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10

這麼久才更新我都羞愧了orz

謝謝私訊提醒; ;

最近工作真是忙到自己都不認得


10.


放學後的教室裡,桌椅被堆置在牆邊,地板上滿是布料與紙張的碎塊。

「哇啊!看起來超級適合呢,一期君!」負責服裝製作的早苗沙織眼裡都是星星,至少在一期看來就是如此。

「真的太合適了!」

「灰色調的布料若沒有一期君這樣紅潤的臉蛋可撐不起來!」

「這次選角大成功!」

一期就站在那堆碎布與雜物中央,不曉得從哪裡弄來的小木箱踩在腳下,使他的身高比同班的女孩們更高上一些。

他低頭望著從腰部開始往外擴散的布面,像極了從傘心頂端窺看的角度,說來有那麼點兒好笑,穿成這樣看起來簡直就是一把收起的破雨傘被倒著放。

「一期君穿裙子太合適了!」早苗沙織又說了一次,「而且男孩子的話,就不用擔心裙子做得太破舊或太透明,製作方面不用顧慮這麼多!」

不不不,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一期頭疼地摀著臉想,雖然他明白女孩子們不想春光外洩的心情,哪怕是一點大腿內側都不願在台上露出,但這個部分身為男性的他也有相同想法。

誰會──想在──舞台上──露出──自己的──大腿啊──!一期在心裡大聲吶喊。

況且又會有誰想看一個大男生穿著裙子在舞台上蹦蹦跳跳?而且故意剪裁成破破爛爛的裙擺,根本輕而易舉就能看見他一點也不美的腿──難道沒人想過要顧及觀眾的心情嗎?!都沒有人在意觀眾的想法?不是吧?!

起先一期還以為反串是為了增加笑料,但為了增加笑料,服裝方面不就應該做得逗趣或誇張一點?啊、是啦,一期望著故意縫出破爛感的裙襬想,這樣也算是非常誇張沒有錯,可是卻讓人一點也笑不出來。

「妳們覺得一期君還需要假髮嗎?」班長鈴木說。

幾個女孩子圍在一期身旁,把他看得渾身不自在。

「我覺得他不需要。」突然出現在她們旁邊的鶴丸說。

她們頓時安靜下來,轉眼一看見鶴丸整身白到發亮的裙裝,突然不約而同大笑起來──

「鶴丸、鶴丸君──哈哈哈、你頭上的帽子是什麼啊?!」鈴木大聲地問。

「這是鶴啊,」鶴丸抬了抬頭,蓋在那片白色髮絲上的紙片往下抖動,「我自己做的紙帽,看起來很棒對吧?所以現在我可是鶴仙子喔!」

連一期都摀嘴輕笑,看見鶴丸朝他眨眼,他連忙止住笑意、並仔細打量起鶴丸的穿著。

半透明的布質料上有一堆誇張的黃色星星剪紙貼,裙子的長度差不多到腳踝的位置,而鶴丸又穿著厚底木屐,頭上還戴了一頂剪成鶴形狀的帽子。

「看起來視覺效果超好的啊,雖然很蠢!」鈴木笑著說,「這是鶴丸君自己的主意對吧?」

「對,」早苗說,「我只幫鶴丸君縫了連身裙而已,剩下都是他自己做的。」

「雖然沒有跟我們討論過,」鈴木由上而下再把鶴丸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你的仙女棒呢?」

「喔,在這裡。」鶴丸從腰間拿出一支頂端有個鶴頭的怪東西。

「合格了!」鈴木立刻說,「我幾乎能想像鶴丸君走出來時,台下觀眾笑到岔氣的畫面!」

雖然一期自己也是笑到停不下來,他卻還是完完全全無法抓到服裝方面的標準在哪裡。

「話說回來,」鶴丸環胸且帶著笑意打量一期,「這可真是一位儀態高貴的仙杜瑞拉呢!」

「而你是態度散漫又滑稽的神仙教母。」一期不客氣地回嘴。

「怪了怪了!我明明是稱讚你耶,你幹嘛不高興?」鶴丸調侃地笑著說。

「因為你的語氣太諷刺了,別以為我聽不出來。」一期故作高傲地哼了一聲。

「高傲的仙杜瑞拉說不定會成為這部劇的看點!」鶴丸點頭地說。

「哈?我看是品味特殊的神仙教母比較有戲。」一期表示。而後他難掩焦慮地低下頭扯了扯裙擺,從故意製造的破損中,他清楚看見底下的運動短褲,連短褲上脫線的裂縫都能看見。「這樣真的沒問題?我總覺得這件衣服還是給女孩子穿比較適合,我既沒有笑點、也沒有能凸顯衣服作工的嬌小身材,」

「一期君在說什麼啊!你的身材很棒!」女孩子們七嘴八舌地搶著說,「而且嬌小也不一定好喔,這部戲的主角是仙杜瑞拉,那當然還是高一點的人來演才能達到舞台效果!」

「這就是為什麼會決定由男生來演女角的原因之一,」鶴丸煞有其事地說,他望著一期、眼底帶著清晰可見的笑意。

「胡扯……」一期滿不高興地說。

「還有就是,」鶴丸又說,「女孩子們做衣服跟小道具總歸比我們強一些,讓男生來負責飾演主角群也沒什麼不對吧。」

一期並不明白鶴丸為什麼突然向他解釋這些,不過這麼聽來,他想鶴丸說得確實有幾分道理。

「那一開始就選男性角色多的故事……不是簡單多了嗎……」一期低聲說道。

「請問……妳們真的覺得這樣沒問題?」光忠彎著腰從更衣帳篷探頭出來,臉上滿是跟一期有得拚的焦慮。

「沒問題沒問題!」女孩子們很快地跑到光忠身旁,將他又拖又拉從更衣帳篷裡弄出來。

光忠穿著黑色調的長裙,高大身材確實很有壞繼母的氣勢,可是他的表情實在過於靦腆又溫和,加上平時總會帶來裝飾可愛的便當,一期心想,認識光忠的人應該都沒辦法把他跟壞繼母聯想在一起,相反地,或許還會覺得很同情。

「小光那個樣子看起來挺不錯的啊,」站在一期身旁,鶴丸笑得沒心沒肺。

「你不去幫幫他?」一期皺著眉頭說,「感覺光忠君很困擾。」

「別擔心,他好歹是光忠。」鶴丸簡潔地表示。

一期望著鶴丸的側臉,儘管依他對鶴丸的瞭解,很清楚話裡沒其它意思,但一期還是為自己多管閒事的發言而有些羞愧。

「反倒是你,」鶴丸還望著光忠的方向,談論的重點卻轉往一期。「穿成這副模樣很困擾嗎?」

「困擾啊……當然……多多少少吧,」一期說,「而且我的舞步還不太流暢,換上裙子更綁手綁腳,」

不可否認,當聽說今天放學要試衣服時,他整天的心情都又灰又藍,可是當他看見全班同學都充滿幹勁、而飾演壞姊妹和其他公主的男同學們也都穿上裙子時,心理的疙瘩也減輕許多。但是……

「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把裙子做成這樣。」一期捻起一片破爛裙襬,露出深色的運動短褲,「她們還說明天要試絲襪,有必要嗎?」

這簡直比開岔裙還要更開岔,不、與其說是開岔,不如說這兩塊布根本沒有縫合在一起。要是他沒穿運動短褲,露出來的就是四角內褲了。這讓一期想到一件事,他相當緊張地望向鶴丸。

「我該怎麼穿絲襪?!四角褲能穿絲襪嗎?而且──而且那是透明的吧?」一期驚覺情況不妙,他必須強烈表達自己不願意穿絲襪的心情。

鶴丸為一期難得激動的態度睜大雙眼,只見他收起嘻皮笑臉,蹲下來相當仔細地翻動一期的裙擺檢視問題。

「以我來看是不需要穿絲襪,」鶴丸極度認真地說,「只要把上面這邊縫起來就行了。」

「我是不是應該跟她們說要改會比較……你要做什麼?」一期問道。

鶴丸正動作俐落地穿起針線,將高叉開到腰的兩片布合緊,細針小心翼翼穿過布料。

「我幫你改吧,」鶴丸說,他的動作很快,沒一會兒就將一期最在意的臀部區塊布料給完全縫合。

「這樣沒關係嗎?如果不先和她們說一聲……」像是做了壞事似的,一期朝光忠的方向偷看,女孩子們正七手八腳地改良那件繼母戲服。

「沒關係沒關係,我可是你的神仙教母呢,為你準備完美的衣服是我的職責,」鶴丸抬頭望著一期,眼底滿是狡黠的笑意,「是吧,仙杜瑞拉?」

明明是一個頭上戴著滑稽紙帽的人、明明是個皮膚白皙又穿了透白色長裙的人,雖然並不是女性,但最重要的是,明明是個看來比自己更為纖細的男生,一期想著──為什麼心裡會有小鹿亂撞的怪異感?

「好了,我想這樣你會比較自在一些。」鶴丸像是沒注意到一期泛紅的臉頰,起身前順手將針線收回一旁的針線包裡,他朝一期伸出手。

「?」一期望著白皙的手心,一時反應不過來。

「雖然不是王子,你願意與我共舞嗎?」鶴丸深沉的嗓音說。

這個頭上戴著鶴紙帽的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講這種台詞臉不紅氣不喘?!

一期的內心正急遽動搖著,他有種衝動、就想不顧一切將手放在那白皙的手心上,但也同時生出了某種錯覺,好像只要把手伸出去,就會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

「來吧,『仙杜瑞拉』。」鶴丸說。

當兩隻手輕碰在一起時,一期也緩緩走下墊高用的木箱。他微微抬首望著鶴丸的雙眼,聽見鶴丸哼著劇中仙杜瑞拉在皇宮與王子跳舞的曲子。

鶴丸動作自然地將一期的手放在自己肩上、他的手則輕放在一期腰際往下一點的位置,原先只是輕碰的手牽在一起,鶴丸往前一步、一期就往後一步。

鶴丸的聲音低沉卻充滿活力,是一種低調悅耳、又能使人著迷的聲線,這樣的聲線此刻正輕哼著樂曲,帶領一期完成他一直都很不擅長的女步。

「這樣就沒問題了。」鶴丸忽然說。

整個過程都沉浸在鶴丸雙眼中的一期忽然回過神來,教室裡很多人,此時卻靜得嚇人。他連忙往後退、將雙手從鶴丸身上移開。

「我剛剛稍微把腰線往上提了一些,這樣你的動作比較不會受到限制,」鶴丸溫柔地說。

一期啞口無言地望著鶴丸,一手不自覺放在鶴丸剛剛碰過的地方,腰際往下的位置隱隱發熱。

「鶴丸君超級適合白馬王子啊!」某個女同學打破沉默,她這一聲大喊像極了喚醒冬眠野獸的雷聲。

「果然王子還是讓男生來演吧?!」

「我也這麼覺得!這樣比較能演出王子的感覺!」

「而且也不用煩惱增高鞋的事情了!」

「鶴丸君那麼適合王子,不演太可惜!」

「王子的戲服才做到一半,現在改還來得及!」

女孩們七嘴八舌地發表意見,看見她們圓潤可愛的臉蛋上發出刺眼的光芒,一期忍不住想,為什麼忙了這麼多天,她們還能這樣有精神?

「不行啦,」始終不容易被人言左右的鶴丸此時相當理智地說,「我們排演這麼久,要是我去演王子,那誰來演神仙教母?」

「對調就好啊!」負責做衣服的早苗同學說,「劇本是小彩寫的,那你們兩個對調不就好了嗎?」

「我沒意見,」鈴木彩香說,「台詞我都記得,大不了明後天留晚一點來對戲?」

「不行。」這次鶴丸的語氣非常堅定,堅定又不會過於嚴肅,「當初說好了要反串就不該有例外。」

聽見鶴丸的話,女生們各個失望地低著頭,但她們明白鶴丸講得很有道理,所以喪氣的時間倒也沒持續太久。過沒一下子,大家就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把手邊的工作給完成。

話劇表演的時間在三天後,一期輕輕摸了裙子上的縫線,想起什麼似的將裙襬掀起來看,他訝異地瞥了鶴丸一眼,但鶴丸並沒有回頭來看他。

運動褲上因脫線而造成的裂縫已經完全縫補回去,沒有一絲缺口。

 

(TBC)

评论(7)
热度(37)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