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

查看个人介绍

最初的年少輕狂 8



不知道還有多少小伙伴記得這個故事///

從這裡開始是一年級的第二學期了!也就是實體書第二冊:D

依舊是個笨笨的走向<:3


8.


酷熱的暑假在昨天宣告結束,儘管天氣並沒有因此變得涼爽,學生們還是得穿上襯衫打起領帶,走出家門去感受可怕的日照輻射。值得慶幸的是,大清早的陽光才剛從雲端冒出一角,像賴床似的,連帶著溫度也變得慵懶散漫。

粟田口一期踏出家門,深呼吸時沒有嗅到青草的氣味使他不太習慣,他悄悄打了個呵欠,昨夜才從郊區的老家回到都市地區,難免會有一點錯亂感。

與第一學期的開學日不同,今天他起得很早,加上熟知前往學校的路線,因此他一路上都非常輕鬆自在,與附近鄰居問早道好的語氣也很普通,沒有人看得出來,其實一期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緊張感。

很像小學時期長假後的開學日,許久未見的孩子們聚在一起,大家的情緒總會變得莫名高漲。明明也才過了幾十天、了不起兩個月,嚴格說來那根本不算是太長的時間,但那個年紀可說是自我意識過剩的旺盛期,動不動就覺得自己變得不太一樣,進而期待去展示不一樣的自己。

一期對開學既不期待也不討厭,當然他抱有新奇感,只是不至於到興奮難眠、心跳加速的程度……按理而言、按照以往的經驗而言,應該是這樣的。

但現在一期卻緊張得不得了,像是每走一步路心臟都多跳兩下。

他說不出自己在期待什麼,就是無法抑制這種想趕快去到學校的心情。

「早安,一期君!」才進到教室,同樣做為班長的鈴木彩香充滿朝氣地說。

「早,鈴木同學。」一期微笑地說。

「好久不見了啊,是不是長高了?」鈴木圍著一期轉上一圈,「一定是長高了!」

「我覺得是頭髮變長了呢!」另一個女同學說。

「是嗎?」一期輕捻髮尾,有些靦腆地說,「本來應該昨天去剪,果然太長了。」

「我覺得不會太長啊。」

「!」身後傳來熟悉卻又有點不太一樣的聲音,讓一期愣怔地往旁邊退。

「早啊,鶴丸君!」

鶴丸距離一期大概只有一步的距離,這一步中間隔著課桌椅,儘管如此,一期還是又往旁退了一些。

「早,小彩變得不太一樣呢,啊,」鶴丸對著鈴木說,「染了頭髮?」

鶴丸的態度很普通,看來完全沒注意到一期閃躲的舉動。

「真虧你注意到了!」鈴木笑著說,她淘氣地捏起髮尾搓了搓,「顏色還可以吧?」

「感覺很自然。」鶴丸說。

「啊!我就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旁邊的女同學突然指著鶴丸說,「你今天太早來了吧?!」

「對耶,」鈴木也說,「開學的第一天居然沒有遲到?」

「大家早啊!」在她們大驚小怪的討論中,光忠正好走進教室,一看見鶴丸他就露出比女孩子們更為吃驚的神情,「鶴丸?你今天吃錯藥?」

「被你這麼一說連我都要懷疑自己吃錯藥了。」鶴丸沒好氣地笑著說。

將近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他們圍在門口討論鶴丸的事情,只有一期悄悄走回座位上,有些無法釐清的情緒正不合理地在腦中擴散。

他假裝整理自己的筆記,不去注意那團圍著鶴丸並發出高分貝交談聲的人群,心臟怦怦跳著、像在為什麼慶典歡欣鼓舞。

「小鶴今天真的來得很早,我很意外,」光忠回到座位上就這麼說。他放下書包,視線還停在被女同學們圍住的鶴丸身上,「但這是好事呢,對吧,一期君?」

「咦?啊、是的,」一期慢半拍地回答。

「希望他可以維持下去,」光忠有些擔憂地說,「但我還是很在意,開學來得這麼早……真不像他,」

「或許……他決定要好好學習了。」一期說。

這句話說得連他自己聽著都感到心虛!他根本就不瞭解鶴丸,對著鶴丸的童年玩伴兼死黨好友光忠來說這種自以為是的話,不論是誰聽見都會覺得奇怪!

燭台切光忠是個沒什麼心眼的人,他確實很訝異會從一期口中聽到這句話,但想了又想,突然覺得搞不好就是這樣沒錯。

「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呢!這也算是一期君的功勞吧!」光忠相當天然地這麼說。

「噗!」正仰頭喝水的一期差點把水給噴出來,他故作鎮定地望著光忠,「我什麼都沒做!」

卻沒想到這個帶著眼罩的同學居然笑了,還笑得差點直不起腰。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光忠對著一期說,「但是總覺得一期君這句好像鶴丸會說的話啊!是不是被傳染到什麼小鶴病毒之類的?」

「哈?真沒禮貌啊小光!什麼小鶴病毒!」鶴丸正好來到他們座位旁,因為沒有地方坐,他乾脆硬是把一期擠開。

「!」一期想站起來把自己的位置讓給鶴丸,但被夾在鶴丸跟牆中間讓他動彈不得。

「就在剛才,一期君講出一句很像是你會說的話喔,小鶴。」光忠笑著說。

「跟我很像?講來聽聽。」

鶴丸轉頭望著一期,但說話的卻是光忠。

「他說『我什麼都沒做』!你以前常講這句話不是嗎?」光忠笑著問。

「我有嗎?」鶴丸思考地說,「等等,你們是聊什麼會講到講這句話?」

「什麼也沒有!」一直悶不吭聲的一期突然說,他想自己一定是紅了臉,但這只是因為天氣太熱的關係。

「怪了……怪了怪了……」鶴丸帶著懷疑又狡黠的目光盯著一期,「你是做了什麼啊,優等生班長,嗯?」

「應該是問你做了什麼才對啊,小鶴,」光忠又止不住地笑出聲來,「把人家一期君嚇成這樣是怎麼回事?」

「我?我什麼都沒做好吧!」鶴丸大聲喊冤。

這麼一句話讓另外兩人愣住,一期和光忠先是面面相覷、隨後不約而同地笑了。

「哈哈、這下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否認,」一期認命地說,「鶴丸君的病毒真是可怕!」

「就說是小鶴病毒吧!一期君你可要小心啊!」光忠煞有其事地說,「我是因為跟鶴丸認識很久才能免疫,你一個新來的很危險!」

「你們夠了沒……一句兩句沒人聽得懂,」鶴丸佯裝不滿的語氣說,「才剛開學就搞排擠?」

「怎麼會呢,我們是在關心你的嗯……算是行為模式嗎?」光忠認真地說。

「不要把別人說得跟什麼野生動物一樣。」鶴丸說。

「感覺上……鶴丸君比野生動物還不好馴養呢。」一期忽然嚴肅地說。

「什麼啊那是,」鶴丸的視線從光忠移到一期身上,雖然語調沉了點,臉上卻是掛著輕鬆的淺笑。

就這一個淺淺的對視讓一期彷如吞了口涼水,貿然回話的動機已完全被遺忘,但他並不後悔跟鶴丸搭上話。

「意思是你的行為模式讓人難以捉摸。」一期相當認真地表示。

鶴丸盯著一期的雙眼,像要這麼瞧出幾個沒人看懂的涵義。

「我認真的問啊,鶴丸,你今天起得特別早?」就在一期感到渾身不自在時,光忠接著說。

「你不就是想問我為什麼沒遲到嗎,」鶴丸那雙眼好似又瞥向一期,時間短暫地沒有人注意到。

朝會鐘聲響起,在廣播中鶴丸俐落地起身,他拉平皺掉的制服外套。

「看你們這樣滿臉驚嚇的模樣,我明天也早點來好了。」鶴丸笑著說。

這並不算回答了光忠的問題,光忠倒也沒追問下去。

朝會中不少人拖著懶散步伐前進,女孩子的笑聲成了沉悶空間中難得的亮點。台上師長訓話說得又重又急,實際在聽的學生大概有一半已經是不錯的成果。恍惚中一期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朝會宣告結束,鶴丸衝過來勾住他肩膀時真是一點也反應不過來。

「你沒睡好?」鶴丸問道。

「沒,只是聽著有些無聊罷了。」一期連忙擠出一抹笑容。

搭在肩膀上的手鬆開來,一期隱約還能感覺到肩膀上殘留的熱度,九月畢竟還是太熱了,尤其他們穿著制服外套,這一熱下去都不知道出問題的是心靈還是生理。

「鶴丸!」班裡的男同學跑過來,手上抓著一本捲起來的雜誌,「你要不要看這個?這裡面有──啊、一期也在啊!」

見到鶴丸身旁的一期,那本雜誌不知怎麼地被倉皇收到身後。

「你待會想借再過來找我吧!」男同學說完急忙往反方向跑走,跑的速度像身後有什麼怪人在追趕。

一期狐疑地望著鶴丸的側臉,在他看來,鶴丸整張臉都表達出一股心虛的情緒。

「如果想看我就拿給你,別這樣盯著我行不行……」鶴丸沒回應一期的視線,而是以平靜到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那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是什麼也不難猜,」一期擺出嚴謹到有些高傲的姿態,會這麼做,只是想掩飾他有點緊張的心情,「我很納悶,才開學第一天你們怎麼就有辦法討論那些事。」

「這跟第幾天沒關係吧,正常的男子高中生不都是這樣?」鶴丸說。

「喔,那我就不正常了?」一期微微側頭、斜眼看著走在他身旁的鶴丸。

「我可沒這麼說喔,班長大人,」鶴丸笑著說。

「你們不要老是把成人雜誌帶來學校,都還未成年不是嗎?」像是為了維持自己的氣勢,一期說這句話時帶著譴責的意味。

鶴丸朝一期眨眨眼,眼神乍看之下純真彷彿自己是個無知的孩子,可看深一點就能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純真,就像白色不全然代表純潔一樣。

上課鐘聲適時響起,一期進到教室就理所當然往自己的位置走去,手腕卻無預警被捉住,連帶著他整個人都往後傾了一些。

「但生理方面都已經成熟了不是嗎?」

低沉而緩慢的語調在一期耳旁響起,這句反問夾帶著直白的暗示,一期猝不及防地唰紅一張臉,直到科任老師從門口走進來並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期才回過神來,並發現鶴丸早就溜回座位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TBC)

评论(4)
热度(43)
 
©知更 | Powered by LOFTER