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LOVERS、魔法師的奇蹟之侶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真遙-小虎鯨失眠了(試閱)


內容篇名:
✦ 貝殼
✦ 紅色海星
✦ 大海怪
✦ 閃閃發光的星沙
✦ 路亞
✦ 瓶中信

Cover:花小路
單篇完結*一萬八字上下*人民幣¥40*A5/右翻直排/繁體/52頁
※首販日為2013/10/12。

閱讀前請注意:
閱讀前請注意0w0/
*整體清淡日常有點甜(?)比較像是真琴和遙的日常生活ˇ
*時間設定在他們高一的時候ˇ
*新刊預計在10/12 OSFonly首販),只放上兩篇的試閱,可轉載。

以上ˇ可以接受請繼續閱讀/w\

****************************************************

✧貝殼✦

想把最漂亮的貝殼送給他。

我時常夢到一樣的情境。在夢裡,我拿一片小小的貝殼送給六歲的遙,希望他願意和我成為最好的朋友,他小小的雙手捧著那枚貝殼,貝殼卻是一轉眼就化成白沙,接著站在我面前的人突然換成長大的遙,他的雙唇一開一闔說了什麼,我總是睡醒就忘了。

「啊啊、居然睡到這麼晚…」真琴捧著鬧鐘苦惱地說。

今天是升上高中之後迎來的第一個假日,真琴本來打算好好計劃一下行程,沒想到卻一路睡過了中午。

揉著眼一邊走出房間,這才發現屋子裡空空蕩蕩地只剩他一人,餐桌上放了一張紙條,紙條內容是弟弟和妹妹的字跡,總之就是全家人出去玩了,他必須自理三餐。

帶著紙條回到房內,這表示他今天不需要照顧弟弟妹妹。

「去找遙吧。」真琴愉快地想著。

雖然每天都會見到面,真琴卻仍然覺得期待,畢竟今天可不用督促他去上學呢!找個地方去逛逛吧。

「不去。」

想當然,遙的直覺回應也只能是這樣。

當真琴跑到遙家,對著正在吃煎魚的他提議出去玩的時候,就知道會聽見這樣的回絕了。

「走嘛,」真琴繼續對遙提出邀約,「天氣越來越溫暖了,一直窩在家裡多可惜。」

真琴知道遙會被『溫暖』這個詞吸引,所以故意強調,當然他不可能陪著遙去海邊,畢竟天氣還是沒有暖和到可以跳進海裡游泳。

果然遙沒有立刻拒絕他,而是忍不住往紙門外看了。

「吃完就走吧。」真琴知道目的已經達成,他微笑地說。

只要提到關於水的事情、或是能讓遙聯想到『水』的關鍵字,遙通常很快就會接受提議。

「遙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呢?」

「只要有水…」

「果然啊。」真琴微笑地說。

櫻花仍然滿開,走在哪裡都會踩到那些粉紅色的花瓣,連在路上打鬧翻滾的小貓們身上都沾了幾片,遠看很像被惡作劇而黏上的斑點。

真琴和遙搭上公車,因為假日的關係人非常多,大家只能肩並肩地擠在一起,甚至有兩個孩子只能坐一張椅子的情況。

「遙,站過來一點。」真琴說。

遙不假思索地靠過去,「怎麼了?」

「站在那裡比較容易被撞到,」真琴抬頭望著路線圖,「很不舒服吧,再幾站就到了,忍一忍喔。」

他們站得很近,這樣的距離下遙甚至看不清真琴的側臉,他不覺得不舒服,就算現在自己的肩膀緊靠著真琴的胸口,應該是因為他們從小就待在一起,習慣這樣近距離的接觸的關係。

「我們要去哪裡?」遙問道。

「遊戲專賣店?」真琴低下頭回答,嘴唇不小心掃過遙深色的髮絲,「唔啊、對不起!」

「?」遙根本什麼也沒感覺到,他抬起頭來問,「怎麼了?」

「不、沒什麼,」真琴緊張地說,「只是不小心舔到遙的頭髮…」

看著真琴臉頰泛紅的模樣,遙懷疑是不是車內人太多、溫度太高了。

「我昨天有洗頭…今天早上也才沖過水,」他停頓了一會兒,「如果你是擔心不乾淨的話…」

「不是啊!」真琴連忙說道,本來打算好好解釋卻突然又噤了口。

『因為舔到頭髮聞到你身上的味道,突然覺得心臟怪怪的。』這種話他怎麼說得出口呢?

「就快到了,忍一忍吧。」在什麼都沒搞清楚的情況下,遙沒有多想地將真琴才說過的話重複一遍。

就說了不是啊!真琴挫敗地轉開頭,他怎麼能讓遙以為自己是嫌車內太擠、不希望遙跟他站得太近?

「不是的,遙…」真琴緩緩地開口。

遙眨著他深藍色的雙眼,看起來很無辜。

「不是遙的問題啦!」真琴一口氣地喊道。

「喔…」遙看起來更糊塗了。

先別說遙,連真琴自己也感到很糊塗,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因為鼻腔裡都是遙身上的味道而感到急躁?

越想越覺得悶熱,奇怪,是車內的空調壞了嗎?

「真琴?」

「哎?!」

真琴發現自己開始變得過度敏感,遙不過喊了一聲他也會跳起來。

「我只是想說,好像過站了?」遙愣愣地問道。

「咦?啊!就是這一站!啊啊來不及了!」

在真琴為自己的行為反應苦惱的時候,他們很直接地坐過了一站,只能在偏僻的另一站下車。

「沒辦法了,從這裡往回走吧。」真琴帶著抱歉的口吻說。

「沒關係,」遙將視線放在左側的海面上,「這裡很好。」

「再暖一點就能去海邊游泳了。」真琴釋懷地微笑著。

聽見真琴說的話,遙轉過來望著他。

「但是現在還不行喔,」他接著說,一邊為自己成功解讀身旁這個人的反應而感到高興,「太冷了,會感冒。」

「我也沒說現在要去。」遙彆扭地低下頭。

「可以去海邊游泳的時候,記得要找我一起去才行喔。」真琴溫柔地說。

「才不需要。」遙回答。

「我想和遙一起去嘛。」真琴知道遙是在擔心他。

因為小時候的經歷讓他很害怕一望無際的海洋,總覺得那裡頭有什麼可怕的大怪物會將人吞噬。透明帶點混濁的淡藍色海水、夾帶著泡沫般的浪花往沙灘上打來,它會將金黃色的沙灘染成暗黃色,每次只前進一點點,當你回過神來時,原先只淹到腳踝的海水已經碰到膝蓋,才沒一會兒、大腿也碰到水了。

那是真琴有一次在海邊發呆時突如其來的感受,海水很可怕,不論是漲潮還是退潮,看似平靜絢麗的海面,底下有著不同於表面的殘酷。

但就因為如此,他才更要跟著遙一起去海邊。他可以不游泳、只是在岸上看著遙,也可以在他感到有危險之前不斷呼喊遙的名字,讓他離開海水。

「我要去,」真琴淺笑地望著遙,「說好了喔。」

「隨你。」遙簡略地回答,而後問道,「還要走多久?」

「應該快到了。」

和遙對話總是能讓真琴感到無比的滿足。遙雖然看起來很冷淡、說話也是惜字如金,但他的話語每一句都能感受到情緒,有時是不著痕跡的鼓勵、有時則是旁人看不出來的擔憂。

遊戲店裡,幾乎所有的遊戲光碟都依照包裝規格整齊地陳列在牆上,只有最新的商品放在展示櫃裡,遙盯著展示櫃的一角,凝視的時間已經超過兩分鐘,大概。

「遙?」真琴呆站在旁邊輕聲呼喚。對於自己能若無其事地計算遙看著那樣商品多久,真琴也覺得自己有點無聊。

但他輕喊這一聲並沒有得到遙的回應,真琴忍不住再度沉默下來,繼續觀察遙到底想做什麼。

遙的視線放在展示櫃角落的一款遊戲上,大概又過了幾分鐘,真琴終於好奇地靠過去看清楚到底是什麼吸引了遙的目光。

「呃…」真琴把頭再低下來一些,好確定他沒有看錯光碟封面那幾個大字,「青花魚大挑戰?」

下排有一行副標題:初階玩家釣魚遊戲。

真琴震驚地發現,當他把標題唸出來之後遙的眼光開始閃爍了。

所以那是想要買卻還在掙扎的意思吧,遙真是個好懂的人呢,真琴想著。

「麻煩一下,我需要這個。」真琴舉起手對店員說。

「真琴?」

很自然地,他得到了遙探究的視線。

「我們一起玩吧?」真琴說,「這個看起來很有挑戰性呢。」

遙沒有回答,只直接將錢包塞進真琴手裡。

「老樣子,一人一半。」真琴從兩人的錢包裡個拿出一些紙鈔交給店員。

他們常常一起打電動,也時常一起選購遊戲,在兩方平均分攤的原則下,他們會買兩人都覺得很好玩的遊戲款式。

真琴看得出來,剛才遙是在擔心選了他不喜歡的遊戲,所以才會考慮這麼久。但對真琴來說遊戲內容不是重點,重點是和誰一起玩。

「今天有空的話就開始玩吧。」接過店員遞來的紙袋,真琴提議地說。

「都行。」遙把錢包放回自己的口袋,「現在要去哪裡?」

「陪我去買蛋糕可以嗎?」真琴說,「那間店離這裡不遠,媽媽看到雜誌推薦的蜂蜜蛋糕說想吃看看,蓮和蘭也很期待的樣子。」

「好。」遙說。

真琴也不是刻意要來買,只是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某天晚上媽媽盯著雜誌說這看起來真好吃,他可愛的弟弟妹妹反應更加明顯,兩顆小腦袋都要貼到雜誌上去了,真琴因此隨手把那間店的介紹記錄下來,打算有天經過能順便買回去。

那間蛋糕店是商場裡的店面之一,假日來買的人比較多,真琴讓遙在旁邊找地方坐著休息,他自己去排隊,十五分鐘過去之後他終於提著紙袋走出來,該說是意外還是意料中的事呢?遙沒有待在他們剛剛分開的地點。

「不會吧…」真琴幾乎是反射性地跑去看樓層簡介,暗自祈禱這裡沒有任何可以讓遙把自己泡進去的地方。例如魚缸,或是園藝區會擺設的水池造景。

「真琴?」

「遙!」在最緊張的時候發現遙就站在自己身旁,真琴大大地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去找魚缸了。」

「?」遙歪著頭,「魚缸?」

「不!沒、沒事啦!」真琴連忙說,他又何必在遙沒有這種想法的時候提起這件事。

「買好了就回去吧?」遙說。

「好。」真琴一手提著裝蛋糕的紙袋、另一手拿著用平口紙袋包裝好的遊戲光碟,「遙剛才去哪裡了?」

「旁邊。」遙指著蛋糕店旁的一間精品店。

「好難得遙會想逛那樣的店呢。」真琴隨口說。

「沒什麼,」遙回答,「只是看到櫥窗裡的貝殼,想起小時候的事。」

「貝殼?」

「嗯。」

「啊、對喔,」真琴突然知道遙指的是哪段時光,「以前我們會在海邊撿貝殼,比賽誰找到的最漂亮呢!好懷念喔,遙也很懷念那段時光嗎?」

「沒有什麼想法。」遙平淡地說。

「但是還是會想起吧。」真琴笑著說。

他們小時候就常常一起去海邊玩,撿貝殼是少不了的活動,他們會翻動乾燥的海沙,將沙子裡看起來很特別的東西挑出來。

真琴突然憶起他那重複性非常高的夢境,在夢裡他拿著一片貝殼給遙,希望遙能將他當作最好的朋友,夢裡的遙說了什麼呢?這個夢雖然很常夢到,但夢裡的遙給了他什麼回覆卻總是醒來就忘了。

畢竟是夢嘛,所有夢裡的事情都是自己潛意識下的產物,這樣想著就覺得內容也沒那麼重要了。

「真琴?」

袖口被輕輕拉扯,真琴回過神來,看見遙正微微地皺著眉頭望著他。

「你沒睡飽?」遙擔心地問道,「怎麼一直發呆?」

「嗯…」真琴低頭望著遙發愣,他似乎聽見了夢中的遙對他說了什麼。

「趕快回去吧,你好像快睡著了。」遙說。

「沒有啦。」真琴尷尬地回答。

總算弄清楚夢裡的遙對他說了什麼之後,他感到有些吃驚、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你希望我們之間只是朋友而已?』


所有夢裡的事情都是自己潛意識下的產物,夢中的遙對自己說了這樣的話,代表著什麼意思已經非常明朗了不是嗎。


✧紅色海星✦

聽說海星能帶來好運,尤其是紅色的。

真琴的膽子很小,而且總是害怕著奇怪的東西,就像現在。

「還、還在那裡嗎?遙?」

看著比自己高出一顆頭的人縮在自己身後,遙一言不發地瞧著放在洗手台裡的那籃青菜。

「我沒看到。」遙回答。

「咦?」真琴怯怯地睜開一隻眼睛,從遙的肩膀上望過去。

肩膀上是那人的雙手、耳旁也是他顫抖的氣息,側頭就能看見他已經嚇到發青的臉。

「你是看到什麼了?」遙問道。

「蟲、好大的蟲子…」真琴喃喃地說,「有這麼大…」

真琴舉起一隻手,食指和拇指之間捏出一個距離,大概是五公分長。

這連你的拇指長度都不到,居然能怕成這樣,遙緩緩在心裡講完這句話。

「是不是爬進菜裡了…」真琴膽小地說。

「我看看。」遙往前走一步、伸長手進水槽裡翻動菜葉,會必須跟水槽保持一段距離是因為真琴現在還是緊捉著他的肩膀不放。

「是不是死掉了…」真琴想看又不敢睜開眼。

「我還沒看到蟲子。」遙說。真是窮緊張啊,他這個青梅竹馬雖然人高馬大卻非常膽小,「啊。」

「怎、怎麼了?!」聽見遙的聲音,真琴幾乎快跳起來了。

「還活著,在這裡。」

「咿啊--!」

蟲子已經攀爬在洗手台的邊緣,軟軟的身軀扭動著前進,看起來其實有點可愛,但遙覺得小蟲子前進的樣子還不足真琴的反應有趣。

真琴抓著遙肩膀的雙手已經變成擁抱,臉也拚死拚活地埋在遙的頸肩,好像想把自己給藏進他的衣服裡似的。

「真琴、」

「嗚嗚嗚--!」

「冷靜點,」在真琴掙扎的同時遙也在掙扎,畢竟真琴現在想把自己塞進去的地方可是他的上衣領口,「我把蟲子弄出去,冷靜點。」

「小遙…」真琴淚眼汪汪地抬起頭,「對不起,麻煩你了。」

「別在意。」

遙拿衛生紙輕輕將蟲子捏起,帶到屋外去放在長滿各式植物的花圃上。真琴雖然會怕蟲,但其實沒那麼誇張,只不過是洗菜時突然碰到所以嚇了一大跳吧。

「遙…處理好了嗎…」真琴探頭出來問道。

「嗯。」遙走回屋子裡,「我來洗菜。」

「那我幫忙煎魚吧。」真琴說。

「你不回去嗎?」遙問道。

放學後真琴陪著他回家,還留下來說要幫忙準備晚餐,理由是真琴覺得他又會只吃青花魚,不吃其他的蔬菜,雖然他確實是這麼打算著。

「我想留在這裡跟遙一起吃晚餐,」真琴微笑地說,「然後再一起寫作業吧。」

「那去你家也行,」將洗好的菜一片片擺到乾淨的盤子裡,「弟弟妹妹不會吵嗎?你不回家的話。」

「爸媽會照顧他們,不用擔心啦,」真琴翻動鍋裡的魚,「況且我今天特別想陪著遙喔。」

「?」

真琴說的話總是讓人很難懂,遙想著。

從有記憶以來真琴就陪在身旁。他是個看起來很膽子小怕事、卻時常能展現魄力的人,而且還非常溫柔體貼,或許有點體貼過頭到了操心的地步。也不知道遺傳這種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遙記得真琴的父母看起來不會這麼容易操心。

雖然遙對青梅竹馬的了解有這麼多,卻還是會覺得自己不懂對方話中的意思是什麼。

「遙,水滾了喔。」真琴溫柔地說。

鍋裡的水冒著大小不一的氣泡,熱氣緩緩上升。遙將新鮮的葉菜全扔進鍋裡,除了青花魚之外的食物,他一向處理得很簡便,好吧,其實青花魚他也是弄熟就吃了。

「這樣行嗎?」遙盯著隨氣泡翻動的青菜問道。

「應該可以了吧,看起來很好吃呢!」真琴拿筷子翻動鍋裡的青菜,掛著笑容的臉蛋,看起來跟剛才躲著一隻毛蟲的樣子判若兩人。

「我的話有魚就、」

「遙有魚就可以了呢,」真琴略帶強勢的態度將菜夾進遙的盤子裡,堆在那塊微焦的青花魚旁邊,「但還是要吃菜喔。」

遙倒不是討厭吃菜,只是懶而已。既然真琴都幫他處理好了,他也沒必要拒絕。

「開動吧!」真琴拍著手說。

他們是完全不相像的兩個人,卻在一起度過了很多時光。或許是在一起久了,遙從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奇怪,甚至已經很習慣身旁有真琴的陪伴。

在學校午餐時真琴會找他一起吃飯,放學時他們會一起回家,假日時會一起出去玩,如果有想買的東西,他們甚至會一人負擔一半的錢把那樣東西給買下來,例如上禮拜日買下的遊戲光碟。

遙沒想過真琴不在身邊會怎麼樣,感覺那就像是永遠不會發生的事,所有的青梅竹馬都是這樣相處的嗎?想到這裡,遙突然感到有點困擾。

「我想去海邊。」他無預警地說。

「游泳的話要再等暖一點喔…哎?」彷彿查覺到遙的語氣有著不必要的認真,真琴錯愕地問,「該不會是說現在吧?!」

「嗯。」遙放下筷子,忽地站起來。

「不行不行!不可以啦!」真琴繞過桌子擋住門,「很晚了耶,遙?待會要做作業喔,而且外面很冷的,絕對不可以。」

遙不吭聲,只是和真琴面對面站著對望。

「不!行!」真琴說。

遙還是不說話,倒是真琴撐不下去了。

「這種時間你想去海邊做什麼啊?」他有氣無力地問。

「游、」

「不可以游泳啦!」

「那就走一走。」

兩人大眼瞪小眼互看許久。

「只是走一走喔…」真琴猶豫地說。

「嗯,很快就回來。」遙說。

推開紙門,春天的夜晚還是非常冷,遙毫不猶豫地踏入黑夜之中。這個時間去海邊不能游泳,他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想去做什麼,踏出家門之後他覺得困擾變成迷惘,其中卻夾帶著一些輕鬆的感覺。

「遙!」

「?」回過頭,他看見真琴朝自己跑來,「怎麼了?」

「果然我還是跟你一起去比較放心。」真琴微笑地說。

「不過是走走而已…」遙說。

「那有個伴也比較好吧。」這麼說著,真琴將一件外套蓋在遙的肩膀上,「穿這麼少會著涼喔。」

輕鬆的感覺消失無蹤,迷惘卻更加深刻,那句話是怎麼說的?知道自己很困擾卻不知道在困擾什麼,就像知道自己忘記了某件重要的事、卻連那件事是什麼都不知道。這種感覺會讓心頭搔癢、手心冒汗、背脊也會發涼。

「走吧。」真琴說。

看著真琴朝自己伸來的手,遙才注意到,那些困擾的心情是來自於真琴。

他對自然而然存在於自己身旁的真琴感到疑惑,又對產生這種疑惑的自己感到困擾。

「又不是小孩子。」遙嘀咕地說。

真琴大概怕他下樓梯時會跌倒,因為這裡又黑又暗、樓梯也非常老非常舊,遙不打算牽上那隻手,但經過真琴身旁時他卻改變了心意。

「沒問題嗎?」他問道。

「嗯?」

「你不是怕黑?」他牽住那隻比自己大的手,是因為知道對方怕黑。

「跟遙在一起就沒關係。」真琴滿足地笑著說。

沒問題才怪。

當他們踩上沙灘時,遙感覺到真琴的手有些顫抖,似乎就快要到極限,因為他們身上沒有帶手電筒,距離沙灘最近的路燈又壞了,所以腳下到底踩著什麼誰也不知道。

「遙…我好像踩到什麼軟軟的東西…」真琴害怕地說。

「什麼?」遙停下腳步,「是不是帆布?」

「不、不知道,」真琴緊緊地抱住遙,「…很奇怪,好像黏在鞋子上了。」

看不見能讓聽覺更加靈敏,遙覺得浪潮聲和平時不同,連真琴的聲音都不太一樣,明明是害怕著的聲音聽起來卻很讓人安心。

「怎麼辦啦遙…」真琴越來越慌張了。

遙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硬要在這種時間來海邊散步,更別提還拖著個怕黑的真琴。原先只不過是想分散自己對心情的注意力,現在似乎本末倒置了,不僅沒有讓懷著困擾的自己心情恢復,反而把真琴嚇得不輕。

「我們回去吧。」遙當機立斷地說。這樣下去別說釐清自己的心情了,會連真琴的心情也搞壞。

「腳、腳上有什麼黏黏的東西!」真琴驚慌失措地說。

「我看看…」遙蹲下來,手在真琴腳上亂碰亂摸,「好像真的有什麼東西。」

稍微使力扳開附著在真琴腳踝與鞋子之間的不明物體,遙抓著那東西站起來。

「到底是什麼?」真琴問道。

「沒有燈光看不清楚。」遙說。

「啊、手機可以嗎?」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真琴笑著說,「還好有帶在身上。」

手機的微光照亮遙放在手心上的物體。

「這是…海星?」真琴疑惑地說。

「嗯,看起來是海星。」遙說。

「而且還是紅色的耶!」

不到十公分大的紅色海星癱在遙的手心上動也不動。

「聽說紅色海星可以帶來好運喔。」真琴說著,輕輕拿起那片不動的物體在手機的光下照個仔細。

「是嗎。」遙不置可否。

只是看著真琴抓著海星的樣子,他正在想該怎麼提醒說『那是活的』。

「真琴、」

「唔啊!」真琴突然跳了起來,「海星是活的?!」

這傢伙是不是唯獨對這種事情反應有點慢?剛剛海星不是還吸附在你的腳上嗎,怎麼會不知道那是活的?

「遙--!海星黏在我手上了啊!」真琴驚慌失措地喊道,「怎麼會這樣?!難、難道海星有牙齒?!」

「那只是一塊碰到水時會蠕動的無脊椎動物而已,」遙說,「扔了就好。」

「怎麼扔啦!」真琴想甩手又怕弄死黏在手上的生物。

「不要動。」遙在一次從海星的吸盤下解救了真琴,他將海星放在一旁漲潮時會淹沒的的岩石上。

「海星這麼可怕啊…」真琴心有餘悸地說。

「沒事了。」遙下意識地舉起手拍拍真琴的背。

這是從小時候開始就時常出現的場景,遙總是會盡力安撫被莫名物體嚇到的真琴,但更多時候受照顧的其實是遙,他們是個性這麼不同的兩個人,待在一起卻那樣輕鬆,這就叫做互補吧。不相同的兩個人在碰到彼此時,不同的部分可以因此契合,原來互補是這麼回事。

真琴對他而言不只是自然而然,更多的是必須,別的青梅竹馬怎麼相處跟他沒有關係,他只要自己和真琴能繼續維持下去就好。

想通這件事讓遙覺得輕鬆很多,不需要再拘泥於形式、理由、原因,只要自由自在地把握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好。

「果然還是要游泳。」

「哎?!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真琴喊道,「你有在聽嗎?!」

什麼都不必煩惱的泡在水裡,多好。遙愉快地想著。

「唔啊!不准脫衣服!遙!」


(試閱結束)

评论
热度(5)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