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困難的習題

老師×學生

新刊計畫!


這個家族的長男是個文靜乖巧、溫文儒雅的孩子,只不過是身體差了點、身子弱了點,以至於連接受一般常規教育的能力都沒有。

聽說那孩子天資聰敏,學習和理解速度都高於同齡的孩子們,今年剛滿十六歲,卻已經可以開始進修大學的微積分和物理。

所以才需要新的家庭教師,是嗎?五条鶴丸心想。

他走在一處微微傾斜的道路上,沿著顯然是某個氣派建築物圍牆的方向前進,鶴丸還未成年就做起家庭教師,當時倒沒想過會一直這麼做下去。

嚴格說來這只能算是一個契機,也可以說是種個人興趣,他缺錢但沒有窮到一分錢也不能放過,要不然家庭教師這樣的職業,肯定或多或少得捱一點餓,除去那些把受氣當吃補的英勇分子,鶴丸很清楚這份工作無非是打發時間罷了。

他喜歡交朋友、也喜歡接觸年輕人,俗話說心不老人也不老,要是這個年紀只會跟同梯的幾個傢伙出去喝悶酒,一個十八歲的小夥子也會老的像八十一。

「您就是五条先生吧?請進,這趟路不好走呢。」一位態度恭敬的婦人給小門讓出個位子,她談吐得宜,領在前方腰桿挺直。

「這兒還挺大的。」鶴丸隨口說。

「畢竟是本家,還請您跟緊,以免迷路。」婦人說,他們走在石子路上,正要踏入玄關。

婦人這裡的女管家,走起路來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鶴丸不禁思考,那個身體差了點的孩子是不是也受過這樣的禮儀教育。

「老爺和夫人都不在,大少爺就在前面的房子裡。」女管家說。

什麼年代了,還有這麼稱呼的嗎?鶴丸心裡覺得有趣,更好奇那位少爺長什麼模樣了。

女管家在一扇紙門前停下,她跪坐下來對著門說話,就在鶴丸想著『這屋子的規矩可真多』的時候,紙門敞開了,一名青年像是迫不及待地探出頭來。

 

天空、啊……不對,該說是水的顏色嗎?

 

彷彿順著空氣中某種看不見的軌跡似的,很緩很慢地滑了下來,隨著那顆腦袋傾斜的姿勢。

「五条鶴丸先生?」青年睜著一對金亮的大眼,好奇地仰頭望著鶴丸。

真像奶貓……鶴丸在心裡悄聲說。

「一期少爺,請回到房裡。」女管家嚴肅地說。

「抱歉。」被喚作一期的少年連忙低下頭,雙手規矩地放下來,神情很沮喪。

「沒關係,我不介意。孩子嘛,活潑一點沒什麼不好。」鶴丸微笑,他接著說,「差不多就開始吧!我想知道一期君的程度。」

他這番話成功地讓女管家停止說教的念頭,只是微微一個欠身,她就轉身離開,走路的姿態讓鶴丸想起直立的木樁。

「聽說你會微積分?」鶴丸柔聲問道。

「是的。」一期說。

鶴丸進到房裡。雖然是傳統的紙門,但房裡的室內擺設卻相當新穎。

預想中的榻榻米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桃木深色的亮質地板,房裡有一張書桌、一座L型沙發,屏風另一邊則是加大的單人床。

「房間裡比我想得還乾淨呢。」鶴丸語氣調侃地說。

「哎?」

一期單純的反應加上無辜的表情,讓鶴丸忍不住想進一步捉弄。

「前幾次去教幾個跟你年紀差不多的男孩子,結果老是從書堆或桌子下找到成人雜誌呢。」鶴丸笑道。

「成人?……雜誌?」一期歪著頭,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我才──沒有那種!」

「好好,我知道你沒有。」鶴丸微微一笑。「過來吧,把你現在讀的教科書全拿出來。」

語氣轉變得很快,更讓一期摸不清這位老師的個性。

從小到大他換過許多家庭教師,有些是因為不適任,但大部分是指導程度與類別不同的緣故。

也許是做為教師的特性,他們看起來總有一份意外的固執感,固執、而且老氣橫生,明明不出三十歲來著,偏偏看起來都像破了五十似的。

但這位五条先生不同,一期心想,從外表他看不見固執、也看不見年紀,淡薄的色澤有著平靜的氛圍,語調是能影響心跳頻率的深沉感。

骨感分明的手指正緩緩翻動那些整齊的習題,是那麼樣地寧靜悄然。

「真令我吃驚,」鶴丸忽然淺笑著說,「你已經有大學二年級的程度,」

他抬頭望向他的學生,他的學生卻像如夢初醒般整個身子震了一下。

於是鶴丸瞇起雙眼,狡黠的神色與刻意壓低的聲音配合得天衣無縫──「還以為是個認真專注的孩子,沒想到這麼容易出神,在想什麼不該想的事?」

「不是的、我、只是、」一期緊張地結巴了起來。

他抬頭望向他的老師,他的老師有雙明亮雙眼,像能看穿任何心事。

「我──在想老師的頭髮看起來好白!不曉得摸起來是什麼感覺!」一期可說是不顧一切、沒想後果地喊出聲來。

鶴丸睜著雙眼眨呀眨,心想他做為教師、不……應該說他這輩子都沒聽過這樣的話。

而喊出這句話的學生似乎終於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無禮的言語,雙臉紅得像顆蘋果,讓鶴丸想起化妝品櫃裡的胭脂腮紅。

「好吧,既然你這麼好奇,讓你摸一下也沒什麼損失。」鶴丸拍著手說,「但首先呢,你得試著做完這個習題。」

在一期的視線裡,鶴丸拿起白紙、按出自動筆芯。

書寫的聲響騷動一期仍處於羞愧狀態的神經,他幾乎不敢仔細去看。

為什麼做為成年人的手指會那麼修長?

為什麼成年後的側臉會那麼端正?

為什麼──成年人的眼窩看來那麼深、眼神那麼沉穩無可動搖?

 

「你要是繼續這麼望著我出神,我可要制定處罰條款了喔?」

 

那雙眼再度望過來,深沉語調夾帶了些許笑意。

筆芯摩擦紙面的聲響停止,但腦中卻出現一種微妙的嗡鳴聲,伴隨著鼓噪不止的心跳。

就是這個時候、就是那麼一句話,讓粟田口一期查覺到,他很可能即將面對那所謂青春時期『最困難的習題』。

 

「來,試著把這個習題做完吧。」五条鶴丸溫柔地說。

 


 (4/1)

评论(7)
热度(48)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