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期: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鶴一期+三日一期♦月之莓之鶴-1

閱讀前注意:

*軍隊、幫派、鬥毆、不科學、毒品、病毒、砲灰角死亡←大概是這個故事的部分內容。

CP為鶴一期+三日一期,顧名思義就是三人行,不能接受請繞道<o>

*與任何官方故事史實都沒有關係,這完全是作者妄想之下的產物。

*是個不知有無甜份的故事,個人覺得很單調而且完全是滿足私慾所產生的設定。

※長篇,本篇完結在此,牽涉R的情結不上傳。網路上的集數只供閱讀方便,實體書會重新編排章節。應該是2016CWT42出實體本。

小草莓的幸福貓尾因為是短篇,所以計畫在活動倒數一個月時再繼續更新,屆時會日更至完結。

以上OK?請往下閱讀 ↓




槍聲響起,煙硝、火藥、鬥毆與砍殺的叫罵聲--

『--抓住我!』

刺眼光芒伴隨著螺旋槳產生的強勁風勢,他看不清窗外直昇機上是誰伸出了手--轟然巨響!地面都在震動!

『--吉光!』

碰!碰碰碰碰!玻璃瞬間碎裂、地面傾斜,他早已放棄逃生的念頭,只求再一次看清那人的臉--四周突然靜謐無聲,他看見爆炸的火光四起,彷彿放慢了動作,火苗朝他衝了過來,他漸漸墜入黑暗、渾身劇痛--

「--啊啊啊!」

睜大雙眼,一期一振慌亂地坐起身,他暴躁地轉亮床頭燈,鎮定劑一下子被拍落在地面上,不同顏色的藥丸在地面上彈跳滾動,他喘著氣離開床鋪,跪在地面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汗水與淚水浸濕面頰,一期缺氧般地大口地喘息著,他抓起紅色藥錠塞入口中,化學合成的苦澀味使他皺緊眉頭,但呼吸總算是緩和下來,他揉著頭髮站起身,窗外的夜空一角泛起了魚肚白,如同墨畫渲染般漸漸明亮。

一期看著手機,就快要七點了,他索性關掉鬧鐘,走進狹小的浴室裡梳洗,鏡子中照映著他蒼白且驚魂未定的臉,他已經很久沒有做惡夢了。

最近一次是三個月前,醫生說那大概是經歷爆炸事件的後遺症。三個月前,一期一振在醫院醒來,他腦中空白,完全不記得自己是誰、也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關於他的名字與個人資料,全都是從身上的晶片得知,其它現況,則是從別人口中聽說。

三個月前,北區市中心發生一場爆炸案,爆炸地點有好幾處,幾乎炸毀了四分之一個城,找不到兇手而且死傷無數,到現在那個區域還是一片廢墟,爆炸案後不穩定的政局變得更加混亂。皇室早已不再團結,地方政府也越來越不可靠,人民自行組成的防衛隊勢力又太過單薄,街頭幫派四處崛起,每天都有地盤爭奪的鬥毆事件,雖然政府軍試圖鎮壓,但腐敗且毫無作為的官僚並不得民心,軍隊很快就四分五裂並各自投奔意中的幫派組織,現在的局面幾乎是仰賴組織上層的閉門會議才得以維持少有的和平與寧靜。

一期一振不清楚自己究竟來自哪裡,從晶片中調出來的資料顯示他沒有家人、沒有故鄉,只有短短的住家地址以及在某間銀行租有保險櫃與一筆財產。

出院後他第一站就去了銀行,銀行的保險櫃使用指紋、聲紋與虹膜辨識,小小的櫃子裡擺著一枚黑色皮箱,皮箱中只裝有他的現金、存款卡、手機以及門鎖磁卡,他納悶地想著,什麼樣的人會租保險櫃只為了儲放個人文件與鑰匙?但這個問題始終沒有解答,一如他想不起自己的過往,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習慣、職業以及是否有朋友。

他回到醫院付清所有的醫藥費,存款頓時所剩無幾,而後他帶著僅有的個人物品,循著晶片記錄的地址來到位於貧民窟邊緣的住宅大樓,磁卡就是這間屋子的鑰匙。這不是什麼高級的房子,客廳加上臥室頂多就十坪大,屋內應有盡有,可說是需要的物品一樣不缺,唯一讓他在意的,就是這間房裡實在太過乾淨,一點也不像有人住過的痕跡,他開始懷疑自己大概是個有潔癖的人,而經歷了一場爆炸案使他性情大變,最大的證據就是他不再有潔癖,能夠忍受藥丸隨意地散落在地面上。

一期回到臥房,把那些藥丸一顆顆拾起,裝進分格的藥罐當中。

出院後他的情緒一直不太穩定,剛開始每晚都做一樣的惡夢,時常使他恐慌驚醒,每次到醫院回診,醫生就會說那是爆炸案的後遺症,所以他服用的鎮定劑越來越重,幾個禮拜後他不再做夢了,原以為症狀已消失,沒想到三個月後的今天又被一模一樣的夢嚇醒。

不對,並不是一模一樣,一期想著,這次的夢境似乎有誰在呼喚他,但清醒後的他已記不得夢的內容。

一期拋開惱人的夢境,他換上灰色工作服,準備去上班。

走出家門,鄰居擦身而過也不會打招呼,在這動盪不安的局面,沒有人會想與陌生人搭上關係。大街上紛紛擾擾嘈雜不堪,在這寒冷的清晨,到處都是急忙趕車的勞工,一期一振也不例外,他好不容易擠上外牆斑駁的電車,在擁擠的車廂裡,車上的人誰也不看誰,車頂長條式的螢幕播放著地區新聞,多半是組織談判的結果與某些不重要的死亡事件,一期盲目地看著車窗外,列車高速駛過荒廢的爆炸區域,殘缺的皇室雕像旁,三三兩兩的人聚集著以油桶升火來取暖。

已經入冬,空氣中偶爾會出現屢屢白霜,或許在過幾天就會下雪,到時候會有更多無家可歸的人凍死在街上吧,一期一振沒有意義地想著,可惜他並沒有能力去幫助別人。

他回到家的那幾天,曾想過或許同事與上司會來找他,按照存款金額來看,就算不是特別優渥的工作,至少也不愁吃穿,可惜等了三天都沒有人登門拜訪,這大概也沒什麼好意外,有不少人的工作和家庭都在爆炸中失去,想來他也是其中之一,沒有穩定的政局,大部分流離失所的人都已經放棄尋找家人,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找。

一期一振有時會慶幸自己什麼也不記得,這樣他就不用煩惱工作以外的事,他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在離家一小時車程的西區邊境找到工作,他決定,等到存款足夠了再來打聽自己的身世。

列車一停穩,不少人推擠著下車,這是個佔地相當大的工業區,一期一振就在這裡的某棟建築物擔任掃除清潔員,不是什麼複雜的工作,他只要從早上開始清掃,下班之前就一定能掃完,比起許多同輩的青年選擇投入幫派、置身於槍林彈雨的世界,一期一振更喜歡這種不起眼且安逸的工作,他的人生沒什麼目標、也沒有冒險犯難的憧憬,雖然無聊至極,至少能保住一命。

「早啊,一期君!」

「早安,鶯丸先生,」一期走進休息室裡,微笑地與同事打招呼。

「哇啊……你的臉色真糟糕,」鶯丸說,摸著一期的額頭,「你生病了吧?」

「沒什麼,只不過沒睡好而已。」一期一振說。

「喂!那邊的!不要交談!」負責管理清潔員的人大吼,一期一振與鶯丸連忙分開來,其他同事低著頭整裡清潔裝備,休息室裡鴉雀無聲。

上工的鐘聲響起,他們有秩序地推著裝備一個個離開,鶯丸偷偷摸摸地在一期口袋裡塞了個東西,他朝一齊眨眨眼,推著裝備輕快跑開。

好像是糖果,一期摸著口袋忍不住感到溫暖,鶯丸是他來到這裡後交的第一個朋友,他覺得鶯丸實在不像清潔員,不僅態度樂觀,看起來也不像其他人一樣那麼怕上司。

「動作快一點!你搞什麼?!」

在上司的吼聲中,一期一振低頭推著裝備小跑出休息室,經過上司身旁時被摸了一下大腿,他早已習慣這種騷擾。

因為戰事不斷,市中心的男女人口比例從五比五轉變成了八比二,大部分的女性都被家人送往海外或郊區,在男女比例不均的情況之下,同性之間的騷擾已經不足為奇。

一期一振是新進人員,很自然就被鎖定成發洩性慾的對象,但他就是有辦法逃脫,觸碰一類的狀況他不放在心上,但更進一步他就會想辦法避開,慶幸的是,至今為止他還沒有被侵犯。

今天園區裡特別熱鬧。一期一振從頂樓開始往下清掃,舊大樓怎麼掃都是一層灰,人潮踩動地面使塵土四散,突然有一群五、六個看起來像是公司上級的人慌忙走過,把一期好不容易集結在一起的細灰踩散。

「動作快一點!那位大人就快要到了!」

「東西準備好了沒有?!」

「他要是發起火來可怎麼辦?!」

一期一振把工具拖到角落,他聽見那些人慌亂地叫喊著,忍不住探頭偷看,那些人延著走廊跑向電梯,當電梯門滑開時,他們低下頭。

「鶴丸國永大人!您來得真早!」

「要不先喝杯茶?啊、午餐吃過了嗎?」

跟著鶴丸國永走出電梯的人大約有十來個,在一層層的人牆中,一期看不清楚鶴丸的臉,但他實在太過好奇,不同以往避開人群的習慣,他下意識地踮起腳尖想看得更清楚,一個全身上下白到發亮的人影就這麼闖入他的視線,一期一振忽然感受到某種衝擊,血液中似乎莫名冒出大量的興奮因子,情緒像是煙花衝上夜空,他愣在原地,不理解自己怎會如此渴望接近鶴丸。

 

(TBC)

评论(4)
热度(98)
  1. 中二桑(´・ω・`)RubysSugar 转载了此文字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