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LOVERS、魔法師的奇蹟之侶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黃黑-1727(試閱)


COVER:Niso
A5/右翻/兩萬五千字左右/68p/人民幣¥42,特典明信片發完為止!

通販網址

閱讀前請注意:
*單篇故事,試閱僅更新一部份。
*黃黑互相喜歡,副CP為青桃。
*黃瀨有點渣注意!
*試閱的部分開放轉載、拷貝,轉載請標明出處。
*2014/8/9首販,R15注意。

*****************************************************

糟糕,現在幾點了?!

他慌忙的摸索床頭,想在疲憊雙眼睜開之前找到他的智慧型手機,並一邊想著到底有沒有睡過頭,這幾天訓練太重,他時常回到家就倒頭睡到不省人事。

「放到哪裡去了……」不耐煩的呢喃著,總算是不甘不願的睜開眼。

「黃瀨先生?!」

隨即傳來某人大喊的聲音,這讓頭腦還不太清醒的他嚇得不輕。

「您醒來了嗎?黃瀨先生?」造成他頭疼不已的陌生嗓音持續大喊著。

「誰啊……?」他問道。這種不知道究竟是凌晨還是半夜的時間,為什麼有陌生女人出現在他房裡?

「請不要動,主治醫生很快就到了。」

她說著,從床頭的位置抓出一條像線又像繩子的東西,並按下末端的紅色按鈕。『床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黃瀨已經睜開眼,正困惑的想著那女人手裡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她顯然還不打算放過黃瀨脆弱的聽覺,仍大聲的質問,「可以坐起來嗎?」

然後是機械運轉的聲音,他感覺到背後的床墊一點一點往前傾。

「?!」又嚇了一跳,黃瀨終於完全清醒過來,開始四下張望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

看起來是非常簡潔明亮的場所,整面的牆壁以白色為底、在右手邊則是大片玻璃窗,淺藍色的窗簾被隨意的綁在兩旁,天才剛亮,一團團的白色積雲佔據遠端高空,陽光溫和的灑落在對面的建築物上,玻璃窗下有一排別緻小巧的米色沙發,沙發前則是暗色系的木頭矮桌,這個空間比他的房間還要大了兩倍。

「這是哪裡?」黃瀨問道。

身旁的女人看起來有點緊張,他這才注意到,她穿著白色與粉色系的連身裙,胸前掛著識別證與短小的安全筆,藏在腦後的褐色髮髻非常乾淨俐落。

「我在醫院?」她開口之前,黃瀨已經弄清楚了,但他想不起原由。

「是的,」她很明顯的鬆了口氣,「您的家人正在和醫生討論病情,應該就快到了。」

話才說完,厚重房門很快的被推開,腳步聲此起彼落。

「涼太!--天啊!你總算是醒了!」

「笨蛋!你讓我們擔心了好久!」

「媽媽、姊,」黃瀨看著撲抱住他的三人,一時反應不過來。

「怎麼樣?感覺還好嗎?頭會不會疼?」

母親急切的問道,她捧著黃瀨的臉上下查看,焦急的神色及黯沉的眼下透露出失眠的跡象,黃瀨覺得有點陌生。

「還好,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他摸著頭說,發現自己頭上纏著一圈圈的繃帶,左邊摸起來大概被剪了不少頭髮,「我怎麼了?」

「你在工作的時候摔進河裡了,記得嗎?」黃瀨的其中一個姊姊說,「攝影師和經紀人說那個河堤足足有一層樓高,」

「工作太累了就應該休息啊,」他的二姊搶著說,「他們都覺得你那天臉色不好,不舒服的話就不要去工作了啦!」

「工作?是指拍外景照?」聽著姊姊情緒激動的敘述,黃瀨卻沒什麼記憶,「所以我昏迷了很久嗎?」

「三天算久吧!」二姊又說。

「醫生說腦部撞擊很嚴重,雖然手術很順利,但你一直沒醒來,」大姊緩緩的表示,「我們真的很緊張……爸爸因為出差的關係沒辦法趕回來,但他前天來看過你。」

「我沒事啦,現在不是好好的?」黃瀨笑著說,忍不住又摸了摸頭上的繃帶,「嘛、雖然想不太起來受傷的事情,」

「畢竟撞到頭了,」醫生面帶微笑的說道,「運氣真不好,黃瀨先生。」

「這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嗎?還是永久性的傷害?」黃瀨的母親著急詢問著。

「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他很清楚自己是誰、也沒有什麼特別遲緩的反應,」醫生說這些話的時候,護士正忙著檢查黃瀨頭上的繃帶、又檢查他的雙眼,「擔心的話就再觀察幾天?」

「好的,麻煩你們了。」

看著媽媽對醫生彎腰鞠躬的樣子,黃瀨多少有些愧疚,說不定媽媽跟姊姊們就這樣不眠不休的照顧他將近三天。

「我可以出院吧?」黃瀨說,看見姊姊們瞪了他一眼,他趕緊補上幾句,「只是點小傷,不要小題大作的啦!」

「小傷?!你縫了好幾針知不知道?!」

「我哪會知道這種事情啊,」面對衝著自己發火的大姊,黃瀨難免往後縮了些,「但總不能一直待在醫院啊,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醫生!依您專業的判斷也認為再觀察一下比較好吧?」他的二姊說。

「嗯,現在出院還太早了一點,」醫生語氣誠懇的表示,「並不是清醒就代表痊癒了喔,黃瀨先生。」

「工作方面不用擔心,事務所那裡已經幫你打點好了,」黃瀨媽媽溫柔的說,「安心靜養吧?」

「倒不是工作方面的事情……是學校的事情很多啦,」黃瀨誠實說道,護士正在幫他換繃帶,他得咬牙忍痛才能說下去,「籃球部練習很重要,雖然受傷了不能做什麼訓練,至少在旁邊看著我也好過一點。」

「涼太,你在說什麼?」

聽見母親顫抖的聲音,黃瀨皺著眉頭回答,「我是說籃球部啊?媽不知道?在帝光的時候就開始打球了,讀海常之後也立刻入部啦?奇怪,我沒跟媽提過嗎?」

他看向姊姊們,奇怪的是姊姊們正滿臉錯愕的望著他。

「妳們忘記了吧?」黃瀨說,「我說過好幾次唉!前輩們剛畢業,現在正是調整內部的重要時刻,況且還有練習賽--、」

「涼太,」黃瀨家的大姊厲聲打斷他。

「嗯?大姊,真的不記得了?」

「你說的那些事,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幫他換繃帶的護士早已停止動作,醫生面色凝重的重新翻開病例,黃瀨覺得自己平穩的心跳好像越來越快,他看見媽媽把臉埋進雙手裡低聲哭泣。

「十年前是什麼意思?」黃瀨茫然問道。

「你從海常畢業已經過了十年,忘記了嗎?」姊姊的語調輕柔,像是害怕觸怒他一般。

「黃瀨先生,您記得自己幾歲嗎?」醫生以公式化的口吻問道。

看見媽媽哭泣、姊姊們驚慌的表情,讓黃瀨覺得自己彷彿吞了冰塊進胃裡,但他還是聽見自己的聲音相當輕快,「當然是十七歲啊,今年升上高二呢。」

黃瀨看著媽媽失控的哭了起來,她在姊姊們的安慰下走出病房,醫生開始跟護士討論些他聽不清楚的事,或許他應該大聲質問『我到底怎麼了』,但此時此刻,他卻覺得自己不論出現什麼反應都顯得滑稽。

「黃瀨先生,請冷靜的聽我說,」

醫生相當嚴肅的拉了張椅子坐在他床邊,這個舉動讓黃瀨不明所以的、非常想逃跑。

「您今年已經二十七歲了,絕對不是讀高二的年紀。」

後面那句簡直是廢話,黃瀨想著。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呢?好像是『一覺醒來世界已經變了』。黃瀨躺在病床上,雙眼直瞪著天花板,在這個地方隨時都有人衝進來打擾他,大概是怕他一時接受不了現實會做出什麼愚蠢事,畢竟他的記憶少了十年嘛!不過話又說回來,那些衝進來宣稱是要巡房的護士們,有些看起來實在不像護士,不論如何,要不是他的時間觀感出了問題,就是真的每三到五分鐘就有幾個女人跑進來跟他說話。

「啊、好像走錯病房了!」

這次跑進來的,是個和他一樣穿著病人服的女人,黃瀨懶懶的看了她一眼,假裝虛弱的笑著說,「沒關係。」

和先前那些人一樣,這個女病患也是欣喜的驚呼一聲,接著連忙道歉並低著頭跑出病房。

黃瀨猜想,或許這個時期的他非常有名氣吧?感覺太奇怪了,他看著自己的手,不覺得有什麼歲月留下的痕跡,但昨天照鏡子的時候他確實發現自己變得不一樣,這樣形容大概會被嫌棄是個自戀狂,反正他很肯定自己變得成熟許多,即使剛動過手術,臉蛋也比高中時要更端正帥氣,就是個閃亮亮的模特兒一枚。

垂下手,他憑著自己的力氣坐起身來,突然有股強大的失落感從心中蔓延,他記得每當自己說了什麼自誇的話、或笑得特別歡騰時,那個人總會這麼說:『黃瀨君有點惹人厭呢。』

「小黑子……」黃瀨呢喃著。

黑子哲也,一個已經在他心裡占去大半位置的名字,黃瀨依稀記得,他決定在明天找黑子說明白,關於那些他已經無法壓抑甚至有點變形的情感,但他認知裡的『明天』早已過去,而他不記得『明天』的事,--究竟他對黑子坦白了沒?黑子有沒有給他答覆?他們之間是否、是不是曾有過他所期望的美好時光?又或者那些美好的事情到現在一直持續著?

怎麼可能。黃瀨自嘲的想著,與昨晚想法相同,他不認為黑子在他的身旁,畢竟黑子沒有來探望他,當然、他所記得的朋友都沒有來,到目前為止前來探望的人當中除了家人之外,全都是他翻遍腦海記憶也找不著的工作夥伴、合作夥伴,不論是經紀人、攝影師還是性格豪爽開放的模特兒們,他一個也不記得。

到底該算他人緣好還是人緣差呢?不、這跟人緣好壞沒有關係,他必須承認記憶中的朋友沒有來探望他,只是這麼多年來彼此忙碌而日漸疏遠罷了,例如中學畢業時有些人斬釘截鐵的保證每天聯繫、例如高中的畢業生認為朋友是一輩子的資產,但即使是一輩子的資產也不可能永遠擺在身旁吧。

很可能有些人早結婚了,想到這裡黃瀨不得不鬆口氣,至少在今天早上已經向姊姊確認過他還是單身,雖然聽姊姊的意思比較像是『對象太多了他定不下來』,他也稍微向姊姊們打聽了高中時期的事,但她們知道的事實在不多,不論如何,他不想讓他對黑子的心情被『現在的自己』給限制住,沒人能證實長大成人的他心裡已經沒有黑子(就算有他也不承認)。

那麼為什麼拖了一個晚上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呢?黃瀨盯著櫃子上的手機想著,他到底在害怕什麼?

害怕的原因隨隨便便都能列舉幾條吧,彷彿聽見腦海中有個討厭的、揶揄的嗓音說:黑子可能會用極端陌生的語氣對他說話,看看手機裡的歷史訊息,根本完全沒有他跟黑子的對話紀錄呢!黑子可能換了電話號碼,誰曉得呢?雖然他把那支每天都會撥出的號碼背得滾瓜爛熟……背起來卻不聯繫到底有什麼用啊?!黃瀨越想越覺得挫敗感深重。

啊啊、搞不好,他消極的想:搞不好小黑子根本不記得我是誰。

「現在的我到底都在做什麼啊,」黃瀨喃喃自語的抱怨著,「沒有小黑子的這幾年怎麼活得下去……」

病房門板被敲響,黃瀨帶著些許不耐煩的心情抬起頭。

「涼太,」黃瀨的大姊探頭走進來,他正想抱怨今天被多少陌生人打擾時,姊姊神秘兮兮的說,「猜猜誰來了?」

「誰?」他歪著身體看向門外,原先陰鬱的心情一掃而空,「小青峰?!」

「唔啊,」青峰一臉麻木的走來,與黃瀨雀躍的表情相反,他帶著難以置信的複雜神情,「還真的失憶了啊,黃瀨……」

「這種語氣到底算不算關心啊?我可是病人唉,小青峰。」雖然口頭上抱怨著,黃瀨仍笑嘻嘻的望著熟悉的朋友。

「我看你挺好的。」青峰拉了張椅子坐下來。

「昨天我突然想起青峰君的事情,」黃瀨的姊姊站在一旁微笑的說,「記得涼太幾個月前去參加了朋友的婚禮,還好喜帖沒丟,才聯絡而已青峰君立刻就說要過來探望你了。」

「結婚?不會是小青峰吧?!」黃瀨驚訝的睜大眼。

「你的表情看起來超級討打。」青峰很快的回答。

「那你們慢慢聊,」確定青峰真的是黃瀨的朋友,姊姊笑著說,「我先回去了,待會還要進公司。」

「謝了,大姊。」黃瀨說,能將他記憶中的朋友帶到這裡,讓他相當感激。

「謝什麼。」

姊姊走出病房後,黃瀨才再度將視線放回青峰身上,眼前的友人看起來與印象中不同,最好的比喻是,那些年少輕狂已經消失無蹤,讓黃瀨覺得他好像面對著一個『大人』,怎麼看怎麼拘謹,明明是平輩、彼此間卻有條鴻溝。

「五月你記得吧?」青峰突然問道。

「你是說小桃?」

「嗯,我們結婚了,你也有來參加婚禮。」

「唔啊……聽起來果然還是很衝擊,」黃瀨笑道,「很難想像啊,但還是恭喜你們啦!」

「在婚禮會場就恭喜過了吧,我說你,」青峰皺著眉頭說,「真的忘記了?五月還讓你在婚禮會場唸一段祝賀文,其他人也都來了,一點也不記得?」

「其他人是指誰?」黃瀨的腦中沒有這段記憶,但他依然期待的問道。

「不就那些傢伙,赤司、綠間、火神、紫原、哲、還有以前常常一起打球的,」

「小黑子也有去?!」黃瀨幾乎要從床上跳起來。

「拜託你反應不要這麼大,都多大的人不要這樣又驚又跳的!」青峰連忙說,「哲當然有來啊,你還送他回去呢!」

「我?!」黃瀨又喊了一聲。

青峰現在正黑著臉把椅子往後退,看起來是想避免黃瀨突然跳下床揪住他的衣領,「是啊,那天大家都喝了不少,你請的司機說可以順道載他一程,還載了火神吧?其他人就坐赤司的車。」

黃瀨哪還有心情聽青峰說話,他壓根兒不在意青峰說誰坐了誰的車,只是滿腦子想著原來幾個月前他還跟黑子見過面,若真是如此,又怎麼會沒有任何通話紀錄呢?就算幾年不見,依照他的個性不可能放過好不容易見著的黑子。

雀躍的心情頓時涼了一半,黃瀨不安的想,或許長大成人的他已經對黑子失去了興趣,除此之外似乎已無別的可能。

「小青峰,」

「?」

「你知道小黑子住在哪裡對吧?」黃瀨滿懷希望的問。

「當然知道,他應該也跟你說過,只是你忘了。」青峰回答。

「把地址給我吧!」黃瀨雙手合十、非常誠懇的拜託著。

青峰突然咧嘴笑了起來,黃瀨不知道有什麼好笑的事,但他覺得這樣的青峰看起來親切許多。

「還真是懷念你這樣說話的語氣啊,雖然比較欠揍,至少沒那麼疙瘩了!之前見面時你客套的跟在應酬一樣!」青峰邊笑邊說。

「哈?客套?」黃瀨忍不住反駁,「像應酬的是小青峰你吧?從剛剛開始說話就跟老人一樣!」

「你還好意思說啊?」一把勾住黃瀨的肩膀,青峰嘖嘖說道,「你們幾個來我婚禮時,各個都搞得像上流社會的老爺子!真該錄下來看看你現在會有什麼反應!」

「哪有這樣對待病人的啊?!」黃瀨大聲喊道。

「打擾了,」在他們打鬧爭執的時候,一抹粉色的人影探頭進來。

「啊!是小桃!」黃瀨很快就認出瞪大眼睛望著他們的成熟女人。

「呃、小黃,」像是不太能反應黃瀨說話的語氣,加上青峰正勾著黃瀨的肩膀,兩人看起來像小學生在打鬧的樣子,桃井遲疑了一會兒才說,「小黃看起來精神很好呢,阿大、不能欺負病人喔。」

「誰欺負他。」說著,青峰鬆開手去幫桃井拉了另一張椅子。

「感覺上小桃變溫柔了。」黃瀨笑著說。

「怎麼說的好像我以前很不溫柔,真失禮!」桃井鼓著臉頰說,沒一會兒又淺淺微笑,「真的是十年前的小黃呢,好懷念,阿大電話裡跟我說的時候還難以相信。」

「有什麼好懷念的啊,這幾年你們到底都怎麼啦?」

「大家都一樣啊,長大成人、社會壓力什麼的吧。」青峰說。

「不過改變最大的可是小黃喔,」桃井語氣調侃的表示,「大概是在演藝圈裡打滾的關係吧,一陣子沒聯繫你變得像是陌生人一樣。」

「我們不常聯絡嗎?」黃瀨問。

「說是不常嘛,」桃井和青峰互望了一眼,她接著說,「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時間自然是很少,一年幾次算多吧,私底下就不知道了,像去年哲君從英國回來之後,就常常跟阿大去喝酒。」

「小黑子去英國做什麼?!」黃瀨驚訝的問。

「阿大,幫我買三明治吧?」桃井忽然對著青峰說。

青峰看了看桃井、又望了黃瀨一眼,而後嘆氣的站起來,「就要吃晚飯了,妳這樣小心變胖。」

「要你管!」

「三明治就好嗎?」

「還要牛奶!」

「胖死妳。」

「囉嗦,快去啦!」

看著桃井把青峰趕出病房,黃瀨說,「還是這樣的小桃看起來比較習慣。」

「彼此彼此,」桃井把椅子往前靠近一些,語氣變得比較急切,「所以小黃記得多少事情呢?阿大說得不清不楚。」

「該怎麼形容啊,」黃瀨說,「其實就只記得剛升高二之前的事,我醒來的時候還以為自己上學要遲到了。」

「所以你完全不記得婚禮結束後送哲君回家的事情?」她很快的問。

「小青峰剛剛跟我說過……我也想記得啊,」黃瀨開始對著桃井抱怨,「難不成小桃知道些什麼嗎?」

「我不知道……」桃井黯然的說,「前陣子發現情況不對勁的時候還正打算要問你,但你太忙了,根本沒有回我電話。」

「情況不對是什麼意思?」黃瀨緊張的問,「小黑子出了什麼事?」

「就說了我不知道嘛!」桃井說,「只是婚禮結束後,跟哲君在同一間出版社上班的朋友說他已經請假好幾天,不曉得怎麼回事,我打電話過去他也沒說什麼。」

「小黑子在出版社上班?」

「嗯,哲君負責編輯跟翻譯,」桃井繼續說,「他研究所畢業後去英國留學過一陣子,回來就到出版社去做翻譯外語文學的工作了。」

「小黑子真的很喜歡書呢。」黃瀨笑道,聽見黑子的消息讓他感到心裡暖洋洋的。

「是啊,可是,」桃井看起來相當焦慮,「前幾天我又聽朋友說哲君打算辭職,」

「辭職?!」

「嗯,我們下班小聚的時候他什麼也沒說,」桃井道,「臉色卻變得很不好,好像睡眠不足、或是病了。」

黑子病了,而且就在他們見過面之後。這個假設讓黃瀨焦躁不安,他不記得那次見到黑子時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這一切絕對和他脫不了關係。

「你們在婚禮之後沒有聯繫嗎?有沒有檢查過手機的通話紀錄?」

「在我看來是沒有……」黃瀨把手機遞給桃井,「小黑子沒換過電話吧?」

「沒。」她查閱著手機內容,最後失望的把機子還給黃瀨,「我真搞不懂,小黃你……應該一直都喜歡著哲君吧?」

黃瀨沒有忘記他跟桃井都喜歡黑子,也記得他們偶爾會討論關於黑子的事。

「但表現出來的態度,為什麼卻老是那麼輕浮呢?」

「我看起來很輕浮?!」

「這不是擺明的嘛!」

「小桃才是呢!明明說喜歡小黑子,卻跟小青峰結婚了呢。」黃瀨調侃的說。

「該怎麼說,人長大了總要現實一點嘛,」桃井感嘆的表示,「這可不是在說我對阿大不滿喔……呃、雖然真的有很多不滿。」

「到底是哪個妳自己沒搞清楚就結婚了嗎……」

「應該說對男友的幻想跟對丈夫的期望不同吧,」她接著說,「以前我真的很喜歡哲君,也認為他絕對是適合結婚的對象,但後來卻越來越像朋友,」講到這裡,桃井的臉頰有點泛紅,「某天發現我跟哲君聊天,其實幾乎都在抱怨阿大的事,」

「妳一直都是這樣吧……」黃瀨緩緩的說。

「我、以前沒注意到嘛!」桃井羞愧的喊道,「反正就是那樣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交往,不知不覺討論起結婚的事,本來還想拜託哲君穿女裝來當我的伴娘呢!」

「小黑子會答應才怪。」黃瀨笑著說。

「我也這麼覺得。」桃井吐舌頭扮個鬼臉。

「真好啊,小桃現在很幸福的樣子。」

「吶、小黃,」

「?」

「幸福是可以抓住的喔,」桃井語氣溫和的說,「如果一直逃避,就什麼也沒有了。」

黃瀨仍然微笑著,他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逃避的事情,嚴格說來,他認為自己對於黑子的事情一直都很積極、認真,但回答桃井這番話時,他卻非常清楚自己在說謊,「我才沒有逃避,正打算要對小黑子坦白呢!」

「你的『正打算』已經是過去式,」桃井的表情看來有些悲傷,「我不想提醒你,但那些日子已經過去了,而你不記得自己到底有沒有完成那些『正打算做的事』,就算是我的請求,可以讓哲君好過一點嗎?」

桃井肯定察覺了什麼、青峰肯定知道些什麼,因為黑子肯定透露過什麼,黃瀨想著。終於在這個時候,對於因外傷而失去十年記憶的自己,他心中滿載著難以消除的痛恨。


(試閱到此結束)

评论
热度(4)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