面前晃了晃,「發什麼呆呢?不是你說要野餐嗎?怎麼一聲不吭?」

春光明媚,假日的公園草地到處是前來野餐聚會的人群。

「嗯、喔,沒什麼,」一期說,「天氣太好,讓人感覺昏昏欲睡呢。」

「你昨天睡了整整一天耶!還睡不夠啊?」鶴丸說。

「到了戶外感覺不同嘛!」一期笑著說。

「確實是,好多人躺下來就睡著了,這是個能讓人放鬆的地方。」三日月打量著在不遠處呼呼大睡的一家人,他們的狗蠢蠢欲動地想掙脫綁繩。

「要吃麵包嗎?」一期將長棍麵包切片,抹上薄薄的奶油。

「我要草莓醬。」鶴丸說。

「我也是。」三日月說。

一期的手僵在半空,他已經在三片麵包上塗滿奶油,「你們這麼喜歡草莓?」

「喜歡啊。」鶴丸笑著說。

「奇怪,我不記得貓喜歡草莓,還是你們例外?」一期說,從背包裡找出草莓醬。

「我們不算普通的貓吧。」三日月躺下來,頭枕在一期腿上。

「請不要這樣,三日、」

「宗近。」

「宗近先生,」一期說,「這是在外面,不是在家裡。」

「所以呢?」三日月毫不在意地問。

「親密的舉動還是不要做比較好,」一期說。

「有什麼關係,不會有人在意,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你看,那邊還有人在親吻呢。」三日月瞇著眼說。

「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一期說,他拿著麵包片,試著把草莓罐放在腿上單手打開。

「我們這樣很好啊,」鶴丸說,替一期將玻璃罐打開,偷偷在湖藍色的頭頂上親了一口,「還是你又要說男性跟女性的問題?」

「這當然也很令人在意,」一期說,「但更大的問題是我們有三個人,」

「那又怎麼樣?」鶴丸問,指著不遠處由一群女孩子組成的小團體,她們大聲歡笑地抱在一起打滾,「那些女孩少說有五、六個人,抱在一起也沒怎麼樣啊。」

「因為她們只是單純的朋友!」一期乾脆地說,「誰都看得出來她們是朋友,你們是裝傻還是真不懂?」

「「咦?」」

三日月與鶴丸都露出訝異的表情,他們望著一期的眼神充滿熱度,但卻也飽含困惑。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一期被看得心裡發毛,差點就把塗滿果醬的麵包扔在他們臉上。

「嗯……該說是意外嗎,」三日月望著鶴丸說。

「嗯,我挺意外的。」鶴丸說。

「什麼啦?」一期挑戰地問,「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也不能算奇怪的話,」三日月說,他仰望著一期一振,雙眼中充滿笑意,「所以在你的認知裡,已經清楚知道我們並不像一般的朋友了,是嗎?」

「那是當然的吧,」一期沒好氣地說,「你們一天到晚對我動手動腳,而且還會--」

他突然安靜下來,這才注意到自己說了多麼害羞的話。

「還會什麼?」鶴丸在一期耳旁問。

「還、還總是親個不停,」一期羞怒地說。

「所以一期小寶貝總算知道我們有多認真了,對嗎?」鶴丸噙著笑意在一期耳旁親吻,「很好很好,算是很大的進步,這表示你會認真看待我們的心意?」

「我不知道啦,」一期閃躲地說,把麵包推到鶴丸面前,「還沒想那麼多。」

「但你看起來想了很多呢,吉光,」三日月翻過身抱住一期的腰,「似乎很煩惱的樣子喔。」

「也沒那麼誇張……」

「我可以知道你的煩惱嗎?」三日月問,「或許直接與我們談反而會快一點喔?」

看著鶴丸與三日月認真專注的眼神,一期心煩地站起來,差點打翻果醬,「我想去買棉花糖,別跟來喔!」

望著一期大步走出草皮,在遠處的的紅磚道停下來,棉花糖小販上掛滿了雲朵般的奇異色彩,一期一振的臉被那些雲彩擋住,當然這麼遠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覺得一期在想什麼?」鶴丸懶懶地問。

「不知道,」三日月說,自顧自地吃著塗滿草莓醬的麵包。「吉光是個心思細密的人,很難猜透。」

「他該不會在想什麼適不適合之類的?」鶴丸說。「都到這個階段還想那些事未免太浪費時間。」

「他大概不這麼想,誰知道呢,我們又不是人類。」三日月說。

「一期他是不是覺得女性比較好?」鶴丸問。

正巧有對年輕可愛的女孩靠近一期,在這裡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只是鶴丸看著一期自然的笑容,心裡感到很不愉快。

「吉光以前就很受女孩子歡迎,畢竟是個溫柔的男孩嘛。」三日月也望著一期一振。

「他該不會有交過什麼女朋友吧?」鶴丸故作無所謂的態度說。

「大概沒有,」三日月輕笑地說,「他有很多弟弟,以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照顧弟弟們,搬出來之後則忙著工作,似乎沒什麼那方面的心思。」

「就算他沒有,別人總會有,他太沒有戒心了。」鶴丸說。

「是啊,他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才會接受我們的存在不是嘛。」三日月說。

「這倒是。」

「請問……如果不介意,要不要一起玩呢?」突然有兩個女孩站在他們的野餐墊子旁,綁著側邊馬尾的女孩說,「我們就在那邊,看見你們好像只有男生,我們只有女生。」

「嗯……」鶴丸趴了下來,興致缺缺地指著三日月說,「問他。」

「咦,問我?」三日月歪著頭笑道。他看著那些可愛的女孩,語帶抱歉地說,「大概不行,這裡做主的人不是我。」

「做主的人?」短髮的女孩說,「不用想那麼嚴肅啦!只是一起玩些小遊戲而已。」

「像是什麼遊戲?」鶴丸抬眼問她。

才觸及鶴丸的視線,短髮女孩就羞赧地躲到同伴背後,「就、就是小遊戲嘛!」

「你想玩嗎?」三日月問鶴丸。

「看一期想不想。」鶴丸說。

「所以還是要問吉光啊。」三日月說。

「咦?」側馬尾的女孩跪坐在三日月旁邊,「你們還有別的同伴?」

「是啊,」三日月微笑地對她說,「大概像飼主那樣的關係。」

女孩看著三日月的笑容,一下子也羞紅了臉,「什、什麼飼主啦!這種說法很奇怪耶!」

「哈哈,但就是飼主啊。」三日月笑道。

「請您別這樣亂說話,三日月先生。」一期拿著棉花糖回來,就看見三日月對著女孩子說什麼飼主話題,真是讓人聽了害臊。

「我覺得自己說得很好啊,」三日月拉著一期在自己身旁坐下來。「明明就是飼主。」

「要吃棉花糖嗎?」一期把整把棉花糖推到三日月嘴邊。

「唔。」三日月被糖堵得說不出話來。

「抱歉,」一期帶著歉意對那些女孩說,「他的用語比較奇特,希望沒有嚇到妳們。」

「哪有奇特啊,」鶴丸大聲說,「三日月說的是事實啊。」

「鶴丸先生也吃一點棉花糖吧。」一期說,捏了一團糖塞進鶴丸口中。

「你們的感情真好,」短髮女孩說,「我們剛剛是問要不要一起玩,他們都說要問你呢!如何?我們有很多女孩子喔!」

「哎?」一期看了看鶴丸、又看了看三日月,這擺明是搭訕,而且看得出來她們的目標是窩在自己身旁吃棉花糖的這兩個人,「你們怎麼想?」

鶴丸舔著手指上的糖,他聳了聳肩膀,「我覺得應該回去餵貓了。」

「哈?」一期反應不過來。

「是呢,貓餓不得。」三日月也說,拿紙巾擦拭唇邊的糖。

「不是、但是,什麼?」一期問道。要說貓,不就是這兩個傢伙?

「你們養貓?」短髮的女孩說,「我們也有養貓耶!牠們親人嗎?我的貓今天正好有來,等我一下!」

「不,他們大概……」一期差點脫口而出,說自己身邊這兩個男人就是貨真價實的貓。

她們提著貓籠回來。裡頭裝著一隻雪白的長毛貓、與藍貓。

短髮女孩抱出白色的長毛貓,她甜甜地說,「牠叫做小咪,是女生喔,牠對陌生人有點兇就是了。」

「哈囉,小咪,」鶴丸微笑地對那隻貓說。

「啊、牠可能會咬你,」看見鶴丸伸手過來,女孩連忙說。

但小咪沒有咬鶴丸,反而瞇起眼磨蹭鶴丸的手指,甚至還跳到他的腿上滾動。

「真奇怪,我第一次看到小咪這麼黏人!」短髮女孩不可思議地說。

「她是母的,會想黏我也很正常。」鶴丸溫柔地說。

短髮的女孩又害羞了,她偷偷瞥著鶴丸的臉,似乎坐靠近了一點。

「花花比較懶一點,」側馬尾的女孩尷尬地笑著說,她怎麼抱都無法將藍貓抓出籠子。

「我試試。」三日月說著,將手伸進籠子裡,原先不理不睬的藍貓突然眼睛一亮,主動磨蹭著他的手滑出籠子。

「哇,你們對貓很有一套呢!」側馬尾的女孩笑著說,「家裡的貓一定都很乖吧。」

「嗯……」鶴丸意味深長地看著一期,「那樣算乖嗎?你說呢,一期?」

「咦?」一期錯愕地愣在原地。什麼乖不乖,他想著,家裡的貓不就是你們嗎?!

「你們養的是什麼貓呢?」短髮的女孩問。

「是什麼貓呢,吉光?」三日月說。

一期瞪了三日月與鶴丸一眼,這兩個女孩的問題明明是對著他們說,他們卻故意擺出這種漸忘的態度,而且--『貓指的就是你們啊?!是要我說什麼?!』

「吉光?」

看著三日月那種絕對能稱作愉快的態度,一期緩緩地說,「只是普通的黑貓跟白貓。」

「很溫馴嗎?」短髮女孩又問。

「算、算是吧,」一期不自在地說。

「所以你們住在一起?」側馬尾的女孩說,「那貓是一起養嗎?都是誰在照顧啊?」

「「是他。」」三日月與鶴丸不約而同地說。

「對,是我。」一期乾脆地表示。

「這麼說你是負責玩貓?」短髮女孩問鶴丸。

「我負責照顧飼主喔。」鶴丸說,正巧小咪爬起來親吻他的下唇。

「你們養的貓親人嗎?」側馬尾的女孩問。

「我覺得很親人啊,」三日月笑著說,「對吧,吉光?」

「是很親人……」一期小聲地說。

「牠們一定很喜歡你們吧!」短髮女孩笑著說。

「我倒是很肯定他們很喜歡一期。」鶴丸說,把長毛貓還給短髮女孩。

「貓都喜歡餵飯的人啦!」側馬尾的女孩笑說,「你們也很喜歡牠們吧?貓是很需要疼愛的寵物喔!」

「是啊,吉光,」三日月將藍貓還給女孩,「貓很需要疼愛啊,你說是不是?」

「我很喜歡他們啊,」一期直白地說,「您哪次聽到我說不喜歡了?要是不喜歡,我哪會讓他們睡在床上?」

見一期一振這種充滿愛意的話語,讓三日月與鶴丸心中小花朵朵開,然而心中開滿花朵的不只是他們,連女孩們也抱著貓挨近一期身旁。

「你真的很愛貓!」短髮女孩開心地對一期說,「真好,交男朋友果然還是應該找愛貓的人。」

「是啊!這樣就不用擔心貓咪被趕走了!」側馬尾的女孩說。

「妳們也很愛貓啊,」一期笑著微微後退,「貓咪在妳們的照料之下顯得很健康,喜歡小動物的女孩都相當有氣質呢。」

三日月與鶴丸肯定他們聽見花朵盛開的聲音,而那兩朵花就分別開在兩個女孩頭頂。

「該回去餵貓了。」三日月起身拍了拍手,在女孩子們碰到一期之前,先把他拉了起來。

「等等、東西要收拾!」一期急忙地說。

「這些東西就送給妳們吧,」鶴丸拿起背包,他微笑地對女孩們說,「野餐墊還很新,麵包也很新鮮,啊、但是草莓醬開過了,我就帶回去。」

「下次有機會帶貓來喔!」短髮女孩對著被三日月拉走的一期喊道。「一定要帶來喔!」

一期走得跌跌撞撞,根本來不及好好與她們道別。

「你們搞什麼啦?」他不高興地說。

「上車吧。」三日月打開後座車門。

一期納悶地爬進車裡,當他聽見後車廂關上的聲音時,發現三日月也擠了進來。

「要換鶴丸先生開車?」一期天真地問。

但鶴丸從另一邊擠進後座,一期莫名其妙地看著左右兩人將車門關上。

「你們--」

語音未落,纏人的親吻開始了,一期一振心中警鈴大作,萬萬沒想到這兩個人居然會在狹窄的車內對他動手!

「等、不可以,」一期閃避鶴丸的親吻,一轉首又被三日月緊緊吻住。「快、停下來--!」

「為什麼不可以?」鶴丸舔著一期的脖子說。

「唔唔--這、這是在外面,」一期艱難地說。

「所以回家就可以繼續?」三日月解開一期的鈕扣。

「不--不是這個意思!」一期拍開三日月的手。「你們!發什麼神經?!」

「因為一期說喜歡我們啊,」鶴丸傻笑地抱著一期說。

「聽見那樣的告白,誰還能把持住呢。」三日月親吻一期的指尖。

「你們真是奇怪,我又沒說過討厭,只是覺得三個人這樣很不正常,」一期說。

「難不成你是在煩惱該選擇誰?」三日月訝然地問。

「我……」一期低下頭說,「我只是在想,果然不能這樣下去。」

「為什麼?」鶴丸問。

「若你們是真心待我,我就更不能以這種不明確的態度面對你們,連該怎麼選擇都不知道,這樣不公平。」一期認真地說。他怕在『不知道比較喜歡誰』的情況下與兩人日漸親密,這樣一來最終決擇或分離時豈不是很痛苦?

「哈……原來你在想這種事,」鶴丸傻笑地說,「這根本不重要啊。」

「怎麼會不重要?」一期不滿地說。

「當然不重要。」三日月說,梳理著一期凌亂的頭髮,「聽著,吉光……我們是貓,所以不介意這種事。」

「你是指貓沒有固定伴侶?」一期問。

「也可以那樣說,但嗯……我們不太一樣,」三日月說,「我們的族群會選擇固定伴侶,至於人數的問題……只要你能給我們相同份量的愛,」

「不冷落我們任何一個,」鶴丸說。

「要贏得你更多關注是我們兩人的事,聽起來狡猾,但你不需要抉擇,」三日月說。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覺得不高興時,會自己想辦法趕走對方,」鶴丸說,「所以你不用選啊。」

「何止是狡猾……」一期淡淡地說,「你們這麼說,我哪敢忽略啊,這根本是脅迫。」

「哈哈哈,那你接受脅迫了?」三日月笑著問。

「由不得你選,反正我是不會走的。」鶴丸說,「你到哪我都會跟著。」

「這是跟蹤狂的發言喔,鶴丸先生。」一期故作嚴肅地說。

「喔哇,在車子裡衣衫不整的一期一振說這種話,感覺特別有氣氛呢。」鶴丸揉著一期的腰說。

「惡趣味!」一期說。

「不過在車裡確實很引人遐想,」三日月不著痕跡地以膝蓋分開一期的腿,「要是什麼都不做,未免太可惜了點。」

「不行!」一期機警地闔起雙腿,他抱著膝蓋說,「不可以!如果你們還想繼續這段關係,就得按照我的規矩!」

看著一期露出精明的神情,他們乖乖聽命,「具體來說?」鶴丸問。

「我還沒想到!」一期理直地表示,「反正我說可以才可以,不行就是不行!」

「吉光,你如果一直說不行,我們會乾枯而死喔。」

「我看你們明明好得很,」一期抓緊時間將衣服的鈕扣扣上。

「嗯……我沒意見,」鶴丸攤手說,「但從明天開始,你可要準點餵食。」

「什麼?」一期爬到駕駛座回頭望著鶴丸,「我什麼時候讓你們餓過肚子?」

「不是那種餵食,」三日月說,將車鑰匙遞給一期。

「要知道,公貓被餓了太久,失去理智很難管住呢。」鶴丸狡黠地笑著說。

「您到底在說些什麼?」

只見鶴丸與三日月都突然伸出右手指著自己的下半身,一期當下還沒會意過來,他發動車子,在引擎的噪音聲響中突然就理解了他們的話中之意,一期一振惱羞地回頭瞪著他們,但這兩個頭上立著貓耳的男人卻一點也不退縮,反而還對他歪頭微笑。

「我想到了。」一期倒車離開停車格。

「想到什麼?」鶴丸語帶笑意地問。

「想到怎麼約束違規的你們。」

「是什麼呢?」三日月說。

一期打了方向燈,右轉駛出停車場。他從後照鏡瞪著他們,然後吐舌地說--

「要是不守規矩,我就帶你們去結紮!」

丟下這句話,一期不再看他們,而是專注在眼前的道路上,等到他駛上快速公路,才終於聽見鶴丸大聲地說:

「千萬不可以啊一期!我們的性福就是你的性福!別跟自己過不去!」

三日月倒是很冷靜,他理性地對鶴丸說,「只要你隨時保持警戒,被帶進獸醫院時維持人的模樣,沒人可以隨便剪掉你的命根子。」

一期真有點想叫他們下車,卻忍不住笑出聲來。


(fin.)

评论(15)
热度(75)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