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期: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鶴一❤花與畫與他的新郎-24

閱讀前注意:

*現代設定,但科技比現在稍微進步一點點。

*ABO要素,長篇故事,正篇會完結於此,但R與副篇都不會更新在這裡。

*可能有隱藏或翻盤的設定,自創角有,私人添加設定有。鶴丸是A(曾標記過別的O)。

*副CP有,請注意。

※內容會再修正,章節在實體本中會重新編排,網路上的集數只是為了閱讀方便。2015/10/18台北日鍛月煉‧特刀劍ONLY首販。



※本集的下一節是R,大約有近四千字不會上傳在這裡,請見諒> <。從這集開始一期哥會變得有點少女心,主要是想凸顯出A與O的生理心境,R的部分有點半強迫的意味,雖然不會上傳但還是做個警告QuQ,之後故事走向會稍微揪心一小段。

OK?





「噓,你冷靜啊,我有在看啦!」鶴丸牽著一期進到房內,壁爐上的螢幕依舊在播放屋內的監視畫面,「看起來他們怕你會壞事,所以留了兩個傭人在房裡,」

「是怕我會對公主做出失禮的舉動嗎?」一期問道。

「是啊,不過她們自己也可能失守,我猜應該是想找機會把你帶出屋外,」鶴丸說,「你就待在這裡吧,讓她們煩惱一下。」

「那晚餐怎麼辦?」一期一振問道。

「房裡好像有東西吃,你等等,」鶴丸開始翻箱倒櫃,終於在沙發旁的櫃子裡找到一些餅乾和巧克力,熱水壺旁有個鐵盒裡裝著即溶咖啡與茶包。

「我以為貴族不喝這種東西。」一期一振說,看著鶴丸拿來兩個杯子。

「說真的,我很早就想知道你腦中的貴族是什麼樣?」鶴丸皺著眉頭說。

「只喝現磨咖啡,而且像這樣拍兩下,」一期拍著手說,「咖啡就會端上來。」

「噗,哈哈--你真是個很有趣的人耶!」鶴丸笑著說道,「現在誰還會拍手叫人端咖啡啊,等等,我媽好像還是這樣!沒錯,本家的僕人啊,只要拍手他們就會衝過來,你真懂!」

「不,我只是看電視劇裡都這樣演……」一期愣愣地說,螢幕上忽然有了動靜,「鶴丸殿下,快看。」

三条公主的貼身隨扈從房中走出來站在走廊上,她們交頭接耳,看起來似乎躁動不安。

「發生什麼事了嗎?」一期問道。

「不知道……」鶴丸忽然安靜下來,神情恍惚,「或許我該去看一下。」

這麼說著,他站起來但仍然盯著螢幕,沒有打算往門口走的樣子。

「你覺得我該去找她嗎?」鶴丸問。

一期一振困惑地看著鶴丸,「您想去找她?」

「不,一點也不想,」鶴丸甩了甩頭,語氣堅決地說,「我絕對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一期注意到鶴丸似乎坐立難安,頻頻低頭查看熱水壺裡的水滾了沒有。

「鶴丸殿下,讓我來吧,您要不要先去睡一會兒?」一期走到櫃子旁,他驚訝地發現,鶴丸的臉頰泛紅、額角掛著汗水,而且還緊閉雙眼大口地喘著氣,看起來真像生病了一樣,「鶴丸殿下,您還好嗎?」

鶴丸國永悶不吭聲,他只是搖著頭扯了扯領口,雙手緊抓住茶几邊緣。

「去睡一覺吧,」一期說,伸手扶住鶴丸的肩膀。

「別碰我!」鶴丸吼道。

「您需要好好休息,」一期固執地拉住鶴丸,「只要能睡……」

「就說了別碰!」

鶴丸以驚人的力道甩開一期一振,一期跌坐在地板上,雙眼睜得渾圓,他略帶驚恐的眼神看著鶴丸。

「你……還是別管我的事,」鶴丸挫敗地抓亂他柔順的髮絲,他知道自己暴躁的舉動嚇壞了一期一振,但他實在難以控制情緒,「我出去透透氣。」

「不行,」一期一振收起猶豫的態度,跳起來擋在鶴丸與房門之間,他瞥了一眼大螢幕上的畫面,發現公主的兩名隨扈正在走廊上來回踱步,他望著鶴丸,「公主停止服用抑制劑了是嗎?所以您感受到信息素……開始被影響了?」

鶴丸咬著牙點頭,看來隱忍得很辛苦,「真他媽的難受。」

「這是最嚴重的程度?」

「不是……」鶴丸扶著牆搖頭。

「還會更劇烈?」

鶴丸點頭,連說話的力氣都想省下來支撐自己的意志力。

「嗯……我現在是什麼也沒感覺到,」一期輕描淡寫地表示,搬來一張椅子坐在門前,「外面那兩位女性β也感受得到信息素對吧?」

鶴丸緊閉雙眼,「嗯,但是她們不會那麼嚴重,β能捕捉到的信息素很少。」

「那她們根本用不著擔心我啊。」

「少不代表沒事,你也在酒店見過那些β遇到公主時情緒有多亢奮,」鶴丸大大地喘了口氣,「一群人當中總有一兩個例外,β也會向Ω求愛,只是沒像我們這麼劇烈而已。」

「這樣啊,」一期訝異地說,「您知道的可真多。」

「我說你,難道是在跟我閒聊嗎?」鶴丸不耐煩地說,「我現在沒那個心情……」

「是啊,我就是在跟您閒聊,」一期一振乾脆地說,雙眼直視著鶴丸,「請保持清醒,我很樂意陪您聊到天亮。」

看見一期堅定的眼神,鶴丸自嘲地笑著說,「真是不能小看你,和你一比,我這樣真天殺的夠窩囊。」

「您只不過是陷入身不由己的窘境,」一期微笑地說,「任何人都有逃避的時候,而您為了公主殿下的安危選擇回來面對她,這需要十足的勇氣。」

「說什麼面對,我只是沒地方去而已啊,」鶴丸說,情緒變得比較冷靜,「還有,我沒有你想的那麼高貴,會這麼堅持要拒絕她,純粹是我不想再被任何人影響罷了。」

「如果公主殿下不是Ω,您會考慮接受她的心意嗎?」一期一振問道。

「天曉得,」鶴丸坐在沙發的扶手上,「應該不會吧。」

「為什麼?」

鶴丸望著一期一振,不過一期卻忽的移開視線。

「沒興趣,」鶴丸說,「沒有想和她來往的感覺,大概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喔……」

他們沉默了大約一分鐘,這次是鶴丸先開口。

「你不問我喜歡什麼類型?」

「哎?!」一期慌張地抬起頭看著鶴丸,又尷尬地低下頭,「不,我沒打算這麼問。」他說謊。

「騙人,你很不會說謊啊,」鶴丸咧嘴笑道,「吶,我可以說出喜歡的類型,但你要把香皂的牌子和哪種香味告訴我。」

「您到底為什麼要執著這件事,」一期嘆著氣說。

「就跟你想知道我喜歡什麼類型一樣的吧?」鶴丸說。

這句話實在太過曖昧,讓一期一振開始有了不切實際的遐想,他甚至忘記該否認自己說謊的事,鶴丸的眼神彷彿看穿他的心思,使他連辯駁的機會都沒能把握,空氣中有股奇妙的氣味,一期這才想起,這味道他在酒店曾經聞過,那是衣櫥裡的木香、是雨後盛開的薄荷花、是裝進盤中新鮮的蘋果、是清晨吹進屋裡的涼風、那是--一期一振終於發現了:那些都是他從鶴丸國永身上感受到的氣味。

但他為什麼會感受到呢?難道那就是所謂的信息素?所以鶴丸現在……正不自覺地散發信息素來回應公主殿下嗎?

想到這裡,一期彷彿吞下大口涼水,他不由自主地打著寒顫,此時此刻,他才驚覺介入α與Ω將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他知道自己不受Ω影響,但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對α的信息素產生什麼反應。

一期一振蓦地站起,鶴丸也在這個時候朝他走來,鶴丸的神情變得更加深沉,一期下意識地往後退,才退一步就撞上椅腳,氧氣彷彿變得越來越稀薄,他感到頭暈目眩。

「讓開,」鶴丸的聲音很小,語氣中飽含著放棄的意圖,「快讓開。」

「又開始了嗎?」一期一振握緊拳頭,指甲刺痛自己的掌心,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在腦中思索對抗信息素的辦法,可是他實在無法忽略鶴丸的氣味,是因為他喜歡鶴丸的關係嗎?是因為他對鶴丸抱有非分之想嗎?

他已經無力介懷鶴丸與公主之間正互相傳遞訊息素這種事,他必須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否則該怎麼阻止鶴丸離開房間?

「連你也被她影響了嗎?」鶴丸冷冷地說,看起來非常失望,「算了吧,忘了我說的話,就這樣吧,在變得無法收拾之前,我……」

鶴丸根本還沒碰到一期,一期就像斷線的木偶般跌坐在椅子上,鶴丸連著椅子將一期推開,右手放上門把,房門已經開了一個縫。

「不可以!」一期幾乎用盡全身上下的力氣撞在門上,房門碰地關上,他站不住腳,只能緊緊地捉住門把跪在地上,「不可以,鶴丸殿下,您不可以……不可以離開這裡,不可以去……」

「我不去難道讓你去?」鶴丸猝然說道,「如果你是α還有機會撂倒我,」

「我不是,我……」一期一振泫然欲泣地抬起臉仰望著鶴丸,身體微微顫抖,「我、我是……我沒想到會對您的信息素……」

一期一振從來沒有感到如此難堪,體內的燥熱使他害怕地想要逃走,但他不容許自己逃避,更不願意放走還握在手心的自尊,他會據實以報,他要望著鶴丸的雙眼,保證自己絕對會熄滅心中的慾望。

「……你對我的信息素?」鶴丸喘著氣說,他捏住一期一振的下顎,彎腰時兩人的鼻間就快碰在一起。

「對……對不起,我……」一期顫抖的臉頰滾過晶瑩淚滴,他壓抑著從來不曾體驗過的感受,雙腿連動一下都不敢,「我……沒想到會……」

話語停頓在他們的唇齒之間,一期一振已經什麼也不想思考,他雙眼迷濛地看著鶴丸,背部觸碰到柔軟的地毯。鶴丸低下頭來,當他們四目相對時,如同點燃的煙火在夜空炸開。

「你身上,真的有一股很香的味道。」鶴丸說。

 

(TBC)

评论(13)
热度(120)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