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期: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朝露之花(鶴一/刀劍亂舞/試閱)

A5/右翻/25000字左右/$NT.160

閱讀前注意:

*女審神者,鶴丸迷戀嚴重。

*刀劍斷刀後再接受召喚,無法保有前幾次被召喚的記憶。

*這個鶴丸有點孩子氣,一期有點傻。

*2015/7/4台北日鍛月煉刀劍ONLY首販,試閱僅更新1/3。

※警告:文章內設定多為個人觀感與自行編湊,與歷史方面完全搭不上邊,有部分自行添加的設定,副CP的成分有但不多所以標示可能隨時更新,這是個相當沉悶的故事,請確實能夠接受再考慮閱讀。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2977

×

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又哭又笑的小臉蛋,他撐起身子,茫然地看著身旁的人與自己潔白的手。

「一期哥哥!一期哥哥!」

一連撲上來好幾個男孩,他們哭喊地抱緊他,一期一振反應不太過來,「怎麼了?什麼很可怕?」他略帶沙啞的聲音茫然地問道。

「一期哥哥--你--!」粉紅色頭髮的男孩哭著喊道,但他還來不及將話說完,就被一個指甲艷紅的男子摀住嘴。

男子先對孩子們搖搖頭,似乎在交代他們不能亂說話,而後他對著一期一振說,「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一期一振緩緩地搖搖頭,眼神呆滯,身旁的孩子們一看見他這個動作,各個都埋臉大哭了起來。

「那麼你知道自己是誰嗎?」男子又問。

「一期一振,我叫做一期一振,」他不帶情感地說道,看著那些孩子們期待的眼神,他下意識地摸了摸那些孩子們的頭,又說,「這些孩子們都是我的弟弟。」

「一期哥--一期哥哥!」

孩子們又全部撲了上來,一期一振覺得自己快被壓垮了,他感到很溫暖,卻同時覺得心裡好像有個空洞。

「也就是這樣,雖然召喚的過程出現異常,至少沒有問題,」男子吹掉自己紅色指甲上的灰塵,站起來對著身旁的人說,「去告訴主人吧,告訴她一期一振醒了。」

一名戴著口罩、肩上圍著一隻狐狸的人站起來,他以與外表不相襯的尖銳嗓音說,「讓在下前去吧!」他意味深長地與一期一振對看許久,才走出房間。

「但是等級一啊,我想她大概會消沉很久,」帶著眼罩的男子說。

「誰叫她要下那種指令,」穿著華麗和服的高大男子說。

「這些事情不應該在這裡討論,我是加州清光,」正在檢視指甲的男子現在看著一期一振,露出一點淺淺的笑容,「你之前受了重傷,記憶什麼的大概丟失了一點,」

「重傷?一期一振看看自己的身體,果然在手臂上看見一塊烏黑色的痕跡。

「我們﹃現在的﹄主人會解釋給你聽。」加州清光說。

「現在的主人?」

「嗯,是個有點驕縱,但擁有特殊能力的孩子。」加州清光又說,「她會為你安排學習的對象。」

「我!我我!讓我帶一期哥哥!」頭髮蓋著一只眼睛的孩子說,他身旁有五隻小老虎轉來轉去。

「你也才剛升十五等而已!要怎麼帶一期一振呀!」穿著華麗和服的高大男子說,「吶一期!我是次郎,有什麼事情就問問我吧?但是不能在我喝酒的時候唷!」

「你停止喝酒,那不就只剩醉倒的時候嗎?」帶著眼罩的男子說,他跪坐在一期一振身旁,「我是燭台切光忠,需要什麼幫忙只管開口。」

「哎呀,一期一振醒來啦!」紙門推開,一個綁著黃色頭巾的人站在外頭,他身旁還站了個雪白色長髮的人,「哈哈哈,剛睡醒的樣子看起來真是可愛呢,」他望著呆坐在床上的一期一振說,「我叫做三日月宗近,來吧,你可以出來了嗎?」

「那位是?」一期一振怯生生地盯著白色長髮的人問道。

「我?」白髮的人愣了愣,看看這房裡的人都盯著他瞧,他說,「我是小狐丸,雖然叫做小狐,但體型沒有特別小就是了。」

「怎麼了,一期一振?你對小狐丸有印象?」加州清光問道。

「不是,我只是……」一期一振不確定地說,他望著小狐丸,「好像有點熟悉,我是說、頭髮……」

「啊!他有印象的應該是鶴丸吧?」次郎對著三日月宗近說,「鶴丸跑哪去了?他跟你去照顧馬了吧?」

三日月宗近尷尬地搖搖頭使眼色,但次郎好像完全沒注意到。

「叫鶴丸過來啊!跟他說一期醒了唄?」

「呃……哈哈,他啊,」三日月宗近看了看小狐丸,兩人都苦笑著一張臉。

「鶴丸?」一期一振好奇地問。

「鶴丸國永,之前跟你很要好喔!他很喜歡捉弄人呢,特別是你!」次郎笑著說,「哎呀呀等他來找你就好玩了!他到底去哪裡啦?」

「啊哈哈……我真的不太清楚,」三日月宗近抓著頭巾,他乾笑地看著小狐丸說,「不久前是還有看到啦,怎麼就突然不見了呢?」

「呃為什麼又看我?!」接收到三日月宗近的視線,小狐丸震了一下,房裡所有人的視線又都放在他身上了,「我不知道啦,剛剛好像是有看到在那邊……還是這邊……」

「那位鶴丸殿下,」一期一振仰頭問著大家,「他是怎麼樣的人?」

「怎麼樣的人啊,」次郎說,「算是很有趣嗎?」

「是個喜歡纏著一期哥哥的怪人,」五虎退趴在一期一振身上說。

「一期一振醒了?」門旁出現了另一個高大的人。

「哥哥!工作辛苦了!」次郎跑到門邊開心地抱住他,然後對一期一振說,「這是我哥哥太郎太刀。」

「主人說想見你,請跟我過來吧,」太郎說。

「今天的護衛是太郎嗎?」三日月宗近問道。

「不是,是獅子王,我只是來傳話而已。」

一期一振站起來跟著太郎走出房間,弟弟們一個個跟在身後不願離去,他們忙碌地搶著拉一期一振的手,七嘴八舌說著關於這裡的事,他們說主人擁有特殊的力量,可以將刀靈、也就是已經成為付喪神的他們,以人類的姿態召喚到人世間,主人會不定期派大家去出任務,但她通常都待在本丸,不會跟著出陣,另外就是主人身邊每天都會有護衛輪班,通常是能力等級五十以上的人才會去輪值護衛,除此之外就是出任務、遠征取得資源、或是在本丸中鍛鍊。

「還有還有!雜務也是要輪值的喔!」亂藤四郎緊抱著一期一振的手說,「像是照顧馬啊、或是農務呀,通常是兩個人一組!」

「輪到一期哥哥照顧馬的時候我會來幫忙的!」秋田藤四郎開心地說。

「我也可以!我喜歡馬!」五虎退連忙說,「照顧馬這種小事我做得很好喔!」

「那輪到農務的時候就讓我來幫忙吧!」平野藤四郎說。

在弟弟們搶著說話時,太郎突然停下腳步,讓他們全都撞成一團,比起他們摔成東倒西歪的模樣,太郎穩穩站直一點也不搖晃的樣子看起來格外高大。

「你們在外面等,一期一振進去就可以了。」太郎說。

「哎--我想要陪著一期哥哥!」

「我也是!我們一起進去!」

「不能放著一期哥不管!」

「沒有關係,」面對弟弟們的關愛,一期一振微笑地對他們說,「我去去就來,你們要乖,不可以給主人添麻煩,知道嗎?」

「知道……」

看著弟弟們低頭排排站,一期一振放心地推開紙門走進房裡,跟在身後的太郎順手將紙門關上。一期一振望著有些昏暗的室內,這個小房間裡沒有任何東西,只有正前方的另一扇門。

「主人,一期一振來了。」太郎對著那扇門說。

門的另一頭沒有回應,但是過了一會兒紙門靜靜地滑開,太郎對一期一振點點頭示意他自己進去,一期一振緩緩踏進第二個房間,房間裡有一片竹簾,在竹簾旁站著一位金髮男子,看起來正在跟竹簾後方的人說悄悄話。

「一期一振?」一個輕柔的嗓音說。

「是的,在下一期一振,」他字正腔圓地說,既然聽說是現在的主人,那麼基本禮數可不能馬虎,「是由粟田口吉光鑄造唯一的一把太刀……藤四郎都是我的弟弟們。」

一期一振跪坐在榻榻米上,態度顯得謙遜而順從,他看見戴著狐狸面具的女子從竹簾後方走出來,立刻低下頭表示尊敬。

「我的一期一振,」女子的聲音有些飄渺,她走到一期一振面前,伸出手輕撫他的臉,「是我的一期一振啊……」

「主人?」一期一振不知所措地抬著頭,他看不見女子的雙眼,只看得見狐狸面具上細長的畫眉,就在他仔細打量狐狸面具時,她忽然癱軟地倒在一期一振身上,「主人?!」一期一振緊張地護住她的腰,正打算將人抱起來時,站在角落的金髮男子一手將她接了過去。

「我沒有事,獅子王……不要這麼緊張,」

在她這麼說的時候,獅子王將她抱回竹簾後方,一期一振只看得見他們的影子。

「還是待在這裡說吧,主人,」獅子王輕聲細語地說,戒備地望著一期一振,「瘴氣太嚴重了。」

一期一振不明所以地往後退,瘴氣是指什麼?他想知道但是沒有頭緒。

「是不是應該重新召喚一次?」獅子王問道。

「不行,重新召喚不能保證瘴氣會消散,太冒險了,」她說,「一期一振,你可以放輕鬆一點,不用緊張,」

一期一振不自在地挪動雙腿,在榻榻米上發出細微的聲音。

「你先前受了重傷,所以記憶可能遺失了一點,」雖然看不見臉,但他覺得女子的聲音帶著笑意,「我是你的主人,外界稱呼我為﹃審神者﹄,擁有召喚爾等的能力,關於從前主人的事情你可能還記得,但那都是過去式,成為付喪神的你既然被我召喚到塵世間,那麼我就是你現在必須服從的人。召喚爾等前來是為了對抗一群妄想改變過去的組織……更詳細的事情日後會另外有人傳達於你。」

一期一振認真地點點頭,表示自己有將主人的話聽進去。「好,在下絕對不會讓主人失望,」他認真地說,「如果有任務就請放心交給在下,屆時弟弟們就要麻煩您多加照顧了!」

「這裡的所有人都會互相照顧,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審神者輕笑地說,「一期一振真是好哥哥。」

「您過獎了。」大概是沒有想到會被稱讚,一期一振羞赧地抓著頭說道,「他們畢竟是在下的家人。」

「說的也是呢,」審神者說,「我得想一想要讓你跟著誰學習……就先這樣吧,你可以先和弟弟們待在一起。」

「遵命。」一期一振起身走向門外,獅子王依舊瞪著他,他友善地朝獅子王露出微笑才關上房門,他想知道瘴氣是指什麼,是代表他帶著不詳的東西嗎?一期一振越想越擔心,但當他走出另一扇門時內心的擔憂就消失了。

一期一振走出房間,立刻就被弟弟們緊圍在中心,他們帶著他到處參觀,在短短的三小時內,他們去看馬、闖進手入室、還打擾了正在製作刀裝的和泉守兼定,一期一振看著刀裝在弟弟們的胡鬧之下變成一塊黑色破石,緊張地將他們一個個往後拉,感覺上和泉守兼定的臉色變得比失敗刀裝還要黑。

「我想啊,管教弟弟們應該跟等級沒有關係吧,」和泉守兼定皮笑肉不笑地說,「這是好不容易才完成的特上裝備喔。」

「實在是非常抱歉!」一期一振冒冷汗緊張地說,「那、那個很貴嗎?」

「貴是不至於,只是很花時間而已啦!」旁邊一位黑色短髮的人笑著說,「一期先生不要這麼緊張嘛,兼先生只是突然被叫來做刀裝所以很生氣,不是你的原因喔!」

「兼、兼先生?」

「是呀!我都這麼稱呼他唷!啊、我是堀川國廣!就叫我國廣吧!」堀川國廣說。

「那麼請稱呼我一期吧,」

「我能不能跟他們一起叫你一期哥?還是一哥?」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弟弟們氣勢洶洶地擋住一期一振,他們鼓起臉頰滿臉不高興地表示,「一期哥的弟弟有我們就夠了!」

「喂!國廣!你要鬧到什麼時候,過來幫我啊!」和泉守兼定在一期一振開口之前大聲說,「讓誰去幫我把鶴丸那傢伙叫回來!這不是他今天的工作嗎?!」

「鶴丸先生好像是說照顧馬太累了,他想去睡覺的樣子,」堀川國廣說。

「鶴丸殿下?」聽見鶴丸的名字,一期一振不由得豎起耳朵。

「對了,一期哥和鶴丸先生感情很好嘛!」堀川國廣一拍手掌。

「不許這樣叫一期哥!」弟弟們大聲抗議。

「能不能麻煩你們去找找鶴丸先生呢?」堀川國廣繼續說,「因為兼先生才遠征回來而已,大概也很累了。」

「算了啦!」和泉守兼定突然又說,「反正都快做完了,」

「這是要做什麼用的?」一期一振好奇地問。

和泉守兼定愣了愣,慢慢地說,「你現在這個樣子應該要有帶領者吧?沒有人帶著你學習嗎?」

「主人說他還要想一想。」一期一振說。

「讓鶴丸先生帶你學習不就好了嗎?」正在和那些弟弟們玩的堀川國廣突然說。

「帶我學習?」

「像是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啊,該怎麼做呀,出陣或遠征也要有人帶領指導會比較好喔!」堀川國廣說,「你們感情很好,況且先前鶴丸先生的帶領者是、」

「主人有他的考量,我們旁人不要多嘴。」和泉守兼定打斷了堀川國廣的話,「你有時間玩還不如來幫我啊國廣!」

「一期一振在這裡嗎?」加州清光從門口走進來,「果然跟著一群小鬼的聲音就能找到!」

「又來了,清光你也沒多高啊,就知道喊比你矮的人小鬼。」旁邊綁馬尾的人笑著說。

「囉、囉嗦啦!」加州清光紅著臉不滿地說。

「兩位找我有什麼事嗎?」一期一振問道。

「我是大和守安定,這位是加州清光你已經見過了,」大和守安定微笑地說,「剛剛去了一趟主人那裡,她順便讓我們來傳達關於帶領者的事情,」

「已經決定了嗎?是誰?」五虎退反應最快,他著急地問。

「是鶴丸殿下?」一期一振不自覺地說。

不僅大和守安定,其他人顯然也很驚訝,「你已經聽說了?」加州清光問道。

「你還記得?」大和守安定疑惑地問。

「不是,我不知道,我也不記得……」一期一振被自己唐突的發言嚇著了,他輕觸自己的雙唇,相當小聲地說,「只是猜測,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樣很好呀!」堀川國廣開朗地大聲表示,很快就讓微妙的氣氛消失了,「所以你還是趕快去找鶴丸先生吧!」

「但是我不知道鶴丸殿下在哪裡,」一期一振緊張地說。

「我們帶一期哥哥去!」

在弟弟們的簇擁之下,一期一振被推出刀裝製作的房間。

「從這裡過去就差幾個房間而已!」五虎退指著前方說道。

「我知道了,」一期一振笑著說,他對房裡的人道謝,「那我們就先去鶴丸殿下那裡,謝謝兩位。」

「別客氣!」大和守安定說。

等一期一振他們走遠,刀裝室裡的四個人才關起房門開始小聲討論。

「主人好像是自己決定的,我有問她是不是確定要這樣做,」大和守安定面色凝重地說,「畢竟過去是一期一振帶領鶴丸先生,聽說鶴丸先生現在還不能接受……」

「誰會曉得那傢伙這麼玻璃心呢,平常那麼愛捉弄人,」加州清光像是在說風涼話一樣,「我看這次是換他被老天爺捉弄了!」

「你啊!鶴丸先生好歹是前輩,歲數比我們大啊!」大和守安定拍了拍加州清光的頭,語氣叮嚀地說,「講話要尊重一點,我看你就是在記恨上次他騙你去踩泥巴。」

「他害我的指甲裡都是泥巴!」加州清光吼道,隨後心有餘悸地抖了抖。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很好啊,很適合他們呢!」堀川國廣說,「帶領與被帶領的身分互換,感覺上就像是命運的安排。」

「這話不好說啊,」大和守安定更小聲地說,他低下頭要大家靠近一點,「就像之前的指令一樣,主人要求我們當作一期一振只是受重傷,絕對不能提到﹃那方面﹄的事。」

「他是怕一期先生知道了會很徬徨嗎?」堀川國廣問道,「如果是怕他發現自己曾經被召喚過一次……怕他知道自己﹃斷掉﹄過--」

「小聲一點--!」加州清光警告地發出噓聲,門外有幾個人嘻嘻哈哈地經過。

「擔心他會意志消沉的話,乾脆說他是首次被召喚不就好了嗎?」堀川國廣繼續把話說完。

「好像是因為這次召喚出了狀況,」大和守安定憂心忡忡地說。

「什麼狀況?」和泉守兼定放下手邊的刀裝問道。

「這也是我們偷聽來的,主人好像在跟石切丸先生商討對策,」講到這裡,大和守安定露出些許不安的表情,「他們說這次召喚一期一振身上留著驅除不掉的瘴氣,而且如果是正常的召喚,他應該要記得自己的過去,當然他被燒毀前的記憶可能沒有,可是他連再刃後的記憶也殘缺不全,」

「再刃後的記憶?」和泉守兼定又問,「他不是弟弟們的事情都記得很清楚嗎?」

「問題是他不記得鳴狐啊,」大和守安定說,「他剛剛醒來時清光就在旁邊,」

「嗯,他對鳴狐沒有反應,」加州清光說。

「他不記得嗎?可是我印象中第一次召喚時他記得很清楚,」和泉守兼定說,「還叮嚀著弟弟們要喊鳴狐叔叔。」

「何豈是不記得鳴狐,這次他對弟弟們的反應也和第一次召喚時不一樣,明顯冷淡很多。」加州清光又說,「主人大概不是怕他知道自己﹃斷刀過﹄會意志消沉,而是怕他知道自己召喚過程異常,心理會出狀況。」

「聽起來好可怕,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堀川國廣環抱著自己的雙臂說,「就算我斷刀失去了前幾次被召喚時的記憶,只要能記得兼桑、你們和從前主人的事就沒關係了,可是連你們也不記得……我無法想像。」

「嗯,而且一期一振身上的瘴氣到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萬一他對自我產生疑慮而讓瘴氣擴散就不好了。」大和守安定說,神情凝重地望著房內其他三人,「他身上的瘴氣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大家要注意一點。」

「這樣的話,讓鶴丸去帶領一期一振,不會太冒險了嗎?」和泉守兼定突然說。

「為什麼這樣問?」大和守安定問道。

「因為……說不定一期一振身上會帶有瘴氣,是因為斷刀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而當時在他身邊的人就是鶴丸,」和泉守兼定說出自己的猜測,指著自己跟堀川國廣,「雖然我們也在,但鶴丸是離他最近的人。」

「那天到底怎麼回事?」加州清光問道,「一期一振那時的等級少說比鶴丸還高了二十幾等,怎麼會突然就掛了?」

「我們也嚇了一跳,」堀川國廣怯怯地說,想起這件事還是讓他相當害怕,「那天出陣的次數多到數不清,一期先生還帶傷出陣,而且我們又遇到了檢非違使,突然之間就……」

和泉守兼定拍了拍堀川國廣的肩膀,氣氛變得相當凝重。

「作為被召喚的付喪神,隨時會因這副身軀死亡而離開塵世,這都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大和守安定沉重地說,「但是像一期一振這樣召喚不完全還帶有不祥之氣,未免也太悲哀了,搞不好主人就是想查明真相,才會讓鶴丸先生擔任他的帶領者。」

「是有可能……但是這也要鶴丸願意配合吧。」和泉守兼定說。

「我只希望別發生什麼意外。」加州清光誠心誠意地說。

「有鶴丸先生在,應該不會有問題吧!」堀川國廣樂觀地表示。

「天曉得!就是他在才這麼混亂吧!」加州清光不滿地說。

在自己房裡正準備小睡一下的鶴丸國永冷不防打了個噴嚏,睡意就這麼隨著噴嚏消散了,他忿忿地把自己埋進棉被裡,開始猜測是誰在背後說他壞話,要是被他知道了一定要好好回敬一番!雖然是這麼想,但他現在其實沒有心情去捉弄任何人。

「鶴丸?你在吧?我開門了喔!」

「我不在!」鶴丸國永孩子氣地吼道。

「明明就在啊,」三日月宗近踏進房內,看著躲在棉被裡只露出一截白髮的鶴丸說,「你還在耍脾氣啊?」

「沒有啊,」鶴丸國永從棉被裡爬出來,沒好氣地問道,「什麼事?」

「只是來傳個話,」看見鶴丸國永那副不耐煩的笑容,三日月宗近拍著雙手說,「哈哈、你不要這麼嚴肅嘛,不然我們來玩翻花繩吧?會讓你心情好一點唷?」

「謝了,我比較想知道你來傳什麼話?」鶴丸國永一口回絕,但腦內習慣性地計劃著翻花繩這個把戲能怎麼捉弄別人。

「就是呀……你不要這麼認真嘛,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看起來面有難色,他盯著鶴丸國永的臉,終於小聲地說,「是關於一期一振的事啦……主人說讓你去帶領他,」

「不去!」鶴丸國永倏地站起來。

「呃你冷靜一點,主人都已經決定了,」三日月宗近連忙攔住作勢要衝出房間的鶴丸國永,「那畢竟是一期一振呀,說不定見到他你就會覺得熟悉了呢!」

「那傢伙不是一期一振,」

「哈哈,不要這樣說嘛,」三日月宗近語氣尷尬地說,「在我看來他就是一期一振喔。」

「他才不是,」鶴丸國永站直著身體苦笑地說,「那個渾身帶著瘴氣的傢伙,不是我的一期一振。」

「我知道你一時無法接受,但這樣又有什麼幫助呢?」三日月宗近語氣柔和地勸說著,「那件事不是你的錯,就算他是為了保護你才、」

「是不是我的錯都不重要了,」鶴丸國永打斷三日月宗近的話,自暴自棄地說,「告訴主人,我不帶他,我也不承認他是一期一振。」

「啊、哈、哈,」三日月宗近僵硬地發出笑聲,然後相當不自然地說,「你講得太大聲了啦……」

鶴丸國永一回頭,發現自己的房門口站滿了人,而且這些人的中心點就是一期一振,但即使一期一振帶著錯愕又受傷的神情,他還是不改自己的態度。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鶴丸國永微笑但語氣冷漠地說。

「太過份了!」亂藤四郎一下子衝到鶴丸國永面前,氣呼呼地說,「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其他孩子們也不高興地數落著鶴丸國永,三日月宗近好聲好氣地讓大家安靜下來,但場面實在是太過混亂,他們一邊叫罵一邊哭喊,要不是抱著一期一振的手擦鼻涕,就是瘋狂搥打著鶴丸國永。

「好了,你們不要這樣子,」一期一振回過神來說,他將情緒激動的弟弟們從鶴丸國永身旁拉開,臉上依然是溫和的笑容,「鶴丸殿下也有選擇的權利,」

「這裡在吵什麼?你們不是應該去演練了嗎?」太郎說,與次郎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對呀!左文字三兄弟等得不耐煩了耶!」次郎說,指著鍛鍊場的方向。

「忘、忘記了!」五虎退緊張地說,這一嚇讓他忘了繼續哭。

「都這個時間了!」鯰尾藤四郎連忙抓住身旁的骨喰藤四郎,「今天我們跟左文字兄弟他們是一隊的!」

「他們最討厭遲到了。」骨喰藤四郎抱著頭說,語氣冷靜但眼神看起來相當慌亂。

「一期哥哥,來看我們演練吧?」亂藤四郎與其他人拉著一期一振的手說,「等演練結束了,我們一起去吃晚飯。」

「好啊,我去看看,」

「你留下來吧,一期一振,」太郎突然說,「其他人快點去演練場所。」

「遲到這麼久說不定沒飯吃了唷!」次郎說。

原先還打算繼續抓著一期一振的孩子們,聽了次郎的話忽然鬆開手,大家焦急地跑了開來,但還是頻頻回頭要一期一振等等他們。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得去為遠征做準備吶。」三日月宗近說著,輕輕摸了摸一期一振的頭才離開。

「我要繼續睡覺。」鶴丸國永冷淡地說。

「不行不行,」次郎笑著掀開他的棉被,「我們要出陣,指令已經下來了,時間點是江戶記憶的大阪唷。」

「去那種地方做什麼?不是早就討伐過了嗎?」鶴丸國永坐在棉被上懶懶地說,看都不看一眼還站在門旁的一期一振。

「當然是帶小一期去囉!」次郎歡樂地說,「我也要一起去呢!」

「哈?他被調到部隊一?」鶴丸國永指著門旁的一期一振問道。


 

(試閱結束)



评论
热度(37)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