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sSugar

Plurk/Rubys
內陸地區代理/天窗renasea
鶴一期✧三日一期✧維勇✧史雷米庫

※文章錯字通常有※
※人格設定自我觀感嚴重※
※私設炸翻天※

鶴一期:花與畫與他的新郎ABO、迷途‧望向天空
鶴一+三日一:月之苺之鶴、小草苺的幸福貓尾

青黑-視為珍寶(試閱)


內容篇名:

視線、為所欲為、珍惜、寶貝著、靛

Cover:CHI 
單篇完結*一萬八字上下*人民幣¥40)*A5/右翻直排/繁體/52頁
※首販日為2013/7/14。

閱讀前請注意:
*以贈與友人的一篇文衍生出來的短篇,與黑藍的官方原作故事沒有關係。
*主CP為青黑,高中日常。
*只放上兩篇的試閱,不會完結在此。
*故事為自行編湊,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此篇試閱開放轉載。
以上,如果有任何無法接受的設定,請避免繼續閱讀。

*****************************************************

篇一。視線

青峰吻了黑子。
那只是個淺淺的吻,起先他不打算這麼做。

夏日的放學後,空氣中的悶熱稍微被即將來到的晚霞帶走,此時終於能感到一點點微風,將白天的煩悶吹散,深色皮膚的青年坐在樹下的長椅乘涼,他時不時忘向對面一間手工材料店,神情相當不耐煩。

「那傢伙還要多久啊…」他抓了抓後腦,將自己沒裝幾本教科書的書包擱在一旁。

視線裡,他正等著的那抹粉色身影仍是穿梭在材料店內,絲毫沒有結束採購的打算。他從口袋掏出手機,懶懶地按了幾個數字,店內正在挑選物品的人已經接起電話。

「不要催我啦!」一接通,電話那端就這麼喊了出來,「跟你說就快好了!不要一直催!」

「妳那句就快好了已經半個鐘頭前的事了!」他對著手機喊回去。

「才半個鐘頭而已,你很沒耐心耶,青峰大輝先生…」她說。

「半個鐘頭?我他媽在這裡坐上一個半鐘頭了!」青峰怒吼。

「你兇什麼兇啊!阿大個暴躁鬼!」她喊道。

青峰能看見店內那粉色的身影轉身面對他、扮了個鬼臉。

「好樣的五月…」青峰緊緊咬了咬牙。

「啊--哲君!」

就在青峰打算罵出下一句話時,桃井冷不防喊了一句,之後青峰感覺到雙眼被矇住,他聽見那沒有起伏又熟悉的聲音。

「猜猜我是誰?」

「哲君幹嘛蓋住你眼睛?」電話裡桃井疑惑地問,可見從她的角度能看得很清楚。

青峰掛了電話。

「連聲音也不變一下,」青峰說,他挪開了蓋在自己雙眼上那隻白皙的手,沒有回頭,「這遊戲讓你來玩可真玩不下去。」

「只是一種打招呼的方式而已,」他說,「好久不見了,青峰君,真巧。」

「啊…許久不見…」青峰此時才轉過頭,沒好氣地望著走到自己身旁坐下的友人,「你總學奇怪的事,哲。」

「有嗎?」黑子鬆開咬著吸管的口,望向青峰。

「沒有嗎?」青峰反問。

他那雙比天空還藍、還透徹的雙眼看起來真是沒有情緒,青峰本來很喜歡這樣的藍,現在卻看著越發焦躁。

「猜猜我是誰…什麼的。」青峰將視線移回材料店的落地窗上,已經看不見桃井的身影。

身旁的人沒有動靜。黃昏的天空看來安詳,人來人往造成的喧鬧聲卻掩飾不了找不到話題的尷尬。自從桐皇輸給誠凜、青峰指導黑子投籃之後,他們沒有再這樣見過面。

雖然他們之間的心結已經解開,青峰卻老覺得單獨面對黑子就是如坐針氈,沒有理由。

忽地,左臉一陣冰涼,驚地青峰往反方向閃去,差點跌下椅子。

「喂、哲!」青峰氣沖沖地望向始作俑者--那抹淺色的人,他掛上淺淺的微笑望著自己。

「那麼,這樣的招呼方式你覺得怎麼樣,青峰君?」黑子的雙眼閃爍精光,語氣狡黠。

「至少你沒拿奶昔往我衣服裡倒…」青峰沒好氣地回答,在看見黑子扳開飲料蓋的時候連忙補上一句,「喂喂、我就隨口一提!『猜猜我是誰』挺好的!挺好!」

黑子一勾嘴角,「我只是看看還剩下多少。」

「那你就看啊!盯著我做什麼?!」青峰說。

「真令人傷心啊…青峰君,居然懷疑我會對你做這種事。」

「要不是你拿冰棒從我領口塞進去…」青峰陰鬱地提醒。

「想不到青峰君是這麼記仇的人。」黑子說。

「誰記仇啊…下次換我這麼對你試試。」青峰說。

黑子嘶嚕嚕地喝光他的飲料,將杯子扔進一旁動物造型的垃圾桶。

「桃井小姐過來了。」黑子說。

對街,桃井一手拎著書包、一手拎著提袋正在等紅綠燈。

「怎麼知道我在等她?」青峰站起來伸個懶腰,呆坐了一個小時半讓身體多處僵硬。

「我看見你的時候,你們正在講電話。」黑子說。

「喔…」

「採買教室布置的東西?」黑子問道。

「我哪知道啊,」青峰說,他們望著桃井跑來,那袋剛才採買的東西看起來並不重,「你問她吧。」

「哲君--!」桃井即使左右都抓著東西,仍能緊緊撲抱住黑子,「好--久--不--見--!」

「你阿的別這樣黏哲黏這麼緊!」青峰不悅地說,順手提過桃井手上的塑膠袋。

「哎--有什麼關係嘛!」桃井說,「是哲君就沒有關係!」

「很久不見了,桃井小姐…」黑子在她的臂彎裡艱難地說,「有點難受。」

「哲君怎麼會在這裡?」桃井問道,她終於鬆開黑子,「往這個方向回家不順路吧?」

「去了趟附近的書店,回頭看見青峰君坐在那裡等妳。」黑子回答她。

「是喔,好巧喔!」桃井開心地說,「我們去便利商店買冰棒吃吧!阿大請客喔!」

「我什麼時候說了要請客?!」青峰說。

「走嘛走嘛!」桃井根本不理青峰的反應,她只是緊緊地勾著黑子的手臂,一個勁地提出邀約。

「好的。」黑子說,他抬頭望著青峰,「麻煩了,青峰君。」

青峰一直覺得世上的萬物都有天敵,例如他小時候曾看見蟬被螳螂捕食,沒一會兒螳螂已經被鳥叼走,從樹上飄落的只剩下兩片透明蟬翼,於是兒時的他學會了抓這些東西得快狠準,稍微慢一點就什麼也沒了。

人類已經沒什麼天敵,可是他常覺得人與人的互動之間又很像這樣的關係,倒不至於說要了你的命,就只是剛好有那麼一兩個能將你壓制地死死的人存在,那是怎麼說來著?啊、拿他沒轍。

所以他、青峰大輝最沒輒的人是誰呢?

青峰知道自己會拿桃井沒輒,畢竟他們相處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彼此之間喜歡、或者討厭什麼都很清楚,那是不需要溝通就能有的默契,儘管他時常弄哭她、惹她生氣,他也時常被她搞得一個氣找不到地方出,但他們之間就是能轉個頭就和好,那是一種能夠抗衡的感覺。

「青峰君?」黑子出聲喚他。

青峰回過神來,跟上已經走了幾步遠的黑子與桃井。

「各付各的就可以了。」黑子突然說。

微微側頭、他看見黑子那雙眼印上晚霞的藍眼,少了透明感卻多了虹彩,藍色之外還加了紫色、深藍、一點點夕陽的橙黃,青峰終於找到了自己看著那雙眼會感到焦躁的原因。

「阿大小氣鬼!」桃井不分青紅皂白地對著青峰說。

「青峰君付三人份的錢太多了,桃井小姐。」黑子說。

當黑子這麼說時,他筆直地望著前方。青峰不曉得今天自己哪根筋不對,就是對黑子的視線感到不滿,不論他看向哪裡。

「我付。」青峰簡略地說,他將視線移回前方的道路,不在意黑子朝他投來的一點點目光。

曾幾何時,那雙眼的情緒已經平淡地他快看不透了?他看不見他的喜悅、看不見他的憂慮、看不見他脆弱的樣子,最近一次好不容易看見他充滿鬥志的表情,而讓他露出那副表情的不是自己,是他新的光芒。

「唔啊、店裡好多人啊…」抵達便利商店,桃井輕聲說。

店裡擠滿了來買晚餐的上班族、買冰品飲料的學生。

「我去買好了,你們在這等著喔!」桃井說。

「我去買應該快一點…」黑子呢喃著,但桃井已經衝進店內。

「還不是要排隊,就等著吧。」青峰說,他走到一旁的花圃旁。

黑子猶豫了一會兒也走過去。

「青峰君,」

「嗯?」

「最近有去練習嗎?」

「問這做什麼?」青峰說。

黑子沒有回話,只是抬著頭盯著青峰瞧。

青峰一直認為黑子這樣的凝視是他見過最耍賴的一種手段,好像你不順著他的意那就是你的錯似的。

「能練習什麼啊…」很快地,青峰敗陣下來,「我就去跟他們打個幾場啊。」

「那就好,」得到了滿意的答案,黑子已經放柔視線,「桃井小姐可是很掛心你的。」

你也很掛心嗎?

一個問題在腦內形成,青峰並沒有問出口。

「你現在還養著觀察旁人的習慣?」他問了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是的。」黑子回答。

「那個人怎麼樣?」青峰胡亂點了個人問。

你也很掛心嗎?他為什麼會想到這種蠢問題?

「淺褐色衣服那位?」黑子問道。

「嗯。」

「他很著急,有些難以改變的小習慣…」黑子慢慢地說著。

黑子敘述著別人的時候視線一樣乾淨明亮,沒有一絲閃神或者情緒,青峰對讓黑子注視的人感到不滿。

「他每一分鐘就看錶一次,是個很在意時間、」

「哲,」他打斷黑子的敘述,突然地。

「是的?」

青峰低下頭靠近他。

「我的臉上有東西嗎,青峰君?」

當兩人的距離只剩下幾公分,鼻間都快碰到了,黑子的臉上卻仍是沒有表情。

「嗯,」青峰說,「就在眼睛上,我幫你弄掉。」

青峰伸手過去,黑子反射性地閉上眼。

那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當黑子睜開眼時,青峰看見他藍眼滿是驚訝與錯愕。

因為他吻了他。那只是個淺淺的吻,起先他沒有打算這麼做。

原先青峰以為自己會對黑子道歉,或者說個『不小心碰到了』,卻在看見他僵住的表情時,將那些話全吞回肚子裡。

青峰勾起嘴角,突然感到無比暢快。

那副為了自己而改變的表情,他一直都很喜歡。


篇二。為所欲為


我們有成千上萬種相處的方式可以選擇,偏偏你選了最令人無法理解的一種。

黑子自從上次和青峰見面之後就時常發呆,畢竟那天青峰對他做了很不得了的舉動:親吻。

倒不是說他有什麼困擾著,比起困擾,更多的應該是困惑--黑子不知道青峰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

青峰吻了他之後什麼也沒有說,他走在桃井身旁、青峰則在桃井的另一邊,他們之間除了她笑嘻嘻的說話聲之外,沒有別的聲音。

「喂、你還好吧?」

火神的聲音讓黑子停止回想,他挪開蓋住自己雙眼的毛巾,光線讓他一時適應不來。

「我躺著很久?」黑子問道,一邊坐起身環顧四周,體育館內只剩下火神和他。

「差不多半個鐘頭,」火神站著說,「大家都回去了。」

「你被留下來看著我嗎,火神君?」黑子伸了個懶腰。

「知道就好,我還以為你打算睡到天亮呢!」火神說。

「我又不是你。」

「蛤?!」

黑子站起來動了動腳,躺在球場地面上睡著令他全身僵硬。

「不是嗎?」他繼續說,「火神君每次在課堂上睡著就很難喊醒呢。」

「你就這麼對留下來照顧你的人?」火神沒好氣地說,「我可是餓著肚子在這裡等你。」

「這表示我們的關係很好。」黑子勾起嘴角,淘氣地喊道,「啊、二號。」

小小的狗兒在門口朝他們吠了兩聲,衝進球場裡。

「等等--喂、不要跑過來啊!」火神連忙往後退了三步到黑子身後。

「都多久了…你怎麼到現在還有這樣的反應啊,火神君…」黑子緩緩地說。

「不是、我是說--那樣突然衝過來什麼的、不要這樣啊!」火神為自己辯解。

「你這樣,以後要怎麼跟二號玩接球、接飛盤的遊戲呢?」黑子露出苦惱的表情問道。

「沒說過想這樣跟牠玩的好吧?!」火神吼道。

「真傷二號的心呢…」

狗兒跑到黑子腳邊吠了兩聲,很快又往門口跑去。

「二號?」黑子對牠的反應感到不解,「不要跑來跑去了,過來這邊。」

「我去熄燈鎖門,」火神說,「你趕快抓住牠啊。」

黑子跟著二號走出體育館,很快就知道了讓二號舉動反常的原因。

「你好,青峰君。」黑子對著站在門外不遠的人說。

「沒想到跟著牠真的能找到你啊。」青峰蹲下來拍拍二號的腦袋,他脖子上那條紅灰色相間的領帶垂到地面上。

二號舔了舔青峰的手,看起來相當開心。

「五月說的沒錯,牠跟你可真像。」青峰打趣地說。

此時二號翻過來躺在地上打滾,讓青峰伸手搔牠柔軟的肚子。

「不像。」黑子語氣僵硬地說,他走過去將狗兒抱起,「青峰君怎麼突然跑來了?」

「也沒什麼…」青峰別開視線。

「嗯……」黑子盯著青峰瞧。

「黑子,你的書包。」火神朝他們走來,「青峰?你在這裡做什麼?」

「就經過也不行?」青峰緩緩地回答。

「什麼啊?」火神說,「既然來了就打一場啊?」

「火神君,你不是餓了?」黑子問道。

「啊對…」火神無力地垮下肩膀,「我們還是去吃東西吧。」

「青峰君,一起去?」黑子問。

「…不了,我只是經過而已。」青峰回答。

「走啦走啦!」火神冷不防勾住他們兩人的肩膀,「人多吃東西才有意思啊。」

「蛤?是說你別這麼勾來勾去。」

青峰揮開火神的手,一抬眼卻對上黑子的視線。

「一起去吧。」黑子又說了一次。

這次青峰沒有拒絕,他抓抓頭髮就這麼跟著他們走。

一路上青峰和火神進行著沒有主題的交談,例如打球前做哪些暖身、又例如女孩子為什麼硬是要學做菜。

黑子在一旁倒是沉默不語,他發現自己想不起以前和青峰相處時都聊些什麼。

速食店裡人潮比他們想的還多,畢竟隔天是假日,吃完晚餐之後逗留的人不少,青峰和火神去點餐,黑子則是在角落找到一處四人座的位置,他坐下來之後二號從背包裡跳到他腿上撒嬌,黑子順了順牠背上的毛,習慣性地開始四處打量。隔壁桌坐著一群女高校的學生,她們圍在一起討論小組報告,桌上擺滿她們用來記錄的紙張;另一旁坐著一對情侶,看起來應該是大學生了,他們時不時交頭接耳、靠在一起說話,小聲地輕笑著;再往旁邊是家庭組合,爸爸和媽媽帶著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小孩吃了很多薯條,碰也不碰漢堡一下。

「好高喔--!」

正當他打算往下一桌看去時,小男孩突然大喊,黑子被孩子的聲音吸引過去,他看見青峰端著餐盤朝他走來。

「媽媽--那個哥哥好高--!」小男孩又喊了一次。

「好高好高--!」他的妹妹也起鬨一般地喊。

「噓、不可以這樣子,很沒有禮貌!」母親趕緊制止孩子們。

這一喊下來,旁邊那群女高校的學生們,三三兩兩地抬起頭來對青峰行注目禮。

青峰倒是一點也不在意自己怎麼引人注目了,他只是筆直地朝黑子走去,放下餐盤後在黑子對面坐下來。

「火神君還在點餐?」黑子問道。

「沒,」青峰聳了聳肩,「他想點的普通漢堡原物料好像全壞了,這間店一個也做不出來,他說要找別間店吃。」

「嗯…」黑子沉吟了一會兒,「那換我去點吧。」

他說著就要站起來,青峰卻將餐盤往他推去。

「?」

「我幫你點了,吃吧。」青峰簡略地說。

黑子只好又坐回椅子上,他愣愣地看著餐盤裡的食物。

「你點了什麼?」

「蛋堡套餐。」

盤子裡就一個蛋堡、一份薯條和一杯奶昔,除此之外青峰已經拿了另一杯飲料正在喝。

「你不吃嗎?」黑子問道。

「現在都幾點,我早吃過了啊。」青峰說。

「也才八點?」

「夠晚的了!」

黑子自顧自地拆開蛋堡咬下一口,青峰伸手過來取了一根薯條,好一會兒他們都沒有交談,旁邊那群女孩們的聲音時大忽小,她們似乎已經沒有在討論作業。

當最後一口麵包也塞進嘴裡,店內的人已經走了一半,黑子喝了口奶昔,趴在腿上的二號抬頭起來望著他。

「不、這個不行。」黑子說。

「啊?」青峰疑惑地發出聲音。

「二號想喝奶昔的樣子…」

「給他喝啊?」

「不行,亂吃東西萬一鬧肚子怎麼辦。」黑子嚴厲地說。

二號爬起來前掌壓在黑子胸前,不死心地撒嬌著。

「喂喂、不要太黏人了,」

「青峰君,請不要這樣抓牠!」

青峰伸手越過桌子,拎住二號的脖子將牠提起來,聽見黑子的話之後他伸出另一支手,改以雙手捧著的方式將牠抱過來放在自己腿上。

「汪嗚--!」二號長長地吠了一聲。

「好了,安分點,」他對著二號說,「待會帶你去散步。」

只見牠抖了抖耳朵,看起來仍然靜不下來地在青峰腿上亂踩。

「哲,待會沒事吧?」

「嗯?」

「如果沒事我們去公園,帶這小傢伙去跑一跑。」

聽見青峰的提議,黑子微微一怔。

「可以是可以…」他放下已經融掉的奶昔,「我自己帶牠去也行,你不用陪著。」

「沒事,我跟你去。」青峰說。

他將二號放回黑子懷裡,順手收走了餐盤。

黑子目前為止還摸不著頭緒。他不曉得青峰為什麼突然跑來找他、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他們之間的不協調感,偏偏他們在某些方面又太過了解彼此,造成彼此不會詢問的局面。

「走了。」青峰對著黑子說。

「嗯。」將二號又裝回背包裡(只露出一顆頭東張西望),黑子跟著青峰走出速食店。

突然,一大群人從店裡跑出來將他們撞向一旁,黑子注意到她們是在隔壁桌的女高中生,這胡亂地撞了幾下之後她們便笑嘻嘻地跑開了。

「搞什麼啊…」青峰不高興地嘟囔,一邊把被撞掉的書包背起,「哲?沒事吧?」

轉過身卻發現黑子被撞倒在地,他伸出一隻手將他拉起。

「沒事…好了二號,別叫了。」黑子按住二號毛絨絨的小腦袋。

二號受了驚嚇吠個不停。

「那幾個女生搞什麼?這麼大個人還能撞上來。」青峰皺著眉頭抱怨。

「因為那個。」黑子說。他將二號抱在胸前,終於讓牠安靜下來。

「哪個?」青峰問道。

「那個。」黑子指著青峰說。

「哪個??」青峰莫名其妙地舉起自己的手上下查看。

「不是手上,在背上,」黑子示意青峰轉過身,從他背上撕了一張貼紙下來,「這個。」

看著黑子黏到自己手上的貼紙,青峰沒搞清楚狀況。

「這啥?」他問。

「她們的聯絡方式吧。」黑子隨口答道。

青峰又仔細地看了幾眼,四公分大小的貼紙非常花俏,上頭是兩個女孩的合影,但一大堆碎花和奇怪的愛心圖樣幾乎擋住她們的臉,更別提表面又上了一層雷射光質感的星星膠膜,青峰只覺得這是霧茫茫的一片,勉強只能看清睫毛長到有點誇張的大眼,最清楚的則是寫在上頭的電話號碼。

「什麼鬼…」青峰不耐煩地小聲唸道。

「隨便聯繫幾個,青峰君就能交到女朋友了呢…」黑子調侃地說。

「一個都不用!」將貼紙對折揉掉,青峰很快地說,「還幾個咧…光是這一張就夠煩的!」

「嗯…」黑子沉思了一會兒,他望著青峰將貼紙扔進一旁的塑膠垃圾桶。

「還愣著做什麼?走吧,去公園。」青峰說。

「嗯……」

「有什麼話就說啊你?」聽見黑子越來越長的單音,青峰不得不停下來。

「我只是想告訴你,」黑子頓了頓。

「啊?」

「不只一張,你背上還有很多。」

「啥?!」青峰豹子一般地弓起身子,他迅速脫掉制服外套(黑子很自然地接過了他的書包),「我靠!」

整件外套背部至少被貼了十來張的貼紙,看起來就像中了小孩子的惡作劇。

「真是活潑生動呢。」黑子正經八百地對青峰說。

「我不需要啊!」青峰說,「你也早點告訴我行不?!這超難撕的!」

黑子憋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但一抽一抖的肩膀根本什麼也掩飾不住。

「還笑?!」沒一會兒青峰就說,「你也過來撕!喂--哲!不許笑!」

「我、沒有笑。」黑子繃著臉說。

「那你抖個什麼勁啊?!」

他們花了將近五分鐘來撕掉這些貼紙,走到公園已經有點晚了,二號才接觸到公園的草皮、馬上滾了幾圈,看起來非常開心。

青峰坐在鞦韆上不發一語,黑子知道他還在為貼紙的事情有點記恨。青峰倒不是那種很會記仇的人,就只是面對熟人的調侃就有點彆扭。

「桃井小姐怎麼沒跟你待在一起?」黑子試著轉移青峰的注意力。

「我們又不是連體嬰…」青峰沒好氣地說。

「還不到連體嬰的程度,只是看到一個就會想到另一個而已。」黑子歪著頭說道。

「喔。」青峰乾脆懶得回答了。

黑子坐上另一旁的鞦韆,蹬著腳輕輕晃動。

「青峰君,」

「嗯?」

「你以前跟人比過盪鞦韆嗎?」

「比過。」

「你們怎麼比?」隨著黑子越晃越大力、鞦韆也越搖越高。

「能怎麼比?」

「像這樣晃到最高點的時候跳出去,看誰跳的最遠?」搖擺的弧度已經讓腳底離地將近一公尺半,黑子感到心跳加速。

這時候青峰突然站起來,走到黑子的鞦韆前大約五步遠。

「你跳,我接住你。」

黑子覺得青峰的視線看起來認真過了頭,他慢慢地停下搖晃。

「真的?」黑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問,他記得自己本來要說『這只是小時候的胡鬧』,沒想到腳一落地、脫口而出的話就換了一句。

「嗯。」

「沒接住怎麼辦?」

「不可能。」

兩人這麼面對面站著,黑子終於搞懂了青峰想表達什麼,但他仍然覺得這一切非常迂迴,彷彿他們兜著繞著一個圓心,兩人卻始終只能隔著中心點遙遙相望。

「我喜歡你。」青峰冷不防地說。

黑子不感到訝異,他發現自己似乎早就知道青峰會對他這麼說,他往前走了幾步、在青峰面前停下來。

「你做事的先後不能改一改?」黑子抬起頭對他說。

「例如?」

「照順序來。」黑子說。

青峰低下頭給了他淺淺一吻,「我喜歡你。」說的理直氣壯。

「所以說,順序錯了。」


(試閱到此結束)

评论
热度(6)
©RubysSu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