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9

歡樂的高中生活哈哈XD

在提醒一下這是一年級第二學期喔~~~


9.


開學也不過幾天的時間,一張行事曆仔細看完竟像第二學期已經結束似的。

儘管整個學年度大部分的行程在第一學期就已經公布完畢,認真關注校務的學生心裡也早該有個底,但實際碰到時還真讓人有些難以招架。

「話劇表演在本校行之有年,已經算是我們學校的傳統,」

鈴木彩香站在講台中央,以相當銳利的目光橫掃整個教室,幾乎全班同學都被這樣的目光嚇得大氣不敢喘一口,鈴木接著握拳一槌講桌,連站在旁邊的一期都給嚇了一跳。

「擬定主題!撰寫劇本!服裝不能馬虎!」她氣勢萬鈞地大喊。

整班的女同學都熱烈鼓掌,倒是男同學們被唬得一愣一愣,好半晌沒進入狀況。

「鈴木同學說得沒有錯,」班導藤森拍著手認真說,「從前學校話劇表演是文化祭的一部份,但本校實在太過看重這個傳統,因此才會跟文化季分開,獨立出來作為年度審核的三大項目之一。這個活動含有許多要素,文化涵養是本校最看重的部分。」

台下傳來交頭接耳的聲音,女同學們看來已經進入備戰狀態,男同學們卻各個露出『這件事很麻煩我可以不要參加嗎』的表情。

「小彩是話劇社的,所以她好像很瞭解這個活動。」站在一期身旁的光忠小聲說道。

一期稍微往後靠了一些,側頭靠近光忠的右耳,「我看男生都不太想參加的樣子。」

「這也沒辦法,畢竟是話劇表演嘛,又是排演、又是服裝製作那方面的,」光忠無奈地在一期耳旁悄聲說,「要是沒給他們好處,是不會有人認真的吧。」

聽到這裡,一期不由得覺得前景堪憂,要是為了一個活動搞得全班氣氛不好……想到這裡,他不著痕跡地嘆口氣。單憑良心講,他其實也不是太想全心投入這個活動。不擅長表演的事可以先放在一旁不談,光是看到女同學們眼中的鬥志火光,他就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感覺上我們班的少年們都不是很有興趣啊,」藤森老師緩緩地說。

確實,一期觀察全班同學的表情,而他意外地發現,就連看來最有朝氣的鶴丸也單手支著臉頰,以相當無趣的眼神盯著他瞧。視線才對上,鶴丸很快又移開,轉而看向講台上的班導。

「沒關係嘛?話劇表演的獎賞非常豐厚喔?」藤森老師緩緩地說,只見那雙黑眼閃出一道精光,「團體賽首獎可是一學期份的餐券,」

「一學期的餐券是怎麼分啊?」坐在鶴丸前面的男同學大聲問。

「當然是全班每個人都有一份啊!」藤森老師以非常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可不是一人一張,是一人一本啊!」

一聽見如此豐厚的獎賞,果然班上有一半以上的男同學都提起了興趣。只見他們挺直散漫的腰桿,耳朵也像犬隻動物那樣高高豎起。

「而且這次單人獎賞比往年更豐富,我聽說最佳男女主角還有燒肉甜品吃到飽的超高檔餐券!別以為是什麼學生餐廳等級的放題,」藤森老師鼓足了一口氣後接著說,「是三条集團名下那間今年剛開幕高級餐館啊!」

學生就是學生,一聽到吃的、而且還是高級餐廳免費餐券,剛剛那些興致缺缺的男同學現在全都提起精神了。

「其他獎品還有三条私家轎車接送上下課一個禮拜,真是奇怪了,你們都沒去看布告欄?」藤森老師故作驚訝地問。

但台下的學生幾乎都沒在聽他說話,大家忙著交換情報、熱烈討論並幻想著得到獎賞美麗藍圖。

「看來暫時是沒什麼問題了。」光忠嘆氣地笑著說。

一期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接下來的討論全都圍在主題上,畢竟先有主題才能討論後面的細節。

粉筆在黑板上畫出一條條清晰有力的字跡,白色粉末落下、一點點黏在他深藍色的長褲上。黑板上幾乎寫滿一期這輩子聽過所有的童話故事,討論聲熱烈地使他耳鳴,包括女班長鈴木在內,大概全班的學生都急切表達自己的意見,一期跟光忠只能沒事找事地擦擦黑板,把一些看起來相當沒戲的主題給擦掉。

「光忠君,你這次還是要擔任執委?」一期小聲地問,「這樣社團那裡忙得過來嗎?」

「應該是沒有問題吧我想,」光忠思考了一會兒,「烹飪社現在也沒什麼活動,而且大部分的社務都是伊達老師在做,要是我忙不過來,就讓小鶴幫你吧!」

「提到鶴丸君……」一期略帶尷尬的神情瞥了台下的鶴丸一眼,「他看起來很不高興,是不是對話劇沒興趣?」

聞言,光忠快速往鶴丸的方向看了一眼。鶴丸正笑著與身旁的同學聊天,看起來一點也沒有不高興的感覺,但與鶴丸認識許久的光忠自然能看出與表面上不同的情緒,除此之外,他還發現更多。

「你跟鶴丸之間果然發生了什麼?」光忠毫無心機地笑著問。

「怎麼會這樣問?」一期還真是差一點招架不住這個問題。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能看出鶴丸心情不好的人很少,」光忠說,看一期為難的表情,他連忙替這個話題打個圓場,「我很高興你能注意到鶴丸心情不好,所以才隨口一問,不用太在意。」

是不是被誤會了?一期心想。

光忠與鶴丸一直是整個班級的中心人物,要說一年級最引人注目的組合也不為過,這樣的雙人組中若有第三人介入……感覺果然不好吧?雖然嚴格說來一期根本不覺得自己介入了,而且他也無意這麼做。

「我不太清楚,」一期緩緩地說,像是要對鶴丸的知己表達出他的誠意,「不過我覺得,鶴丸君他的情緒其實……有一點特別,他不是會強顏歡笑的人,若是情緒不好,似乎也能將不愉快的事放在一旁,避免自己鑽牛角尖,」

光忠認真地聆聽著,在一期停頓下來思考時,他也沒有插嘴。

「但這不代表我瞭解他,」一期誠懇地說,「我不可能比光忠君還要瞭解他。」

聽了這番話,光忠吃驚地睜大眼,而後他輕輕笑出聲來。

「原來你在擔心我的想法嗎?」光忠笑道。

爽朗的笑容讓一期頓時忘記心裡的顧慮,甚至忘記他手中為什麼拿著粉筆。

「一期君,你不用考慮這麼多,鶴丸這樣的人如果能交到我以外的知心好友,那絕對是天大的好事,尤其像你這樣的朋友。」

尤其是像你這樣的?一期細細咀嚼這句話的意思,片刻間實在忘了現在並不適合私下交談,他們甚至錯過表達意見和投票的時機,以至於當主持會議的鈴木同學喊出他們的名字時,一切都拍板定案、沒有轉圜的餘地。

「那就這樣吧!話劇主題是仙杜瑞拉!主演仙杜瑞拉的人是一期君,後母是光忠君,神仙教母是鶴丸君,」鈴木大聲地說。

一期回過神來,他睜大雙眼望著不知何時寫在黑板上的名字。

「等、等等,仙杜瑞拉?」一期看著黑板又看向還在朗誦決議的鈴木,「仙杜瑞拉不是應該由女生來演?還有後母跟神仙教母?」

「一期君……你這樣不行喔,開會這麼不專心?」鈴木譴責地說,在一期那雙蜜眼困惑的眨動之下,她不自覺放輕聲線,「討論時不是已經決定要反串了嗎?女角由男生演、男角由女生來演,小動物之類的則是抽籤決定,」

「但、但是……就算是這樣,難道我們不是應該抽籤決定角色?」一期有些惶恐地問。畢竟仙杜瑞拉可是主角!要穿女裝來演主角他根本就做不到。

「你很在意演仙杜瑞拉嗎?」鈴木皺眉地說,「你瞧,光忠君都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

不不不這個大男生正望著黑板發楞,那種出神的模樣看起來哪一點是接受了?!一期驚恐地想。

「還是你比較想演神仙教母?」鈴木又問。

「我沒意見喔,」在台下的鶴丸一手撐著臉頰、另一手半舉在空中表示,「仙杜瑞拉或神仙教母我都沒問題。」

啊啊、這傢伙看起來倒是真真正正地完全接受了啊。一期扶著額頭,一邊佩服鶴丸的適應力。

「但是我覺得鶴丸君演神仙教母最適合不過了啊!」坐在窗邊的女同學說,「皮膚白、長得又脫俗,」

「哎哎、現在誇我可沒有好處啊。」鶴丸笑道。

「我也覺得鶴丸君演神仙教母比較合適,」鈴木思考地說,「一期君的膚色紅潤,而且外貌好看又不會太突兀,配上樸素的裙裝戲服完全沒有問題,你真的比較想演神仙教母嗎?」

『不……妳到底哪一耳聽見我說想演神仙教母?』一期真是差點就問了這句話,他有個預感,要是真不小心將這個問題說出來,自己恐怕就要被當作有溝通障礙的人。

「還是你很不想穿裙子?」鈴木像是良心發現地問。

一期張了張嘴卻遲遲說不出自己的想法。哪個大男生會想穿著裙子衝到舞台上?但他很快就想到,以戲劇層面來看,反串說不定是一種不容小覷的專業,加上並不只有他要出演女角,放眼望去,班上被安排女角的男同學都是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無可奈何卻也沒有到心生不滿的程度,甚至還有些期待、躍躍欲試的感覺。

也是啦,一期心想,文化祭時穿裙子打打鬧鬧的男生他們班上也不少。真要說起來,裙裝也不是什麼羞恥的事……

「難道沒有路人A、路人B之類的嗎?」儘管心理方面已經做了調適,一期還是堅持地小聲問道。

「哈?讓一期君出眾的樣貌去演路人?我又不是白痴!」鈴木說。

簡單一句話就完全否決掉一期的想法,會議到到此結束,在一期揹著不起眼的黑線回到座位上時,燭台切光忠還盯著黑板,高大的背影看起來格外心酸。

至於演員名單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這兩個不專心開會的人自然是不會知道,真相被埋沒在嘈雜熱烈的討論聲中,到底是誰把抽籤制導向提名投票制?又是誰提名了一期作為主角?光忠是怎麼被牽扯進來的?這些都沒有人注意到。

此時罪魁禍首正愉快地翻閱雜誌,唇邊哼著仙杜瑞拉的主題曲,對於自己要穿著輕飄飄的裙裝出演神仙教母這件事一點也不在意,反正他的目的達到了。

 

(TBC)

评论(6)
热度(43)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